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阳陵裸俑 霓裳尽退的神秘真相


文景之治:一个被后世称颂了两千年的和乐盛世;

汉景帝:一代偃武修文、与民休息的太平皇帝;

景帝阳陵:以大量裸体陶俑的出土震惊了考古界;

这些裸俑在告诉我们景帝不为人知的一面?

在向我们揭露汉宫秽乱的冰山一角?

或者是另有隐情,等待着我们去发现……


西风残照、汉家陵阙

汉阳陵是西汉景帝刘启与王皇后同茔异穴的合葬陵园。位于陕西省西安市高陵县、咸阳市渭城区、泾阳县交界的渭河北岸五陵塬的二阶台地上,西依厚土台塬,南北俯瞰渭泾河川,是绵延36公里、气势恢宏的西汉九陵之东首。

汉阳陵的考古调查始于20世纪70年代。1990年,为了配合西安咸阳机场专用公路的建设,考古工作者在帝陵园东南约300米处钻探发现从葬坑一组,共计24座,占地9.6万平方米。随后又在帝陵西北发现类似的一组从葬坑,发掘出土各类裸体俑数以万计,被评为1990年全国十大考古发现之一。2001年连同其他西汉帝王陵墓一起被确定为全国第五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景帝刘启,高祖刘邦之孙、武帝刘彻之父。生于汉惠帝七年(公元前188年),汉文帝后元七年(公元前157年)即位,时年32岁。虽然没有他的爷爷和儿子那么有名,但是汉景帝在他在位的17年里,对内“无为而治”、“与民生息”,平定“七国之乱”;对外“和亲匈奴”,维护国家安定,使西汉王朝政治清明、国家安定、经济繁荣、百姓富足,形成了中国封建社会发展史上的第一个高峰。他与父亲汉文帝开创的“文景之治”,成为治国安邦的黄金时代。这种太平美好的和乐景象在景帝入葬的阳陵里也得到了体现。

汉阳陵裸俑中男俑一般高56~62厘米,女俑高约53厘米,是真人的三分之一,身体各部分基本合乎比例,细部的塑绘极其精致:男阳、女阴、肚脐、窍孔无不齐备。裸俑为裸体缺臂状,色如真人,颜面和身体为橙红色,头发、须眉、瞳仁则是黑色。为什么汉景帝刘启需要这批缺胳膊的裸俑从葬呢?经过考古工作者的细心发掘清理,终于弄清了其中原委。原来,这些裸俑早年埋葬时装有木质的臂膀,穿着代表各自不同身份的衣服。但经过2000多年地下环境的腐蚀,衣物和木臂腐朽殆尽,发掘出土时就成了缺臂的“裸体俑”了。今天,他们失去了当年华丽的衣服,呈现在世人眼前的却正是人体美的艺术本色,所以有人将其称作“东方大卫”和“东方维纳斯”。因为这些“东方大卫”和“东方维纳斯”原先是穿着衣服的,考古人员给它们取名为“着衣式陶俑”。

虽然有个别陶俑面带愁容,但是大多数俑都含春带喜、面色平和。

表情愉悦、慈祥、安闲是汉阳陵俑的一大特点。有人将汉阳陵汉俑的面部做了以下分解描述:那位前庭饱满、帝阁方圆、面庞丰盈、双目凝视、唇含渥丹、沉静怡然者,显见是一位成熟稳健、精力充沛的中年男子;而那国字大脸、颧骨突兀、两腮外折、眉脊隆起、棱角分明、神情冷峻者,能说不是来自“异域”的刚烈丈夫?又有面如满月、口阔唇厚、两目平视、敦厚结实者,当是关陇的铮铮大汉;而这面目和善、眉清目秀、眼细翕唇、螓首小腮者,确是一位稚气十足的英俊少年;还有温文儒雅、书生模样者,不愧是位“美男子”,要不是看到那阳物的存在,倒很容易误作一位“妇人”;更有一位上宽下窄的“小方脸”,双眉紧锁、眼细如线、上唇内收却腮肉紧绷,岂不是位心绪戚戚、谙于事理、多少有些愚憨的“凡夫俗子”!看这一位面带几分奸笑、瞪三角小眼、嘴角下垂,定是听不进别人意见的霸道主义者!再看那一位面阔而短、薄唇两片、眼迷一线、显然就是善心计、好盘算的阴险小人。

再目睹那女俑的芳容,更具一番情趣:这一位披甲跨马而老态龙钟的妇人,两颧骨高得像是贴了两个皮球,小嘴和两只眼睛因其脸蛋的高起而深陷进去,竟是位夕阳余晖下的“巾帼英雄”!旁边是一位慈眉善目、态度和蔼的女子,脸盘巧小,盘髻堆顶,骨肉停匀,虽说是徐娘半老,却风韵犹存,也是位乘马挟弓、英姿飒爽的娘子军!而那位小脸、小嘴、小眼、小个儿,再梳个小垂髻的,当然是位典型的“小女人”了……这些男女有别、形象不同、表情各异的陶俑,都似乎在汉代工匠的手里获得了生命。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