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飞扬 第二卷 丛林喋血 074 遍地进攻(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331.html


上午,疲惫了一夜的美军和南越军队都松懈了下来。

太阳把大地的一切都照得明晃晃的,这是美军最放心的时候了,一个个站岗的都靠在岗楼上打起了瞌睡。

是啊!他们有自信的理由啊!

一,游击队从来不敢白天对美军发动进攻!这是惯例。

二,从会山右峰通向会山城的道路,甚至平坦一点的地方都被美军昨夜驱使老百姓,安上了铁丝网。网上面挂了油桶,一动就要响。

三,凯阅的特别大队,配属给他的杨克尔大队,还有零时调配给凯阅的两个机动中队一个火炮中队,再加上驻会山南越第9师的第四团。一共是三千多兵力,可以说,把会山右峰封锁得是水泄不通。

有个美军中队长叫耶斯,甚至谗着脸,带着一盒香水去会佛村去缠一个漂亮媳妇去了。

美国是一个几乎无根的民族,他们喜欢把他们走到的任何地方都当成家。也把他们的一切或好或坏的秉性到处用。

耶斯也就只见了那越南女人一面。

那是清晨,薄薄的雾象美丽的轻纱一样在河面上曼妙地舞蹈。

轻纱是一个奇妙的东西,有人看到了仙景,有人看到了...但是耶斯却看到了充满暗示的暧昧。

那时,穿着筒裙的越南女人正好在打水。

耶斯正好看到了女人的大腿,小蛮腰,还有那长长的脖子。

于是,耶斯就象公牛一样发情了。

是的,那不是我们东方传说中什么一见钟情,那就是象野兽一样的原始感觉,想要占有,想要破坏!

当然不只他一个人,他一马当先,他的两个士兵端着枪跟进。

他高昂着头,哼着只有他自己才明白的歌曲,摇头晃脑,大摇大摆地朝那女人家里而来。

他可是早就用望远镜看好了的。

这是一颗大树下,一条小溪旁的一座竹楼。

这会儿,那女人正在打扫竹楼。

耶斯顿时兴奋起来:“嗨!”

那女人吃了一惊,盯着这个美国佬。

“不要害怕,美女!”耶斯伸出毛绒绒的手,捧出了一盒香水,边象唱歌一样地说着话,一边向那女人走去:“你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女人,我要把这瓶香水送给你!”

那女人突然惊叫一声,扭头就向屋里跑去。

耶斯是什么人?是占领者!所以,他当然不用讲那么多道理。

嘴里大叫着:“喂,喂,不能关门!”

身子一下子扑了过去,撞开门,冲了进去。

女人发出恐怖地大叫,耶斯发出野兽的嚎叫声。

有老百姓听到了,伸出头来。

两个士兵的枪一摆两摆,老百姓只得躲入了门里。

女人的叫声更加惨烈。

引得两个美国兵,大声地笑起来。

“不要啊!畜生!”一个男人的声音从村外冲进来。

两个大笑的士兵,拉开了枪栓,对准男人冲过来的道路。

男人提着的是一把锄头。

两个士兵的枪响了。

那个男人飞扑的身子猛地一下子停顿了下来,接着,扑在了地上,在地上象被杀死的鸡一样动弹着。

耶斯赤条条,抱着个赤条条的女人,伸出头来,大声问:“怎么啦?”

“长官,你继续!”

耶斯发出一声怪叫,女人再一次惨叫起来。

黄道日就在这时,进入了村庄。

两个美军士兵立刻又凶霸霸地叫起来:“什么人?”

黄道日连见到凯阅也没哈过腰,他是伺候不来人的,所以,头一摔:“黄爷爷!”

美国兵见他狗日气质高,声音就小了一分:“黄爷爷是什么人?”

那些混混兵已象那空气,象那阳光一样从四面进来了,一个个盯着美国兵。

黄道日不再答他的话,指指地上的越南男人:“这是怎么回事?”

两个美国兵笑起来:“傻瓜,那是我们才杀的人!”

“为什么要杀?”

两个美国兵笑得更欢了。美国人在越南杀人还需要讲理由吗?讲理由只怕美国总统也讲不清:“老子喜欢!”

突然,那耶斯在竹楼里发出一声兽行达到高潮的狂吼。

那女人再一次惨叫起来。

一声接着一声。

黄道日猛地一回头:“这是谁?在做什么?”

两个美国佬已经认出了这是那个叫黄道日的混混头儿,不由得笑得捧着肚子:“强奸女人!你也没见过?”

这时,那耶斯已经兴奋完毕,边往外走边吼着:“哼哼,东方女人!来呀,现在轮到你们了!”

黄道日嘴里发出一声轻斥:“都该死!”

混混仿佛是心灵相通的,他的话音一落,所有的混混都动了。

三个美国兵都没来得急哼一声,全部被撕碎了。

混混就是混混,对于这毁尸灭迹也是来得快捷。

不一会儿,村子里关于三个美国人的痕迹,已经一点都没有了。

那黄道日却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步步又向那会山封锁线而来。

走到那耶斯中队的位置时,还对着那哨兵撒了一泡尿。

“哈罗,雄起!”

那正打瞌睡的美国兵也被吊儿郎当的黄道日搞笑了:“你就是黄道日!”

黄道日点点头,一步三摇地走到岗楼边,一边自己抽上烟,一边给了那美军士兵一支。

接着又带人走过去。

那美国哨兵抽着黄道日的烟,慢慢地靠在路口的岗亭里,发出了鼾声。

突然,几个人影从山上闪电般冲入岗楼,接着就用岗楼的机枪对着美军横扫起来。

直打得美军一个个都趴着抬不起头。

幸好黄道日走得并不远,立刻杀了回来。

向着岗亭猛扑上去。

直把游击队打出了岗亭,又追上了山。

好一阵,才转了回来。

那样子却又不同,更加高高在上的样子。

就连那要来和他答话的美军小队长,他也只是用鼻子哼了一声,扬长而去。

不过,这里的枪声仿佛是一个信号,整个美军对会山右峰的封锁线,突然间,枪声、炮声、手榴弹爆炸声,此起彼伏地响了起来。

凯阅中校这时正好起了床,正往机场走。

他准备上直升机对整个封锁线,进行一场立体的巡视。

没想到还没上直升机就听到了这突然响起的猛烈枪炮声!

他急忙爬上直升机,带着一个直升机中队,急忙忙向会山右峰扑来。

天空阳光灿烂,下面却是硝烟弥漫。

弥漫的硝烟和丛林裹在一起,在天空上什么也看不见。

凯阅命令把制升机降到最低处,一方面要直升机提供轰炸援助,另一方面希望,看清楚究竟战况如何。

可是,盘旋了好半天,机翼都快把树子的枝叶打掉了。

结果,凯阅的目的一个也没达到。

无论他怎么看,也没有看到越共,只是看到美军和南越军队象被惹上了狗一样,用武器在疯狂地叫唤。

所以,直升机根本提供不了援助,战况如何他也没了解。

气坏了的他,在杨克尔的阵地上,下了直升机。

杨克尔早就习惯了凯阅中校那打起仗来象个杀猪匠的样子,把他接到了自己的指挥部。

杨克尔出生在一个大地主家庭,对共产主义有一种天生的抵抗情绪。

南北战争爆发时,他还是西贡一个大学的学生。他毅然参加了南越军队,虽然因为无军方背景,又无军校经历。但他还是以他的战功,在短短的几年里升至少校。因此颇得凯阅的器重。

他的大队有四个中队,共八百来人。

这会儿封锁的是一段有溪水,有悬崖,有下山进村道路的地段。

杨克尔的指挥部在一个庙宇的塔顶上,用望远镜望出去,可以看清楚他所守的整个防线。

杨克尔当然明白凯阅下来的目的,因此用不着他问,杨克尔已开始讲起来:“我的封锁线,绵延近五千米。有两条大溪冲下山来,形成了两条峡谷。另有三条从山上通向村子的路。其余地形均为悬崖。每个路口和峡谷口我都用一个小队架铁丝网,修工事,埋地雷封锁。其余悬崖则每十五米放一流动哨。”

凯阅皱皱眉,杨克尔自然知道凯阅想听什么,继续道:“从二十分钟前开始,山上的游击队开始对我峡谷口、路口,甚至悬崖边的流动哨发起攻击。均为游击队手段,打了就走,不断不休!实施骚扰。”

凯阅顿时笑了起来:“好,这样围得水泄不通,他们觉得很难受了,所以要挣扎了!”他一把抓起电话:“给我接通所有中队,我要训话!”

接着回头指住杨克尔:“要进一步的修工事,准备长期封锁,先不要理他们!等他们弹尽粮绝,我要他们一网打尽!”


黄道日带着他的混混,直向会山走去,却不再理会这边的热闹。

走到半途,混混队伍又一分为两半。

一半随了黄道日回头又向会山右峰的封锁线而来,一半却向一片幽静的山坡爬了上去。

比起会山山脉,这真的只能算一个小山坡,那树林也只能算一片小树林了。

这一群大约八个人的混混队伍,一直进入山坡,直爬到那山坡顶上,向下观察。

因为他们是老虎、公羊子、万长河,和公羊子的行动小组。

从这里看下去,可以清楚地看到会山美军野战医院。

虽然戒备不是很严,但是,有岗楼有守军。

公羊子轻声道:“要是乱打一气还行,这带医生和仪器走,却得动下脑筋!”

老虎点点头,游目四顾。

突然,公羊子一下子跳起来:“有车上来!”

老虎举起望远镜,果然发现一辆救护车正向着山上急驰而来。

老虎开步就走,一边走一边交代着任务。

不一刻,他们已来到了一个上山的拐弯处。

由于是一个上坡,所以,救护车开得并不快。

所以,公羊子带人对着车子走去时,那车子里的美军司机没停车,只是把头伸出来,破口大骂:“GO!GO!GO!杂种!”

眼看车子都快撞到公羊子他们了,那美军司机不得不一踩刹车!

可是,公羊子他们却一改慢慢地走,为迅速地扑上了车门。

把美军司机拖了下来,把医生赶下来,关进了后面的车厢里。

那老虎他们从树丛里钻出来,战士们全进了后厢。

只留下穿着医生白大褂的老虎,还有万长河和美军司机。

老虎把枪很慢很慢地插进了美军司机的肋下:“我想你听说过老虎。”

司机点点头:“是的!”

老虎点点头:“我说我就是老虎,你或许不信,但是你就把我当成老虎吧!”

司机身子颤动着,一时不知道如何回答。

老虎枪一戳,拖长声音道:“听清没有?”

那美军司机打了个激灵,连声道:“是,是,是!”

老虎一把抱住他的头,在他耳边一字一句地道:“你按我说的做,我不杀你!你不按我说的做,我分分钟钟要你的命!”

那美军司机急忙点头:“是,是,是!”

老虎冷笑一声,点住他道:“现在告诉我,你这是去干什么?”

“我们是去运被游击队打伤的伤员,现在有三个在后面。”那美国兵忙道。

老虎继续道:“那你现在怎么走?”

“我要拉着警报直接进手术室抢救!”

老虎点点头:“你等会儿一切听我的!现在一切照常,走!”

那美军司机只得拉响了警报。

一路上,那医院大门早就开了,直接就把救护车放入了医院里。

两个转弯,就来到了幽静的手术室。

那里护士正等着,医生也站在门外。

只见那公羊子一下子跳下去,指挥护士把受伤的美国兵抬下去。

又指挥士兵,把手术器材往车上抬。

那医生不明原因,正要问。

那公羊子已经吼起来了:“奉凯阅中校的命令,前方战事吃紧,伤员大量产生,必须在前方建立临时外科医院!医生、护士,全部上车!”

由不得这些医生护士说话,士兵已把枪对准了他们。

这叫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只得乖乖地告诉他们取什么材料,取什么药。

不一会儿,满满一车,又拉着撕心裂肺的救护警报向大门口闯去。

那门卫正要问,把帽沿压得低低的老虎突然吼起来:“前方伤员急等救治,再罗嗦,把你们也送到前面去!”

那门卫慌忙打开门。

车子迫不及待地飞扑下山。


这会儿,黄道日又早已到了封锁线一带,他把混混们分成了三人一组的很多小组,一会儿东一会儿西。象在封锁线这边诳大街似的!

混混们就是混混们,几乎整个封锁线都能看见他们的身影。时不时还突然,向丛林里发起一阵攻击!

凯阅中校从望远镜里看得仔细看得高兴:“这混蛋有血性,反共就需要这样的!”

杨克尔苦笑一声:“儒家文化,把兵叫做丘八!这兵就要流氓就要野,所谓时世造英雄啊!我其实也不讨厌他!”

“哦?”凯阅笑了起来:“有你的指挥,他的行动,我就有了两个好助手了!”


这会儿,特别游击队的战士们忙坏啦!

一个小组和一个小组都是飙上了的。

这第一组的组长是吴大运,第三组的组长就是陈荣,这咬卵匠几时服过机关枪,每次两人执行任务都比试的了。你说他们两个谁服谁?

吴大运说:“我们不要机关枪,看看比你机关枪的徒弟是不是打得差?!”

陈荣就吼起来了:“好啊!比一下,比一下!谁怕谁呀!”

所以,这一上场就双双玩开啦!

两人的对手都一样,都是耶斯的阵地,又偏偏遇到这耶斯倒霉了,早早地见了阎王,叫他两人不过瘾都没法!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