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



漆黑的夜,



伸手不见五指。



讯问室内,灯火通明。



他静静地坐在那里,谁能忍受四个小时,没有说一句话,没有动一动?



他能。



警察进来了,没有看清警察出手的动作和速度,那个东西在他的眼前就是一闪而过。



他看清了,那是他致命的弱点。



豆粒大的汗珠,从额头一直流到下巴,滴落在地上。



真像他杀人后,从尖刀尖上滴落的血珠 ……



结束了。



审讯室内空荡寂静。



汗珠?还是血珠?在地上已荡然无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