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原创]彼岸花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总会有光源在我们安静的时候来探访,给我们以希望,这是盛开在寂寞最深处的花。


——题记


那年五月清风徐来的日子,他来到上海,在鲁迅公园找寻了一整个下午,为她说的彼岸花。他没见过,所以好奇,更因为这个花的名字,延伸出许多既远又近的幻觉,如诗似梦。没有比梦更具吸引和任意涂抹的空间。


这一个下午,他不知道是在找寻这种花还是在找寻自己。总是呆了,在一个又一个角落流连过后。漫无目的地行走,有些花有些绿有许多人还有风,也有一些角落在安静着自己的心事。花开此岸,却名彼岸,多么趣味的话题,带着这分遐想,他仿佛在无数次拨开了层层浓雾的刹那之间,就看见了一簇猩红,燃烧在目光之中。


梦是不分黑夜和白昼的,只是有时候夜里或许会浓一点倦一点没有重量,而白天会清晰一些记得多一点感觉到了沉甸。梦是什么模样?


彼岸是什么模样,彼岸的花,你是什么模样呢?他很好奇。一瞬间,他竟然想问的是,自己是什么模样?而脚下的玫瑰开成妖娆的初夏,快乐着此岸的快乐,同样猩红,夺目成燃烧的痛。而这种痛,竟也是彼岸之人在拨开层层浓雾过来,于茫然后刹那之间的红?


此岸有花,被彼岸唤成了“彼岸花”。


浮华背后面对的只是自己的世界。有些寂寞,是与生俱来的。


这个下午,他来错了季节。据说此花一生,花叶从未曾相见,花开时节,一茎自土而出,叶出时分,花已香消玉损。那么,他觉得此刻,自己就是那叶,错落在不是花开时节。可是,他依然未能找到彼岸花的叶面,极目里,都是绿。那些绿,面对的只是自己,同样是与生俱来。“若言琴上有琴音,放在匣中何不鸣?若言声在指头上,何不于君指上听?”他忽然想到了这首诗,琴如此,花呢?若言彼岸有此花,此岸花开为何花?若言此岸即彼岸,此岸可是彼岸花?总有人鼓足勇气下水,前行于彼岸,却不知回头向来,原来花开依旧是在彼岸,一重浓雾深锁,断却来时道路。


五月的上海,是此岸还是彼岸?谁是叶谁是花?问者呆,答者痴。晚霞声中仿佛天籁响起: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


没有遗憾,是因为还有遗憾。


五月之后,他说,要为她写一篇《彼岸花》,迟迟不能下笔,而今终于成文,却是这般模样。想来终是有雾深锁,此岸彼岸,凭依稀着想象。


彼岸花,只开在梦里。那就留给梦,那一抹夺目的红。


本文内容于 2007-12-1 19:57:05 被手帕口男人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