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狼纵横 第一卷 战狼在野 第35章 血舞飞扬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16/

只见梁爽捂住小腹的右手狠狠地一扬,两道肉眼看不见的白线从他的手指间激射而出。

跟着他的身子如猎豹般高高跃起,如出膛的炮弹般撞向两个女孩。

静如处子!

动如脱兔!

快如电光石火!

猛如飓风掀恶浪!

那个站在司马菲烟和黛娜后面的持枪一号,在梁爽身影展动时,突然用双手狠狠地捂住双眼,弯着腰,骤然发出凄厉而痛苦的嚎叫。

若果你角度合适,可以看见一号的双手间流出两行醒目而耀眼的鲜血。

梁爽以饿虎扑食的迅猛动作,把两个女孩子一左一右地搂在怀里,狠狠地扑倒在地上,三个人的重量都狠狠地压在他的双手上。

但梁爽没有注意这些,倒地后马上放开司马菲烟,抱着黛娜在地上滚动。

把两个女孩子扑倒在地,已经把危险降到最低程度,他抱着黛娜滚动,只是把黛娜最轻微的危险——被流弹击中的危险也消除掉。

在刹那之间,梁爽做出痛苦的抉择,司马菲烟和李黛娜的性命在政治经济上来说谁重谁轻,梁爽了然于胸。

在梁爽扑倒黛娜和司马菲烟的瞬间,几种声音几乎同时响起,充斥着人们的耳朵。

“砰砰!”那是手枪的枪声。

“啪啦,啪啦,啪啦!”那是玻璃破碎的声音

“嘭、嘭!”那是02式大口径狙击步枪的枪声。

“啪,啪。”那是88式狙击步枪的枪声。

两声清脆的手枪枪声首先奏起欢快的乐曲,而那两个不同方位的玻璃破碎的声音在为乐曲伴奏,而两声沉闷得像闷雷滚动的狙击步枪枪声则奏响节奏最强劲的主旋律。

手枪的枪声响起,主席台后面那个拿着mp5的泛突二十号队员头上飙出两朵血花,子弹是从下向上射击的,调皮的子弹钻出二十号的头颅,射进了他头顶的天花板。

三四百米的距离,对于02式大口径狙击步枪来说,指那打那,结果都是毁灭性的。

为什么用大口径狙击步枪?因为隐藏在十九楼的队员在划破玻璃时发现这些玻璃是特种玻璃,抗打击能力非常的强。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保证一击必杀的效果,方上校决定先用大口径狙击步枪,第二波的小口径狙击步枪子弹就从大口径子弹已经洞穿的玻璃窟窿进入。

站在大厅最后面的泛突二号队员,被12.7mm的大口径子弹削去大半个脑袋,犹如摔破了一个西瓜,红的血,白的脑浆,向四周激射扩散,溅满蹲在他附近的人群的一身。

恐怖!

暴力!

泛突圣战组织的二号队员还被子弹的巨大能量打得整个人飞起来,狠狠地向后“飞翔”。

那个被梁爽用飞针击盲双眼的泛突一号队员,放开捂住眼睛的右手,举起枪就想胡乱射击,大口径狙击子弹呼啸而至,把他整个右肩膀炸得飞离主人的身体,而肩膀的主人也被大口径狙击子弹如火山爆发的巨大能量激撞得飞离原地几步远,身体“噼啪”一声狠狠地摔倒在地上。

一号人还在半空,已经昏死过去。

而狙击子弹炸碎目标的肩膀后,动能不减,继续奋勇前进,把地面的大理石地板炸出一个大洞,才心满意足地偃旗息鼓。

震撼!

血腥!

残酷!

但真实的战争怎能不血腥呢?

所有的事情都发生在弹指之间,快如迅雷不及掩耳。

那个买买提脸上的笑容还没有来得及消褪,惊愕就绽放在脸上,继而凝结,僵化。

经过训练的他条件反射地举枪想向滚动中的梁爽射击,两颗88式狙击步枪的5.8mm子弹已经旋着兴奋的旋儿,向老大哥——12.mm大口径子弹学习,争先恐后地飙向目标,准确地洞穿了目标的肘关节,把买买提肘关节击得粉碎。

买买提手中的枪“当啷”一声掉到地上。

如果不是要抓活口,这个所谓的少将早就去见真主了。

快!

太快!

快如电光照亮夜空!

一系列的事情发生得太快了,一切都配合得太完美了,远远超出在场市民的想象力,因此他们只是瞪着惊恐的眼睛,张开嘴巴,还来不及用尖叫和狂喊把他们的震撼之情发泄出来,所有的一切就结束了。

所有记者在这生死一线的呼吸之间,都忘了拍照,只有还在工作中的摄像机忠实地把大厅中的一切摄录下来。

“嘭——嘭——嘭!”

五六条同样身穿黑色城市作战服的特警犹如战神般从天而降,抓着绳索,身子高高荡起,双足向前,狠狠地向玻璃墙撞过来,玻璃墙现出条条裂纹。

特警双脚狠狠一蹬玻璃墙,身子向后荡起,继续竭尽全力地撞过来,玻璃墙的裂纹像蜘蛛网般密布。

特警继续撞击第三下,坚韧的玻璃墙终于抵挡不住特警锲而不舍的撞击,整块跌倒在大厅里。

特警如雄鹰般飞入大厅。

梁爽把司马菲烟和黛娜扑倒在地后,他马上抱着黛娜滚动,尽量离开枪弹波及的范围。

枪声骤然四起,梁爽的心绷得紧紧的,担心误伤无辜人质。

枪声停歇时,梁爽已经停止滚动,他还把黛娜紧紧地压在自己的身下。

梁爽挣扎着想站起身子看看周围的情况,却被一个香喷喷、软绵绵的身体紧紧地缠住,不能动弹。

梁爽才觉得温香满怀,如麝香似檀香,舒服而惬意。

他定眼看看,逼入他眼帘的是黛娜那魔鬼般的脸庞,粉脸煞白。他们的鼻尖已经碰在一起,眼睛相隔不及盈寸,梁爽可以清楚地读出黛娜水波荡漾的杏眼里满是恐慌之色,正无助地盯着他。

黛娜的小嘴张开,正在拼命地呼吸,小嘴里呼出的口气热乎乎的、甜甜的,无所顾忌地全喷在梁爽的脸上。

梁爽第一次见杀人也几天吃不下饭,更何况黛娜?

一个娇生惯养的千金小姐什么时候见过如此血腥而残暴的场面呢?

梁爽把脸挪开,轻轻地说:“黛娜小姐,现在没事了,安全了,起来吧。”

如果是当兵前的梁爽,万众瞩目的富豪美女在怀,他怎会舍得离开?不找藉口磨蹭磨蹭就不是梁爽了。但经过几年的部队生活,虽然口头上有时还有点玩世不恭的味道,但气质上已经是一个铁血军人,已经是一个成熟的热血军人了。

黛娜的大眼睛扑闪几下,两行清泪缓缓留下,小嘴张张,想说什么,却眼睛一翻,头一歪,昏倒过去。

梁爽只能挣扎着把黛娜抱起来,李定国站起身子,发疯似的跑过来,抢过女儿就大喊,长龙集团其他高层也聚拢过来。

人群终于有点清醒过来,有的在狠狠地擦眼睛,有的在用力地晃脑袋,有点使劲在掐自己的大腿,不相信地瞧着眼前的一幕。

“咚咚……”

楼梯处也传来有力、急促而杂乱的脚步声,大门也同样涌入五六个身穿黑色作战服的特警。

为首一人虎背熊腰,气宇轩昂,威风凛凛,杀气腾腾。他扯下黑面罩,声如洪钟:“大家别慌,我们是特警。”

见到黑色城市作战服就心惊胆颤现场群众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以为是在梦幻中或者以为是另一股恐怖分子,因此张着的嘴巴迟迟不敢发出声音。

当听到眼前的人说是自己的亲人时,受惊过度,灵魂已经出窍的人群才明白自己获救了,骤然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尖叫声。有的抱头痛哭,有的不住呕吐,有点仰天傻笑,有的跪在地上不住磕头,有点则干脆瘫痪在地上。

千姿百态,不一而足。

乱!

混乱!

极度混乱!

他们都是普通的市民,有谁见过如此血腥而残暴的场面呢?他们需要长时间在心里医生的指导下,才能彻底忘掉这个噩梦。

所以,和平是最重要的,国泰民安才是硬道理。

这时,撕天裂地的警笛声从街上震天撼地狂灌而来,警察大部队接到方上校的信息后风驰电掣地赶来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