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张作霖担任奉天督军的时候,赶上春节,张作霖视察下面的办公机构,类似现在的年前访贫问苦。结果,因为一些事给耽搁了,张作霖去的时候已经是大年三十的下午,很多人都回家过年去了,只有一个小办事员在那里抄抄写写的,这个办事员姓赵,家里很清贫,又在农村,回去一次不容易,而且,费用大,所以,今年,索性他就不回家了,在办公室练练毛笔字,正赶上张作霖来,张就问他为什么不回家,他就把实话说了,张问他为什么练字,他说这里很多的东西都要给大帅以及其它官员看,字写的不好,上司就不会满意的。张作霖听完连说:“好小子”,就走了。过了几天,张作霖问秘书长袁金凯,说你们那里是不是有一个写字很好的小伙子?袁某当时就蒙了,表示回去查一查,没查到,就问张作霖到底是谁,张就把那天的事说了,这样,才找到这个姓赵的人,张作霖一见他,把他吓坏了,他不知道那天见面的竟然是督军大人,立刻浑身不自在,张作霖当着秘书长的面就说:这小子是好小子,要给他安排个好缺分。督军说话,秘书长当然照办,这个姓赵的后来一直做到黑龙江税务局局长(那时叫做税捐局),肥的流油。张作霖后来还经常拿他做例子教育手下的官员,因而,这个姓赵的就一直官运亨通。


半夜叫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次,张作霖打猎回来晚了,大约晚上11点多,城门按照他订的规矩就禁止开了,张作霖派人到城门口叫城上的人开门,说是大帅回城了,城上的一个值班的军官是新来的不知深浅,当时就告诉城下:“大帅有令,夜间禁止开门,违令者杀。”城下的人说:现在大帅就在身边,打猎晚了,暂且开门,出了事有大帅在。那个军官姓李,根本不听,还甩下一句狠话:“就是大帅亲自叫门,我也不开!”张作霖听了副官的禀报就只好在城外过夜了。

第二天一早,军法处处长于芷山就把这个姓李的军官带到张作霖的办公室,这下,他知道闯了大祸,一见张作霖就给跪下了,连说:“大帅饶命。”张作霖一反常态,还把他给扶起来,让他坐下,还破例让人给他倒了杯茶。张作霖说:“你小子真不赖!你能把大帅我的命令记得这么牢,好样的,把城门的都像你这样,坏人一个也进不来!我和于处长说这样的好小子咱们可不能委屈他!这样吧,你去当监狱长吧,替大帅我看着犯人去!”这个姓李的军官一听,又给张作霖跪下了,说:“大帅不计较小的,小的就已经很感激了,怎么敢去当监狱长?小的不是那块料啊!”张作霖一听,哈哈大笑,说:“老子能当大帅,你小子就能当监狱长,老子说你能当就能当。”左右都听出张作霖有点“失言”,但是,谁也不敢纠正。于是,姓李的军官被派到奉天陆军第一模范监狱任副典狱长,此后一直做到奉天警务处处长。


某次,张作霖出席日本人的酒会,三巡酒过,一位来自日本的名流,力请大帅当众赏字,他知道张作霖出身绿林,识字有限,想当众出他的丑。但张作霖抓起笔就写了个“虎”字,然后提款,在叫好声中,掷笔回席,那个东洋名流瞅着“张作霖手黑”几个字笑出声来。随从连忙凑近大帅耳边提醒,“大帅写的`手墨`的`墨`字,下面少加了一个`土`,成了`黑`了。”那知张作霖一瞪眼睛骂到:“妈了个巴子的!俺还不知道`墨`字怎么写?对付日本人,手不黑行吗?这叫`寸土不让`!”在场的中国人恍然大悟会心而笑,日本人则目瞪口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