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原创】“我的家乡在河南”之河南省政府搬家了(下)

“我的家乡在河南”,我们都是河南人,我们也来自河南,我们希望可以利用这个系列的文章向大家展示一个真实的河南,崭新的河南。

点击进入“我的家乡在河南”系列




当时迁卢的省政府机关为四厅(民政厅、财政厅、建设厅、教育厅)、八处(秘书处、会计处、警务处、田粮处、交通处、卫生处、文秘处、人事处)。其分驻情况是:1.在朱阳关街西背临井沟口,有东、西两片双排正房100余问,前排为省政府会议大厅,后排为财政厅;会议大厅前开辟了可容纳七八千人的大广场,供大型集会、停车之用。2.广场北端盖有露天舞台;广场东北角依山建有小巧玲珑的四合院,为省政府秘书长公馆。3.原西衙门旧址两侧建房20余问,为卫生处;王店村外新建的数十间房舍为民政厅和警务处;杜家店所建新房为国民党河南省党部及调查统计室;老鹳河以南紧依南寺口的新房为建设厅;莫家营村外背山临河的新房为省军管区;东街翟家店和翟家院分别为三青团和河南民国日报社;岭东村南侧紧依卢西公路两侧也有数十间新草房,北部为省保安司令部,南部为教育厅。

尽管各村建了许多官舍,但还是接纳不下这批超出朱阳关总人口半数的外来人员。于是,其他附属机构及其眷属,都分散挤住在各巷、各村的民房里。凡是谁家能腾出空房的,都挤满了这批达官贵人,甚至有不少人还挤住在大略收拾过的牛羊圈里。

随着国民党河南省政府迁驻朱阳关,省内其他独立机关也都陆续迁入卢氏县的其他乡、镇。例如:河南农工银行总行及其钞票承印公司驻文峪乡窑予沟,国民党中央考铨部豫陕冀鲁皖铨叙处驻县城附近的灰胡同村,河南省高等法院驻代家村、南窑村……

成千上万的官员及其家属一窝蜂似的拥塞在狭小的朱阳关,衣食住行、学生上学、文化生活等,都得靠当地应酬,自然给予小镇带来了畸形的发展变化。

经济空前繁荣:朱阳关过去相当闭塞,人多地少,虽有一些工艺品社、商店、旅社,但多为官绅、富商所垄断,广大百姓却是家徒心壁、饥寒交迫。自从省政府迁来以后,情况大为改观。虽然战争使得官僚们奢华的生活习惯有所收敛,但最低的生活用度还是要满足的。除粮食源源不断从外县运米外,小商品,蔬菜都得就地购买,因此这里的商贸骤然繁荣起来。朱阳关镇东西长街两侧,商店鳞次栉比,酒家、饭庄应运而生,旅馆、澡堂应接不暇,各种摊贩布满街衢。“开封一品香”、“汴州灌汤包”、“豆腐坊”、“美发屋”等招牌高悬,彩灯彻夜通明。过去朱阳关街是三日一集,此时则是每日里从早到晚熙熙攘攘,不断出现抢购风潮。上下几百里的商贩、马帮蜂拥而至,附近十几里的农户都改粮田为菜园。镇西的市场里,柴草、蔬菜、瓜果、肉蛋等各有定区专棚,每日车水马龙,供不应求。在这种畸形繁荣的情况下,当然首先是官绅、地主、富商、兵痞大发其财,但是勤劳的周边农民亦相应富足了一些。

教育得到发展:随着省政府迁卢,省内沦陷区的一些师范、中学也纷至沓来。迁入县城及周边各乡的中学、师范计有十几所之多。县内也新成立了初中、高中、师范、农林等学校,从而使随省政府迁来的中学生基本都有了归宿。小学生只能拥进朱阳关所属的各级小学,当年曹靖华就读的朱阳关中心小学一时人满为患。虽然一再扩建校舍,增设班次,连昔日演戏的舞台都变成了教室,但仍满足不了需求,有的班只好在民房里将就上课。四乡各小学的学生人数也都成倍增加。从外地调来的校长、教师,大都是学有专长的名师,使得当时卢氏的教学质量大为提高。外地大量中、小学校的迁入,使卢氏的贫困家庭子女有了就近入学的机会,促进了卢氏教育事业的迅猛发展。

都市文化开始融入山区:随着省政府人员的迁入,新颖的都市文化也被带到了古老偏僻的深山小镇。官员、家属、学生们的言谈举止、衣着用品、生活习惯与穷乡僻壤的农民迥然不同。虽然为了满足人们的文化生活需求,朱阳关成立了曲剧团,天天晚上在戏楼演出《天河配》、《月下来迟》、《藏舟》、《粱祝拜亭》之类的传统剧目,但是外来人员每周末照例在朱阳关中心小学举行周末晚会。新鲜的文化样式,使山里人大开眼界。他们演奏的是大小提琴、长短铜管之类的洋乐器,唱的是京剧、歌曲,说的是相声、小品。有时还举行周末舞会,先生、夫人、公了、小姐们成双成对地互相拥抱着翩翩起舞,从架着喇叭、放着唱片的留声机里传出各种戏剧、舞曲,着实让山里人惊讶称奇。每当星期一纪念周例会或上街游行时,那支庞大威武的军乐团,成二路纵队,身着佩有纵横交错的长穗和飘带的制服,步伐整齐,管笛啸鸣,鼓钹铿锵,给人以心理上的慰藉和满足。甚至连以前只在城市里才有的交通工具(如轿车、人力车、三轮车等),此时也在朱阳关时兴起来。这些都市文化的融入,给朱阳关注入了新鲜的文化气息。就连外地人也不禁惊叹:朱阳关竞变成“小洛阳”了!

街容环境焕然一新:虽然是在战时,但省政府所在地的环境还是要讲究一些的。街道上警察密布,可谓五步一哨、十步一岗,凡是街旁门面房一律白灰涂墙,残墙断垣必须修整一新。街道山青石条铺砌,家家红灯高挂。每户门口必备浅蓝色的太平水缸,一为防火,二为早晚洒水扫地之用。若发现谁家的地皮干燥或有纸屑杂物,警察就予以申斥、罚款。小摊、小贩小得阻挡通道。这些措施虽然搞得老百姓怨声载道,但也使得街容整洁美观,环境卫生焕然一新。

国民党河南省政府和他们的上峰中央政府一样,是一个反动腐败的官僚机构。当时,随省政府迁入朱阳关的还有国民党省党部、三青团、中统、宪兵、警察等机构。

1936年,关周光、吴汉三、崔济民、薛剑三、马俊卿等进步教师,从外地到朱阳关中心小学任教。他们以学校为阵地,大力宣传抗日救国思想,教唱抗日歌曲,组织学生上街读报、讲演、书写标语、演街头剧等,激发群众的抗日热情。同时,他们还带领宣传队走出学校,到五里川、双槐树、大河面、官坡等集镇巡回演出,不断扩大抗日宣传阵地,培养了一批积极要求进步的知识青年,并介绍他们分批到陕西三原、延安等地中共举办的青年训练班学习。

自从国民党河南省政府及其特务机构迁到朱阳关以后,不仅到处宣传“安内”、“剿共”的陈词滥调,加紧思想禁锢,而且还制造政治恐怖,对中共地下党员和进步人士进行迫害。在一次学校举行的纪念周会上,他们采取突然袭击,当场逮捕了几位进步教师,搞得学校一片恐怖。他们把在卢氏县各地抓捕到的中共地下党员和进步青年,押解在东街翟家店严加审讯。国民党军、警、特经常深夜搜查民宅,搞得人心惶惶。同时,当局还加强了地方保甲联防制度,培植了一大批反动的地方军阀、官僚政客和流氓特务,使朱阳关长期处于白色恐怖之中。

朱阳关镇原本民风淳朴,正统的重教崇德风气较浓。偶有吸毒、赌博、卖淫、诈骗者,则被视为大逆不道,有辱祖宗。自从国民党军、政、警、特入驻以后,社会风气日益败坏。赌场越办越多,赌注越下越大,赌徒越聚越众。卖淫的窑子是半公开的,亦明亦暗,家庭“春楼”灯红酒绿,嫖客自然大都是这帮兵总官爷。鸦片烟馆虽然不能公开,但是暗吸者比比皆是,其中不乏国民党军、政、警、特人员。当时,朱阳关及周边乡村公开种植罂粟,有些大地主竟种有数百亩之多。直到建国后土改时,朱阳关暗藏的鸦片烟土还屡禁不绝。

1945年8月15日,日本政府宣布无条件投降。国民党河南省政府各机关在朱阳关举行了声势浩大的庆祝活动。大街小巷张灯结彩,鞭炮声、锣鼓声响彻云霄。《河南民国日报》到处散发传单、捷报。街西大路口树起一座大牌坊,上书“古镇报捷”四个汉隶大字,蒋款是“河南省政府主席刘茂恩题”。

中秋节过后,国民党河南省政府及其所属机关都陆续迁回开封。随后,外地迁卢的学校也都先后迁回了原地。朱阳关镇喧腾一时的畸形繁荣也就随之消失了。留给朱阳关的,除了几块碑石外,就是空旷荒芜的几百间草房。而政治流毒、腐朽颓废的社会风气,却继续危害着朱阳关人民。

1947年前后,人民解放军曾两次进驻朱阳关。由于受国民党反共宣传的影响,解放军一来,万室皆空。不仅地主、土豪、国民党官员逃之天天,就连贫苦百姓也都躲进了深山,给解放军开展工作带来了很大困难。之后,还乡团回来,大开杀戒,凡给解放军办事、参加了农会的人被害得家破人亡。

本文反映的只是国民党河南省政府迁驻朱阳关这段所史的一个侧面,但还是可以见证抗战叫期此地作为临时省会的概况。


本文内容于 2007-12-1 18:43:20 被河南人的讽刺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