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儿女英雄传 五 挑拨 125、歼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8/

125、歼灭

现场的俄国人听了翻译的话,顿时变了脸色,这个异常强硬的最后通牒虽然是事实,不过让他们很难接受!几个俄国军官刷的掏出左轮手枪抵在胡青山的头上,脸色狰狞的唧唧歪歪吼了起来!

胡青山依然冷冷的看着斯洛克夫,浑然当那些抵在头上的冰冷的枪管不存在!给俄国人做事的中国翻译可吓坏了,现在这残存的几千俄国人就在中国军队的刀口下面,随时都可能被砍的七零八落,这些俄国人还死要面子!连忙对斯洛克夫作揖打拱的用俄语说道:“咱们中国的规矩,两军交战,不杀来使!要是杀了使者,以后想联络都没人传达,会误事的啊!”

几个拿枪抵着胡青山脑袋的俄国军官没有斯洛克夫的意见,也不敢开枪,在那作威作福的闹了几分钟,看胡青山连眼皮都不眨下,一点害怕的意思都没有,反倒是像看猴戏似的看着他们,都觉得没有意思,怏怏的把枪收回了自己的枪套。

斯洛克夫故作镇静的看着胡青山:“这就是你要说的全部内容吗?还需要补充不?”

胡青山听了翻译的话,摇摇头道:“没有了!希望阁下以6千多俄国士兵的生命为重!我们之间的战争并不是必须发生的,没必要白白的死在这里!”

叫人把胡青山送走后,俄国人的师部指挥所陷入了沉思中,这些军官都知道这些中国人曾经和普洛克将军合作过,现在为了个本溪打的头破血流,稀里糊涂的就丢了几千人的性命,今天晚上即将开始的进攻还不知道会夺去多少士兵的生命?提前突围也没指望,离辽阳100多公里,至少需要通过三道防线,依照中国人先表现出的强大炮兵火力,想出去都难!

普洛克带领两个师的俄军增援部队以强行军的速度向本溪狂奔,途中被方面军的传令兵追上,送来库罗巴特金的最新命令,97师已经危在旦夕,必须想尽一切办法快速增援!

普洛克大伤脑筋,按照斯洛克夫汇报的中国军队实力,贸然轻装前进一定会吃大亏的,但97师确实又再不能等下去了!普洛克心乱如麻的想办法,如果只派骑兵快速奔袭,效果如何呢?骑兵对步兵可是占尽了优势,即使在面对猛烈的大炮轰击,骑兵也能依靠自己的速度快速的冲出火力范围!骑兵在步兵的步枪射程外开始加速冲击,按照现在步枪的射速,一支枪最多射出4发子弹!看来,确实需要先用骑兵去冲出一条路!

普洛克打定主意,转头命令道:“叫104师和91师的师长、骑兵队长马上过来!”

传令兵听到命令后立即分头向队伍前后跑去,不多久就将两个师长和骑兵队长带到普洛克的面前。普洛克看下他们,说道:“接到司令部的紧急命令,要我们不惜一切代价尽快的增援97师!现在97师面临随时被歼的危险,但为了保证任务可靠的完成,必须带重装备一起上,现在我们先派骑兵为大部队开路,并争取突进去和97师会合!”

接到命令的俄国骑兵1200人从队伍中转出,在道路的右边逐渐排成两路纵队,慢慢的加速,超过大队的步兵和辎重部队,踏出像龙腾一般的灰尘,向本溪方向狂奔而去。

时间在俄国97师紧张而恐惧中缓慢的流过,钟表的指针逐渐指向了六点!斯洛克夫的指挥所内,几个俄国军官紧张的看着斯洛克夫,脸上有恐惧也有盼望。

斯洛克夫脸色惨白的呆立着,喃喃说道:“方面军命令我们坚持到明天中午!多少尽点心吧,实在无奈的情况下,你们自行处理。”

肖强站在牛头湾西部的山头上,举着望远镜看着牛头湾的动静,经过一天的炮击和战斗,牛头湾原本宁静平和的土地已经一片狼藉,全是密密麻麻的弹坑,像个长满麻子的脸,还有些俄国人在今天挖的弯弯曲曲、断断续续的战壕。很多像蚂蚁一样的俄国士兵忙忙碌碌的跑来跑去,准备弹药和调整阵地。

参谋胡青山在背后轻声提醒道:“师长,六点正了!”

“胡参谋,你说等战争打完,明年这里的植物和庄稼会不会长的特别好?”

“师长,我听说炮弹的炸药含有大量的氮、钾等元素,是上好的肥料,所以经历过大战的地方庄稼长的特别好!”

“除了肥料,应该还有无数人的血肉吧?这简直是个绝妙的讽刺!在死亡集中的地方,居然也是生命茂盛的所在!好了,既然俄国人不愿意投降,那么就让他们做土地的肥料吧!来自于大地,再回归于大地,也算死得其所!命令全师按照预定计划开始!”

胡青山立正敬礼道:“是!”转身过去抓起野战电话:“接所有参战部队,按照预定计划开始!”

斯洛克夫等人紧张的看着闹钟的指针指向6点整,所有人都把心提到嗓子眼,即恐惧又释然的等着按期依约而至的炮弹!结果闹钟的秒针“嘀嗒嘀嗒”的划过12时位置,却没有听到意料中的炮击声音!所有人都疑惑的看着闹钟,仿佛炮弹不是从中国人那里射过来的,是从闹钟里面射出来的。“嘀嗒嘀嗒”的声音像小锤一样打击在俄国人的小心肝上,渐渐的,有人的额头出现了大颗的汗珠,真不知这闹钟上的时间是该继续还是该就此停驻才好。俄国人焦急的等待终于有了结果,中国人的炮兵并没有爽约,当秒针指向30秒的时候,天空中传来熟悉的尖啸声,这时在指挥部的俄国军官才松了口气:“这中国人的钟表走时不准啊?”

斯洛克夫从用圆木搭成的办地下掩体的空隙看出去,在绯红的夕阳光芒中,淡淡的桔红色炮弹弹道把天空划的支离破碎,和着蔚蓝的天空,展现出一种残酷而血腥的美!瞬间之后,那些飞行十多公里的炮弹落在自己部队之中,先是炫目的闪光,紧接着的是冲天而起的烟尘。同时落地的炮弹起码有百发以上,这些炮弹同时爆炸发出惊天动地的响声和遮天蔽日的尘土,连片刻之前还蔚蓝的天空变成了土黄色。冲击波很快就到了掩体,地面先是一阵像地震来临时的震动,紧跟着的是从掩体地步飕飕落下的泥土。

站在斯洛克夫身边的警卫看他们的师长还在那发呆,炮击已经向这边转移过来,两个侍卫连忙一左一右的把斯洛克夫拉到角落里,用身体紧紧的挡住。

斯洛克夫在被警卫拉开的同时,用眼睛的余光看到几百米外的一个掩体被大口径炮弹准确命中,炮弹穿透粗制滥造的掩体顶盖后爆炸,巨大的冲击力将搭建掩体的圆木炸碎再狠狠的抛到空中,随着圆木一起飞舞的,还有他认识的二团团长阿廖沙!不过好像阿廖沙的两条腿和头已经与身体分开飞到不同的地方。

俄国人被大规模的炮击已经有了一定的免疫力,不再像昨天一样四处奔逃,而是死死的伏在散兵坑和工事、战壕内,一动不动,就赌谁的运气不好,被炮弹炸个正着!炮弹从东到西,然后从南到北的把俄国人所在的区域像犁地一样翻了个遍,稍微停歇后又开始了对战壕和树林、水沟等重点区域重新轰击。

一群俄国步兵紧紧的趴在散兵坑内,双手抱头,张开嘴,避免耳膜被震破,紧张而恐惧的等待炮击的完结。可是中国人好像不再是军官和贵族们嘴里说的那样,非常穷,穷的连子弹都没有,反倒是富的流油,有用不完的大口径炮弹,从昨天到现在,这个不大的平原上至少挨了二万发炮弹的轰击,平均每隔几米就能看到一个弹坑。正当俄国士兵们度秒如年的时候,炮弹落在了他们中间。被炮弹直接命中的几个士兵转眼间成了尘土,随着腾起的烟尘散开,距离爆炸点几米的士兵从地上迅速的被弹起然后落地,从嘴角和眼睛、耳朵、鼻孔中流出蜿蜒曲折的血,内脏被强烈的震动直接撕的粉碎。距离稍微远点的士兵只觉得像被大锤狠狠的击打在胸口,内脏传来钻心的剧痛,脑袋也被震的发晕,耳朵仿佛聋了,一直嗡嗡的响个不停。

炮击持续了二小时后,直到天色完全的黑下来才逐渐停歇,随之而来的是散乱的小口径炮的轰鸣,在周围的山上随着隐隐约约的“嗵――嗵――”声,无数的带着特别的尖啸声的炮弹落在地上,发出沉闷的爆炸声。俄国士兵们依然不敢起身,抱着嗡嗡作响头痛欲裂的脑袋趴在原地。

早就从山上的工事内摸到山脚,准备对俄国97师发起致命一击的战士们按照各自的分工,趴在不同的地段,等候总攻的命令。

“唉,我说班长,这么大炮轰了两个小时,俄国人怕是被炸的差不多了吧?”

“别说话!团长说过,炮兵不管怎么炸,最后还得靠我们步兵去收尾,俄国人虽然被炸的差不多了,不过也不能轻敌!等会眼睛放亮些,要多抓俘虏,知道么?”

“知道了!听三团的哥们说,俄国人其实很好打,笨手笨脚的。”

“叫你别说话了还说!闭嘴!”

炮击停歇半小时后,突然间又猛烈起来,无数的炮弹划过天际,拉着长长的哨音砸到地面,剧烈的爆炸声响成一片。周围的步兵大口径迫击炮也加入这次的合唱,炮弹在空气中来回的飞舞,把原本清冷的空气烤的炙热。浓烈的硝烟味弥漫在牛头湾内,让埋伏在山脚的战士们觉得呛的肺部发疼,可想想那些在无数炮弹掀起的像大海里面的惊涛骇浪上飘荡的俄国人,大家也就觉得心平气和了。

在这次的炮击还没有完全结束的时候,从周围的山头上飞起了带着哨音的红色信号弹,顿时埋伏在山脚下的战士们像猛虎一样站起来,大声吼叫着向平地内的俄国人冲去,在原本就已经沸腾的空气中加了一把更猛烈的柴火。

攻击开始后,远程的大炮停止了射击,设在山头上的大口径迫击炮却捞到了表现的机会,沿着攻击的战士们前进的方向,不断的开炮射击,为他们开出一条通道。

俄国人被炮弹炸的浑浑噩噩,连中国士兵们惊天动地的喊杀声都没有听到,等外围的俄国士兵觉得脑袋不再犯迷糊,耳朵不在嗡嗡作响,稍微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无数身材不怎么高大,却异常矫健灵活的中国士兵已经出现在距离自己的阵地不到100米的距离!很多俄国士兵还没在军官的吼叫下战战兢兢的拿起步枪,就被冲到面前的中国士兵用枪抵住了头。只好乖乖的高举双手,跟着随后而来的民兵到俘虏关押地点去集中。几个想要反抗的俄国军官还没来的及举起手中的左轮,便同时被十几颗子弹击中胸口,近距离发射密集而能量巨大的子弹从胸口钻入,连血都没来得及溅出就带着巨大的动能击碎了大量的肋骨和脊柱从背面飞出,被击中的俄国军官顿时像软体动物一样,脑袋和肩部一起以不可思议的角度耷拉在胸前“啪嗒”一声倒地。

越靠近斯洛克夫的指挥部,遇到的抵抗越激烈。当进攻的战士们逐渐推进,并四处收检俘虏,清理完敌人再继续推进,在发起进攻后的四小时,终于攻击到距离斯洛克夫的指挥所不到500米的地方。在夜色中,1师的战士也无法确定敌人指挥所的位置,通讯又差,不能确认其他方向攻击部队到那处,因此也不敢召唤大炮的支援,只好硬着头皮攻击。

在1团2营从东北方向进攻的路线上,俄国人在距离他们的师指挥所400来米处布置了比较完备的守卫工事,挖了一条长度约3公里长的环形浅战壕,安置了几挺马克沁重机枪,牢牢的压制住几条冲击的通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