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的狂想曲 梦回1910 第三十七章 打击英国军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2/


一九一二年三月二十八日,在香港休整了三天之后的英国军队开始了行动。一大早,英国的陆军就在布朗准将的率领下,越过了深圳河,就入了广东宝安县境内。并沿着宝安向虎门炮台进攻,为英国的海军军舰扫清沿途的障碍。


英国陆军的这次行动,一路上只遇到了我小股部队的骚扰,并没有遭到我军大规模的抵抗。我军的这种打了就跑的作战方式让英国军队很不适应,也让布朗觉得中国军队都是胆小鬼,根本就是惧怕大英帝国军队强大的实力,缺少面对面作战的勇气。这让他从心底再一次蔑视起中国军队,对中国军队的作战能力不屑一顾。


英国军队经过一天时间和我军的不断交火中,终于在当天晚上攻占了以空无一人的虎门炮台。夺取虎门之后,布朗给休斯的舰队发去电报,电报上称中国军队都是胆小鬼,他们除了用卑鄙的偷袭手段之外,根本就不堪一击。


第二天一早,得到虎门炮台的中国守军以经逃离了之后,休斯海军少将率领着他的远东舰队八艘主力军舰开进了珠江口。一心想发战争财的英国陆军,在踏入中国内陆之后,却发现经过之处,除了遇到一小群中国人骚扰外,到处是空无一物。并不想就此甘心的陆军可不想空跑一趟,他们急于要找到中国人寻求一战。在远东舰队通过虎门的那一刻,陆军准将布朗给海军远东舰队司令休斯发电报问道:“海军舰队还需要陆军护航吗?”接到电报的休斯大为恼火,陆军的话无疑是对海军的巨大侮辱。他咆哮如雷地把电报撕得粉碎抛在军舰的甲板上,然后对身边的机要员说道:“给陆军的兔崽子们发报,我们海军的军舰足以抵抗中国人的任何进攻,不需要他们陆军的协助。”


在接到海军的电报后,布朗立即指挥部队向东莞方向前进。早就在敌人旁边虎视眈眈的120师一见敌人陆军离开珠江岸边,也立刻开始了行动。120师一万五千名官兵在师长陈易刚的率领下,在敌人刚离开江岸二十公里的距离后,悄悄地迂回到了敌人的身后,并在此构筑防线,截断敌人的后路,使其不能够获得海军炮火的增援。


休斯少将率领的海军舰队刚驶过虎门炮台不久,就被我军在珠江中布设的水雷给击中。一艘打头的驱逐舰被水雷在舰首底部炸出了一个二米多大的口子,成吨的江水迅速地涌入,舰首不可避免地往下沉。驱逐舰的舰长虽然立即下令关闭密封舱,避免了整艘军舰下沉。但是由于涌进的江水过多,使其丧失了行动的能力,只得在另一艘驱逐舰的拖拽下,返回香港大修。


对于还未和中国人交战就损失了一艘军舰,休斯感到非常的恼火,他一边咒骂着卑鄙的中国人,一边下令舰队马上排除中国人的水雷。在接到命令后,整个舰队开始掉头向后面退了三海里,然后转身对着布雷的水面进行了一次齐射。一发一发的大口径火炮发射的炮弹,在雷区的水面上激起了一道又一道的水柱,爆炸所产生的巨大水压,接二连三地引爆了悬浮在水中的水雷。清理完了航道中的水雷后,休斯下令舰队继续前进,一定要把军舰开到广州去摧毁中国人,为舰队的羞辱和损失报仇。


不过遭遇到这一次中国人的水雷袭击,让整个舰队小心了很多。为了保险起见,冲昏了头脑的休斯还是下令让两艘驱逐舰在前面为舰队开辟通道,四艘巡洋舰则在驱逐舰身后两海里位置跟进。敌人军舰的这一变化很快就被沿途的通信兵传回了重炮团的指挥部。团长孙凯接到消息之后,马上给指挥部的人员商量道:“我看我们必须改变部署,敌人驱逐舰在柳树湾拐弯之后,一定会碰上沉船和水雷。那么肯定就会惊动它身后的巡洋舰,到时候我们团就会必然暴露在敌人巡洋舰炮火之下。”他走到地图边继续说道:“我的想法是,留下两个连的重炮和军区给我们配属的炮兵营在此压制住敌人两艘驱逐舰上的火力。团主力立即转移阵地,向下游转移五里路之后从新布置。等到敌人驱逐舰一发现我们设置的陷阱,那么我们就可以立即对敌人的巡洋舰进行炮击。只是这样做,那么我军在柳树湾的阵地会处于敌人巡洋舰的炮火打击下,而我团主力炮兵阵地则会处于敌人驱逐舰的打击下。”


参谋长向合平说道:“至于柳树湾的炮兵阵地因为距离敌人巡洋舰较远,而且有茂密的柳树作掩护。我们此前曾在阵地后面准备了大量的湿稻草,仗打响之后,我们完全可以在此升起大量的烟雾,使敌人找不到我们阵地的具体目标。道是团主力在下游的阵地比较危险,那里是一个光秃秃的河滩,没有任何的隐蔽条件。要想避免被敌人舰队发现的话,必须在离江边两百米远的地方隐藏。我们团的大炮比较笨重,就怕到时候反应的时间来不及,反被敌人军舰给压着打。”


向合平刚一说完,副团长宋来有就接着说道:“难道我们不可以就在江边两百米的距离对着敌人军舰开炮吗?”向合平回答道:“那里距离水面的高度有四到五米,我们的弹道根本就打不到敌人的军舰上去,只能是往他的头上飞过。我们团的大炮必须在与水面高度不超过一点五米高才能打到敌人军舰上去,也就是说我们团的大炮必须把阵地设在河滩上才行。”


孙凯说:“敌人军舰留给我们的反应时间是几分钟?”身边的一个炮兵参谋马上回答:“敌人如果全速通过,留给我们的时间是四分多钟。”宋来有马上焦急地说道:“这不行呀!我们的大炮就是原地构筑阵地都需要八分种的时间,这还要加上两百米的推进距离,没有半个小时的准备时间,根本就没办法在河滩上设置阵地。”


这时政委卫国青叹了一口气之后说道:“哎! 我看这个方案行不通,还是另外再想办法吧!”孙凯背过身去,在心中也暗暗叹了一口气,可是作为团长,他不能推掉自己身上的责任。他马上又转过身来仔细地盯着地图。过了好一会儿,孙凯抬起头,用手指着地图说道:“大家看,如果我们把战场在往下游挪动三里路怎么样?敌人驱逐舰离它身后的巡洋舰大楷是五里路左右,那么我们团对付驱逐舰的炮兵阵地与对付巡洋舰的炮兵阵地之间的距离也应该是在五里路左右,所以只用这两个地方最合适。现在距离敌人军舰到来的时间不多了,如果大家没有别的意见,那就选在这里吧!”在问明其它团党委常委没有不同意见之后,孙凯马上下令全团迅速地向新的阵地转移。


在两个多小时之后,在前面的英国两艘驱逐舰一路上用炮弹在水面开劈航道,渐渐地开始驶进了炮兵团用于打击敌人巡洋舰阵地的江面上。战士们紧张地在刚伪装好的阵地上密切地注视作敌人军舰的动静,生怕万一出现了破绽,被敌人发现了的话,整个炮团就全完了。还好,敌人把主要的精力都用在了防患江面可能出现的水雷中去了,对岸上反而到是不太在意。三分多钟过后,敌人的两艘驱逐舰就驶离了重炮团的阵地,继续向上游开去。这三分多钟的时间,对于重炮团的官兵来说就像过了一年一样的漫长,好多官兵紧张得连衣服都被汗水打湿透了。


松了口气的官兵马上又陷入了漫长的等待时间,不过这一次到是轻松了许多。十多分钟后,沿着驱逐舰在前面开劈的航道,休斯海军少将率领的四艘巡洋舰驶进了重炮团的埋伏区内。在敌人打头的“胡德”号重巡洋舰即将驶离重炮团一千多米长的阵地时,团长孙凯马上下令点燃阵地后面的烟雾,向敌人军舰开火。五十四门重炮立即撕去伪装,露出那森严的炮管。在军舰上的敌人也发现了我军在江边上的重炮阵地,但是在休斯少将刚下令开火的那一刻,我军的大炮开始了射击。一发又一发的炮弹在距敌人巡洋舰八百多米的远的地方,非常准确地直接打到敌人的军舰之上。


与此同时在前面埋伏的十二门重炮和配属炮兵营的十八门105毫米口径的加农炮也准确无误地向着前面的两艘驱逐舰进行火力打击。加农炮直接瞄准敌人尾部炮台进行逐个的射击,压制住敌人的尾部炮火,使其不能对敌人的巡洋舰进行支援。而那十二门重炮则直接性的对准了驱逐舰的舰壁进行开火,只一发炮弹就能够摧毁敌人驱逐舰的装甲。在一分多钟的时间里面,两艘驱逐舰左侧的舰壁位置分别被重炮发射的炮弹洞开了六个一米多大的口子,并且引起了军舰上的大火。锅炉舱也被穿过的炮弹引爆,产生的爆炸立即把军舰尾部给炸开,虽然只是炸毁了水面上层的位置,不至于沉没。但失去机动能力的军舰只能算是我军的一个固定靶子,处于被动挨打的份了。在我军重炮的第二次射击之后,早已经是伤痕累累的两艘驱逐舰不可避免的沉没在了江水中。从发起攻击到敌人的驱逐舰开始下沉,整个过程只用了两分半钟。这让我军攻击的炮兵感到不可思意,本来以为这是一场生与死的恶战,但都没有想到敌人的驱逐舰这么不经打。


虽然敌人的驱逐舰好打,但并不意味着敌人的巡洋舰好打。刚开始打击敌人巡洋舰的重炮也是瞄准了巡洋舰左侧的舰壁位置,但是经过头一轮的射击效果来看却并不好。敌人巡洋舰那近七十毫米厚的钢板,可不是驱逐舰身上只有三四十毫米厚的钢板可比的,我军的炮弹根本就不能击穿巡洋舰身上的装甲。亲自在阵地上指挥战斗的孙凯一见不能打穿敌人巡洋舰的钢板,急得满头大汗。他马上推开一位炮兵班长,亲自的操炮瞄准目标。一拉射击绳后,看到的结果也一样,发射出去的炮弹在敌人军舰身上撞出了巨大的火花,并把军舰震得左右摇摆,但火花闪过之后,军舰任然完好无损。怎么办!现在只有两分种左右的时间了,要是还打不沉敌人的军舰的话,敌人可就会逃离炮团的射击阵地,反过来打了。孙凯拿着大炮射击绳,盯住敌人的军舰发呆了一两秒钟。就在这时,一发炮弹不知什么原因,径直的飞到了敌人军舰甲板的上层建筑中,当即就把军舰的上层炸开了一道口子。受到启发的孙凯,马上下令身边的参谋和通信员到各炮去传达命令,立即对准敌人的上层建筑开炮。


下达完命令后,孙凯马上操纵大炮对准了打头的“胡德”号军舰的驾驶舱位置,然后猛地拉绳发射。炮弹准确地穿中驾驶舱的装甲,但是这里是军舰的重要位置,装甲比起其它地方的装甲还要厚上许多,所以并没有击穿驾驶舱。本以为找到打击敌人军舰办法的孙凯一见还是不行,就在他感到已经绝望了的时候,却看到奇迹发生了。原来在驾驶舱中操纵军舰的大副和舵手被炮弹爆炸所产生的巨大威力震晕了过去,掌舵的舵手在晕过去的那一刻身体直接的压在了军舰的方向舵上面,并使方向舵向右偏离了三十多度。在两千多米宽的江面,只有中间两百多米宽可供一万多吨的巡洋舰航行的航道。打头的“胡德”号军舰向着右面江岸高速冲了过去,在以二十一节的全速航行中,二百多米的距离,十几秒钟就到了。就在军舰上的敌人发现情况不秒,飞快地向驾驶舱跑去想纠正航向时。已经大晚了,“胡德”号重巡洋舰已经偏离了航道,冲到了浅水区。并在惯性的作用下,又向右面的浅水区冲了近十多米才停下来。军舰的尾部直接的对准了重炮团的炮口,搁浅在那里再也不能动弹。


跟在“胡德”号身后的“约克”号巡洋舰的舰长明白只有冲过中国人的重炮封锁区,才能利用军舰上的大口径火炮消灭掉中国人的岸防炮兵,解救被困的“胡德”号和在上面指挥整个舰队的司令官。他立即下令“约克”号军舰绕开已经搁浅的“胡德”号军舰,尽快的冲过去。也许是为了不和“胡德”号军舰撞上,或者被驾驶舱外那巨大的爆炸声吓晕了头,“约克”号军舰上的舵手,紧张地向左边多打了五度方向舵,在经过“胡德”号军舰时,也被搁浅在了江面上不能够动弹。


两艘重巡洋舰一左一右地挡在前面的航道上,这可苦了跟在身后的两艘轻巡洋舰。行驶在最后面的“杰利科”号轻巡洋舰的舰长一见前面过不去了,马上下了一个极为冒险的决定,命令军舰调头。可是在只有两百多米宽的航道上,要身长一百七十多米的巡洋舰调头谈何容易。就在操纵军舰的舵手把军舰刚一打横时,不可避免的情况出现了,“杰利科”号直接的横在了航道中央,彻底封死了整个舰队的退路。


见到敌人军舰已经停了下来,孙凯马上要通打击敌人驱逐舰阵地的电话。在对方说明驱逐舰已经被我军打沉,我方炮兵阵地已经无任何的威胁之后,孙凯马上命令各炮停止射击。这一次他想争取一次更大的战果,那就是俘虏敌人这四艘巡洋舰。他立即向总前委发电汇报了目前的情况和自己的想法。在前委坐镇协调各战场情况的李富军政委立即大喜,有了这四艘巡洋舰,那可就是一只海军舰队呀!他马上下令重炮团官兵无论如何也要保住敌人的四艘军舰,要防止敌人在绝望之中对军舰进行破坏。同时他命令在顺德待命的海防四团立即赶去与重炮团会合,利用黑夜摸上去夺取敌人的军舰。


李富军赶忙向指挥围歼敌人陆军的朱玉阶和陈易刚发电报说明情况,建议在夺取敌人军舰以前暂缓对敌人陆军进行打击。陈易刚接到电报后,立即让电台给朱玉阶发报。建议由120师在敌人陆军向海军解救的途中,阻截敌人,不让敌人向前一步,但也给敌人留下希望,以防止敌人狗急跳墙。115师则在夺取敌人军舰之后,从敌人身后发起进攻,一举歼灭敌人。朱玉阶经过冷静分析同意了陈易刚的想法,但是面对120师三个团要抵挡英军八个团的进攻,心里面还是不免有点担心。他马上下令115师的一个团尾随在敌人陆军的身后,对敌人进行威慑,给120师减轻防守的负担。


两艘驱逐舰沉没,四艘巡洋舰被困在江面不能动弹,还处于炮火威胁之下,这让一心想一雪前耻的舰队司令休斯少将郁闷不已。不过中国军队那陈旧的老式大口径火炮,由于炮弹的初速不高,根本就不能炸穿巡洋舰身上厚重的装甲,稍微另他宽下心来。现在他把唯一求生的希望,都放在了陆军的身上,只要陆军能够及时赶到,赶走岸上的中国军队,那么他的海军也就得救了。休斯少将现在也顾不上什么面子尊严的问题,脱出困境现在是他唯一的想法,他马上命令军舰上的电台向陆军求救。


布朗准将接到海军被困,而且还处于中国人炮口威胁之下。他也知道问题的严重性,马上下令陆军立即向军舰出事的地点跑步前进,一定要尽快的把军舰从中国人的炮口下解救出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