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考博新阿甘(转贴)

北大考博新阿甘(转贴)

转贴 作者:比窦娥还冤

一袋红枣引发的冤案——北京大学2007考博冤案纪实

北大2007考博 “阿甘”惊人再现

三年前,当我和我的同学讨论“阿甘”事件的时候,就是做梦也没有想到三年后同样的事情会发生在我的身上。在这个温暖如春的季节里,我却感到刺骨的冰冷,阵阵寒意一浪高过一浪向我袭来,使我不能呼吸,濒临崩溃的边缘。

我叫畅岩海,男,1974年生。2004年以383分的优异成绩考入北京印刷学院。之前在我的家乡山西做过九年教师。2007年3月17日和18日参加北京大学博士生入学考试,报考的是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编辑出版方向,导师是王锦贵。2007年4月7日,北京大学研究生院在网上公布成绩。各门课程分别为:英语,63、5;编辑出版学,80;文献学,70。需要说明的是,2007年的考博英语难度忽然加大,整个报考信息管理系的考生只有两人英语在60以上,我是其中之一,另外一人因为两门专业课均不及格,未能进入复试。在所有报考王锦贵老师的考生中,只有我一个人上线,有资格参加复试。

北京大学研究生院确定的复试线为英语50分,业务课60分。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确定的复试分数线为英语44分,业务课60分。2007年4月17日下午一点开始复试。复试顺序按照考号的顺序,依次进入会议室。报考图书馆学和编辑出版学的在一起进行复试,图书馆学的复试考生有5人,导师是四个(分别是吴慰慈,王子舟,李国新,刘兹恒),实行差额复试应该刷掉一人。编辑出版学的复试考生有三人,导师是王锦贵和王余光,除我之外,另外两人均为王余光老师的应届硕士生和往届硕士生。图书馆学考生在前,编辑出版学考生在后,我的考号在最后,所以是最后一个复试。复试的内容就是介绍个人的经历,根据个人的经历,导师进行发问。当天的四位导师分别是王余光,王锦贵,李国新,王子舟。每个人的复试时间大约在20-30分钟左右。大约在3点40左右,我开始进行复试。首先,我进行了自我陈述,然后王余光和李国新就对我在读博期间要进行的博士论文题目进行轮番轰炸,感觉就像在进行博士论文答辩。我回答只是说那只是一个朦胧的想法,还没有考虑成熟。随后李国新又问我你们学校(指北京印刷学院)连编辑出版硕士点都没有,还只是传播学的一个研究方向,言语中不乏讥讽之意。又问你们的出版传播与管理学院是怎么回事,我回答就像北京大学与信息管理系的关系一样,后来我才明白李国新还以为北京印刷学院出版传播与管理学院是个民办大学呢?然后他们说好了,我们问完了,你可以出去了。我还在纳闷,怎么才十几分钟就问完了。复试完后,我的直觉告诉我,肯定没戏了。复试完之后我一直在大门外的静园草坪等待王锦贵老师,大约快六点的时候,王老师出来了。我一问果然不出我的所料,王老师说你复试不合格不予录取。主要原因是学历背景不行。我当时差点就晕倒了。我的质疑有以下几点

1怎样的学历背景才符合要求

我不明白什么样的学历背景才能符合要求,是不是只有名校才符合要求,所谓二流三流的学校就不符合要求,如果是这样的话,是否应该在招生简章中注明。据我所知,王余光老师所招的06级博士研究生李某(武汉大学硕士研究生)和今年的考生张某某(王余光本人的硕士研究生)在整个硕士期间一篇文章也没发表过,不照样读博吗?我是否应该这样理解,没有发表过文章就表示科研能力强,而发表过文章的反倒是科研能力不强,这也难怪北大毕业生毕业之后卖肉,卖糖葫芦,甚至于干起陪聊的“美差”了。

2从图书馆学调剂到编辑出版学是否合理?

本来应该是图书馆学的应该刷掉一个人,编辑出版学刷掉一个人。结果却是图书馆学的一个人没有刷掉,而编辑出版学刷掉了两个人。这真是天下奇闻,堂堂的北大竟然会出现这样的怪事!是否只是因为图书馆学应该刷掉的是武汉大学自己曾经的学生,这样做就不行呢?还是就牺牲别人的利益呢?扪心自问,各位尊敬的导师,你们做了这样的亏心事,就不怕半夜鬼敲门,每天晚上就能睡得安稳,不做恶梦吗?我知道某些老师对武汉大学的深厚感情,爱自己的学生也无可厚非,但是这样做是否太过分了呢?我们这些考生在待考室休息时,都互相留了联系方式,随后我打电话得知,其中一位老师对其学生是这样说的,如果吴慰慈在的话(他去了美国,有两个考生上线),就让他的两个考生抓阄,谁抓上谁上。因为吴不在,就由他们自己做主了。另外一位考生是这样说的,你被刷掉太不公平了,但是我的老师非要帮我,我不想上都没办法,怎么好意思驳他的面子呢?


考博之前我听说考博主要看来头,看手头,看人头。当时我还半信半疑,我是农民的儿子,三头一个都不沾边,心想只要努力,肯定会有好结果的,万万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我怀着无比虔诚的心情报考了北京大学,没有想到得到的却是一记响亮的耳光。我在想,如果我是导师的学生的话,我是否也会被录取呢?如果我也像其他的考生从自己的家乡不远万里带来一大塑料袋大大的红枣在复试的当天分给导师们,我会不会也被录取呢?如果我像别人一样在给老师送的张一元茶叶礼盒中,塞入厚厚的一沓RMB,我是否也会被录取呢?如果只是如果,一切都已成定局,我今天把这一切写在这里,忠告那些想要报考北京大学的二流甚至三流院校的考生们,不要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白日做梦了,北京大学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神圣,纯洁。哪里凉快哪里待着,该干嘛干嘛去。天啊,你错勘贤愚枉做天,地呀,你不分好歹何为地?人为刀俎,我为鱼肉,除了伤心落泪,我又能够做什么,谁能帮帮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