日军劫掠的巨额财富如今何在?

日军劫掠的巨额财富如今何在? 2007年11月24日 15:21:17 来源:《世界军事》








侵略者发动战争,不仅是为了占领别国领土、奴役他国人民,还要进行疯狂的财富掠夺。大多读者对二战期间德国掠夺欧洲各国财富的史实有所了解,而对于日本在侵略战争期间,特别是在二战期间从亚洲各国掠夺的巨额财富到哪里去了,知之甚少。本文就为您解答了这个曾经被刻意忽略,却异常重要的问题……


"金百合"计划 从东北开始,日本军国主义凭借武力侵占了中国的大半领土,伴着野蛮铁蹄的永远是明火执仗的掠夺。最令人震惊的是,日本的洗劫从不是盲目性的,也不是以士兵的个体分散掠夺为主,它是有高度组织性的洗劫计划,并以裕仁天皇的一首俳句命名,它就是"金百合"计划。



"金百合"计划于南京大屠杀期间正式启动,原因是日本高层害怕士兵零星抢劫会破坏价值连城的文物,同时令金银财宝落入私人之手。天皇统治集团要占据这巨额的财富。该计划的主要负责人是裕仁天皇的弟弟秩父宫雍仁,其它皇室成员负责日本在各个占领区的分支机构。





"金百合"计划的执行者是日本军队,参与者是日本大企业,帮凶则是日本的黑帮。此外,"金百合"还网罗了很多文物鉴定、运输和建筑专家。不可否认,日本对亚洲财富的掠夺,是蓄谋已久且机关算尽的。其掠夺的对象从被占领国国库、银行到普通民众的首饰;掠夺的财富从黄金、白银、珠宝、货币到无价古董、字画、书籍。更有甚者,日军甚至大肆挖掘古墓,其彻底程度更似梳头发的篦子,不放过任何细节。




至今,日本劫夺的财富仍无法精确统计。有资料显示,仅在菲律宾隐藏的宝藏,就价值777万亿日元(这还是1944年的价值,当时汇率是4日元兑换1美元)。





贪婪的魔爪

对于中国,日本劫掠是全方位的。满铁、三井、三菱等日本大企业以"研究中国"为名,派出了大批情报人员,打着"学术"的幌子,对中国各地的财富进行了调查。关东军发动"九一八"事变的第二天,就占领了沈阳的银行大楼、边疆银行和东三省银行的金库,并相继洗劫了所有的省行以及各地支行,将黄金及货币据为己有。


日军攻占南京后,宪兵紧紧盯住南京富商大贾、帮会首领,动用所有手段,甚至不惜绑架,抢劫了6000吨黄金,此外还有无法统计的钻石、珠宝。




为了掠夺中国的古籍珍本,日本甚至特别派出了大批学者和僧侣。1938年春,多达1000名日本僧侣和学者,以对书籍进行整理、编目为名来到南京。最后动用了300辆卡车将书籍运到上海,最后运回日本。所有在南京有组织掠夺的物品,都由秩父宫监督登记造册,由日本皇室成员贴封后运回日本。




日军偷袭珍珠港后,用5个月的时间席卷了东南亚,占领新加坡后,秩父宫在此建立了"金百合"计划的地区总部,把吉隆坡和槟榔屿作为了抢劫赃物的中转站。在吉隆坡,日本人在马来西亚中央银行金库,抢到了大批金砖。他们还从马来西亚各省的马来酋长和华侨手中抢劫了大批黄金。





在[B]柬埔寨,日本人抢到的金砖尺寸为15.5厘米×5厘米×3.7厘米,纯度高达92.3%。由于东南亚诸国佛教盛行,很多富裕的信徒,用黄金铸造了佛像,为防盗窃,他们在佛像外面又敷上石膏。日军把大量佛像,推倒砸开。通过这种办法,被他们夺走的黄金佛像,单单在缅甸就有8吨之多。





菲律宾同样损失惨重。当时菲律宾国库中有51吨黄金,32吨银块,140吨银币和2700万美国财政部公债,还有大量的宝石和债券。另外,在花旗银行还储存了2吨的个人黄金以及宝石和其它贵金属。除1942年美国"鲑鱼号"潜艇带走了2卡车私人黄金和数吨银比索外,其余财富均落入日本人之手。





为协助日军清理当地银行账目,大量日本正金银行职员被派到东南亚各地,寻找被隐藏的账户和财产。






关东军占领东北以后,还强迫东北人民种植鸦片,并建立了数十家鸦片加工厂,三井公司也参与其中。到1937年,世界上90%的非法鸦片和吗啡都由日本提供,日本军队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贩毒集团,当时的毒品收益每年高达3亿美元。





敲诈勒索也是日本黑社会经常使用的方法。日本黑社会头目玉誉义夫,在南京大屠杀期间,被派到中国专门威逼乡绅"捐献"财产给天皇。后来为了行动方便,日军甚至授予了他海军少将的军衔。



"金百合"计划,在东南亚各国掠夺的财富先被运到马尼拉,然后转运东京。而股票、证券、持金证书等非物质财富,则被送往横滨正金银行,然后再转到日本人在中立国银行开设的账户上。当时,横滨正金银行的最大持股人就是裕仁天皇,至少可以确认,到二战结束时,裕仁已拥有资产1亿美元,这相当于今天的10亿美元。




"金百合"掠夺的巨额财富,绝大多数进了日本皇室的腰包。但中途岛海战失利后,日本高层决定在菲律宾就地掩藏财宝。从1942年开始,在马尼拉市区开始建筑规模巨大而不易被发现的地下工程。除马尼拉外,藏宝点遍及菲律宾各地。对 "金百合"计划来说,当这些财宝被掩埋起来的时候,故事不是结束而是刚刚开始。





[size=10]罪恶的财宝[size][/size] [/size]


实际上,美军早在战争初期就注意到日本劫掠大量黄金的问题。为此,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前身战略服务局的主要任务之一,就是跟踪日本掠来的黄金。






二战结束后,尘埃尚未落定,美军就迫不及待地追踪这些黄金的下落。美军以山下奉文的司机小岛少佐为突破口,在酷刑和威逼利诱下,崩溃的小岛最终把所知道的和盘托出。小岛的供词使麦克阿瑟乃至白宫都为之惊骇,这一切随即成为20世纪美国最大的国家级机密。





在小岛的带领下,美军历经两年,成功地打开了一些藏宝洞,这些财宝的现身,使得经手的一些美国情报官和军官迅速成为巨富,而这些财富更大的影响还在于它深刻影响了战后一些国家的政治关系。





在美国陆军部长史汀生的提议下,美国利用纳粹德国和法西斯日本战争掠夺来的财富,设立了一个秘密的全球政治活动基金,以扶植一批亲美反共的政权,建立美国的战后霸权。这个基金因所发现的纳粹黄金上出现的黑鹰而得名,被称为"黑鹰信托基金"。



然而,美军的发现只是极其庞大的日本掠夺财富的一部分。战后,寻找掩藏的黄金成为广泛关注的热门话题。上世纪五十年代后,日本人成群结队地到菲律宾寻找黄金,引起了马科斯(后来的菲律宾总统)的兴趣,他利用种种机会接近曾经审问小岛的美军情报官桑蒂,甚至和日本的黑社会头目合作,企图占有巨大的黄金宝藏。





1971年,一位叫罗哈斯的业余寻宝者,意外进入了一处当年日军的藏宝点,发现了一座重达一吨的金佛和一些金块。然而,厄运也随之降临,找他麻烦的人就是当时已经身为总统的马科斯,而藏宝点的东西都落入了马科斯手中。为了更多地占有无法估量的财富,马科斯寻求与日本人合作。从那里,马科斯了解到必须找到一个叫本·维尔莫雷斯的人,才能顺利找到具体的藏宝情况。





原来,本·维尔莫雷斯是负责掩藏黄金的竹田宫在菲律宾时期的仆人。在马科斯的威逼利诱下,本无奈地选择了合作,提供了40张藏宝图,这当然只是其中的一部分,他显然意识到如果全部献出,只能加速自己的生命进程。马科斯为了发掘宝藏,还请来了一批美国专家,哄骗他们说将共同分享宝藏。挖宝工作进展很快,首先是战争末期被美军击沉的"那智"号救护船,上面价值60亿美元的黄金落入了马科斯一个人之手。随后,根据本·维尔莫雷斯的指导,特雷萨-2号藏宝点的发掘也取得进展,该处的黄金至少在80亿美元以上,这些都毫无疑问地进入了马科斯贪婪的魔掌,马科斯家族一跃成为当时世界上最富有的家族。






黄金的黑幕





美国利用找到的日本掠夺财产,设立的秘密基金主要有3部分:M基金、四谷基金和基南基金。这几种基金被不同人掌握,其用途也有区别。



M基金的主要创建者,是有日本"太上皇"之称驻日盟军总司令麦克阿瑟将军,目的就是扶植日本政府中的亲美势力,维持美日政府的特殊关系。这一基金是最主要的一种基金。





四谷基金是用来控制和操纵日本黑社会势力的,主要用于绑架、敲诈和勒索活动。





基南基金则用以贿赂战争审判的证人或贿赂中间人,让他们作伪证,也用于贿赂制止人们对有关日本生化作战以及日本皇室进行大规模劫掠行为作证。1951年,美日之间令人惊奇地迅速达成了《旧金山和约》,美国不顾盟友反对,并拒绝其他国家和本国公民对日本进行索赔的要求。美国国务卿艾奇逊一再声称,日本在战争中已遭到毁灭性打击,根本无力满足其他国家的赔偿要求。此后的事实证明,美国政府和艾奇逊都是在撒谎,这一切秘密都掩盖在金百合黄金下的黑幕里。


战后几十年,M基金在日本政治和日美关系中起到极为重要的幕后指挥棒作用。美国和日本少数政客通过对该基金的操控,成功地控制了日本政局和政治势力的走向。






例如上世纪40年代后期,日本社会党赢得大选,引起了美军占领当局的恐慌,当时第一次动用了M基金,悄无声息地破坏了社会党的声誉,亲美的右翼势力得以上台。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驻日美军大批抽调到朝鲜战场,美国决定从M基金中拿出5000万美元,支持日本重新武装。上世纪整个五十年代,该基金都掌握在美国人手里,这段时期也是美日关系的"蜜月期"。





20世纪70年代,刚当上美国总统的尼克松为了取得日本支持,答应将基金控制权交给当时的日本首相岸信介,从此美国失去了对该基金的控制权。当时这笔基金已经达到300亿美元之巨,岸信介死后,将基金的控制权交给了田中角荣,田中使得这一基金增加到近600亿美元之巨。





得益于这笔基金走上日本政坛的仅首相就有岸信介、田中角荣、竹下登、中曾根康弘、宫泽喜一等,其他还有副首相后藤田正淳、自民党副总裁金丸信等,日本政坛上一大批的显赫人物。也就是说,它几乎主导了二战后30多年日本政局的基本走向。



为了安全地储存这些基金并使之升值,田中通过大藏省发行了一批大面值的债券。为确保基金的安全,田中使用了偷梁换柱的手法,再次通过大藏省秘密发行了一种称为"昭和57"的新债券,来兑换先前发行的大面值债券,由于非常秘密,新债券只有极少数的人才有。





1985年,田中因中风失去了活动能力,一些持有"昭和57"债券的人为安全起见,决定将其兑换成现金,然而日本政府却断然否认,声称所有的"昭和57"债券都是伪造的,这个态度得到了美国支持。这让"昭和57"债券的持有者们大失所望,他们于是利用种种途径讨回自己的"利益",有的私下同外国人做交易,或选择中间人同日本政府打交道。在这种情况下,诺伯特·施莱被牵扯进来,这就惹出了著名的"施莱案"。





施莱,著名律师,曾多次出任美国政府的顾问,具有很高知名度。他接受了"昭和57"债券持有者的委托,展开了调查。但他的活动引起了美国政府的特别反应,正当施莱的调查取得相当进展之时,一支巨大而无形的黑手已经伸向了他,美国和日本政府为了让秘密永存,下决心要将施莱搞垮,因为他触犯了日美政治关系中最核心的机密。



1992年,施莱莫名其妙地被起诉,6年后被判债券诈骗罪,施莱不服,不断上诉,这个旷日持久的案子,使施莱尽失千万家产,当2001年法庭最终为他洗刷了罪名并恢复名誉时,施莱已是70岁的老人了,此时不名一文的他,在郁郁中过了一年多就死去了,直到死前,他才醒悟:我现在知道陪审团为什么判我有罪了,但当我明白这一点时,我已经不行了!




事实上,施莱只是因涉及"金百合"秘密而遭迫害的一分子,此前究竟有多少人因此家破人亡,恐怕没人知道。直到今天,"金百合"的秘密,仍被神秘而晦暗的阴霾所笼罩,随着当事人渐渐死去,这里的秘密恐怕永远也说不清了。(《世界军事》2006年12月/吴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