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在胜利仪式上的士兵 从大胜利到大失败 第九十一节 艰辛 漫漫归途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0/


三辆车绝尘而去,留下那些满脸黑灰的日伪军站在原地发呆,腾超根本没有心思去管他们此刻的心情是怎样的,他自己也紧张的抹了一把脸,满手的汗水,腾超松开了枪托,顺手抓起一块破布擦了擦手,心中如释重负。

空降兵们终于进入了戒备森严的日军据点永城,这令战士们十分的兴奋,他们透过车厢缝隙向外观看,看到的情景令他们大吃一惊,原本十分繁华的城市已经变得一片萧条,往日熙熙攘攘的大街几乎没有行人,倒是有不少的鬼子和伪军再来回巡逻,防备游击队的袭击,驾驶员问腾超往那里开,腾超也不清楚法国银行在什么地方,但是他知道如果自己这样带着三辆卡车在永城四处乱转,早晚会引起某个日伪军的怀疑,所以他命令驾驶员把车辆靠边停下,他要下车找个向导,带领他们前去法国银行。

正巧街口有个大胖子伪军军官从路边酒楼晃晃悠悠的走出来,腾超急忙推开车门,跳下卡车,几步来到伪军军官面前,伪军军官喝的醉醺醺的,突然被人拦住了去路,十分的不愉快,骂了句:“他娘的,谁敢挡老子的道,不,不想活了。”腾超抬手照着伪军军官的脸上就是两个巴掌,打得伪军军官鼻子都流血了,伪军军官的酒一下子就被打醒了,立刻知道了什么叫做礼貌,一个立正,规规矩矩的给了腾超一个敬礼外加一个鞠躬,小心翼翼的陪着笑脸说道:“皇军有什么吩咐?”腾超用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故意用半生不熟的汉语说道:“混蛋,你的胆敢对大日本皇军军官的不敬,就是对日本天皇的不敬,应该枪毙。”这话把这个伪军军官吓得不轻,急忙连连给腾超鞠躬,看样子要不是在大街上他就立刻给腾超跪下了。

吓唬够了,腾超还要办正经事,他继续操着半生不熟的汉语问道:“你的,知道,法国银行的在什么地方?我们要到那里运送物资。”本来腾超长的就五大三粗的,站在那里就跟半截黑铁塔似的,要是他不说话还好说,一说话兴许能吓哭半大不小的孩子,看着这个瘟神一般的日本军官不是要杀自己,只是想问问路,这个伪军军官立刻放松了下来,继续陪着笑脸说道:“皇军想去法国银行,我知道,我知道,我带皇军去吧。”腾超马上说道:“你的,认识法国银行,很好,你的上车,带路的干活。”伪军军官急忙费劲的爬进卡车的驾驶室,小小的卡车驾驶室要塞进三个人本来很轻松,现在除了驾驶员外,腾超和伪军军官体形都不小,所以花了点功夫车队才能顺利出发。

前往法国银行的路上伪军军官倒是规规矩矩的,坐得老老实实一动也不动,当然伪军们在日本人面前一向都这么规矩,但他们在人民面前却很不老实,经常性的劫掠人民的财富。伪军军官非常殷勤的在每一个路口告诉驾驶员往那个方向走,其实,永城并不大,也就转了四五个路口,一座独立的建筑物就出现在了腾超的视野中。

说实话,第一次看到法国银行,腾超还真的有点失望,他原以为法国银行是座十分高大的建筑物,但现在出现在他眼前的建筑物灰突突的,又矮又小,唯一与其他建筑物不同的是这座建筑物的门口和屋顶都悬挂着一面日本膏药旗,其实法国银行是中国人对这座银行的称呼,这座银行并不是法国人开办的,由于永城以前居住了不少的法国人,他们经常在这座银行存钱,所以久而久之这座银行本来的名字就没有人叫了,改叫法国银行,不过,抗战全面爆发后,法国人很快就撤离了永城,但是他们在这座银行存放的一百公斤法国政府的黄金并没有带走,很快,日本人就占领了永城,征用法国银行作为日本驻军指挥部,存放在银行金库内的法国政府黄金也理所当然的成了日本人的战利品,不过,日本人还不敢明目张胆的占有这批黄金,但也不愿意归还法国政府,所以双方不断的谈判之下,并没有什么进展,这批黄金还老老实实的呆在自己原来的地方,等待着新主人的到来。

法国银行比较起周围的建筑物来还是相当的坚固,用料十足,石料都是从舒山采集后运来的,非常的耐用,相对的存钱成本也很高,所以除了法国人和当地的富豪,普通人是无法享受到法国银行的优质服务的,日本人占领了这座建筑物后进行了很大工作量的改造,除了加固建筑物的底座和墙壁外,还拆除了周围的不少房屋,把这座原来的银行改造成了坚不可摧的堡垒,作为他们统治杀害中国老百姓的大本营,谷雨联队进驻永城后,自然把联队部设在了法国银行,谷雨离开永城救援洪堡的时候带走了六个中队的日本兵和四个大队的伪军,守备永城的日军还剩下两个步兵中队,一个炮兵中队和一个运输中队,伪军还剩下两个大队,而法国银行就进驻了日军一个步兵中队和一个运输中队,炮兵中队和另一个步兵中队驻扎在城南,伪军驻扎在城北,日伪军占据了许多民房,房子的主人稍有反抗即被打死打伤,这一带的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每晚悄悄祈祷抗日的队伍赶紧打回来解放这座受苦受难得城市。

日本人在法国银行的门前构筑了两个地堡,驱使老百姓给他们搭建了一个岗亭,站了四个日本兵和两个军官在那里站岗,守卫着他们镇压中国人民的大本营,腾超看到法国银行门口有日本哨兵后,知道凭借自己的日语水平很难再混进法国银行,还得另外想辙,他眼珠子一转,问胖子伪军军官:“你的,带领我们到法国银行的后门,我们后门的卸货。”胖子军官又给驾驶员指示方向绕到了后门,腾超看到这边戒备比较松散,,而且旁边还有一个大院子,里面停了几辆军车,担任守备的是伪军,于是他命令驾驶员把车停靠在路边,伪军军官的酒早就醒了,看着腾超给驾驶员下命令的时候说的居然是中国话,心里立刻就咯噔了一下子,心想坏了,这些人不是日本人,而是游击队吧,他眼珠子四处乱转,打算找机会逃走,腾超和部队已经到了法国银行也就不怕伪军军官看出破绽了,他对伪军军官说道:“你不用再胡猜了,我们就是国军部队,现在是你立功赎罪的好机会,你要帮助我们进入法国银行,要不然我立刻处决你,到时候,你就是作为一个汉奸死的毫无任何价值,你自己考虑一下,为了你自己可以活命,我希望你接受我的条件,把我们带进法国银行,我就放你走。”伪军军官看到了腾超手里的无声手枪,心里一哆嗦,说道:“好吧,我答应你的条件,把你们带进法国银行,不过长官一定要说话算话,千万不要杀我。”腾超挥舞手枪说道:“要杀你,我早就动手了,还会留着你,这些守卫都认识你吗?”伪军军官连连点头:“认识,认识,长官,这些士兵都是我的部下,我这就可以让你们进入那个停车的院子,从那里你们可以进入法国银行。”腾超点了点头说道:“好,开车,我们进入那座院子再说。”

按下他们如何混入法国银行不说,我们把目光在转回到罗王镇这边,先期出发的朴正日带领的一小队士兵已经顺利的摸入了罗王镇,朴正日遇到了好几批巡逻的日本士兵,但凭借他地道的日本话成功的麻痹了这些鬼子士兵,通过了他们的防区,进入了罗王镇内部,朴正日等人进入罗王镇之后,立刻按照事先制订好的计划,兵分两路,一路偷袭日军指挥机关,一路偷袭日军哨兵和外围火力点,为突击部队打开道路。

当朴正日等人翻墙越屋靠近日军一个中队指挥部的时候,看到日军占据的房间屋顶树立了不少的天线,他知道这里就算不是日军的指挥中枢,也是一个重要的电讯部门,打掉这里,日本人就会失去耳朵,无法和其他部队联系,房间内灯火通明,几个荷枪实弹的哨兵端着明晃晃的刺刀来回巡逻,朴正日从靴子里掏出了磨得雪亮的匕首,回头看了看其他几个士兵,做了一个手势,命令他们散开消灭这几个日军哨兵。

一个日军哨兵从一个撒出灯光的窗口前经过,他好奇的向里面望了一眼,看到几个比较漂亮的日本女兵正在紧张的忙碌着,他出神的望着其中一名年轻女兵,那个女兵一抬头也看到了这个年轻的哨兵,对他笑了笑,这个日本男兵害羞了起来,急忙躲开了这笑容,当他转到一个偏僻的地方,自己也偷偷的笑了,模仿着女兵的笑容,而后这笑容就凝固在了他的脸上,从他身后探出了的一条手臂用一把锋利的匕首割断了他的喉咙,这个日本哨兵倒在了地上,丢弃了步枪,双手捂住了喉咙,痛苦的挣扎着,朴正日很清楚自己这一刀下去,割的有多深,他没有再看这个日本哨兵,从他身上拣起了两个手雷,握在了手里,悄悄地靠近了这个哨兵曾经偷窥的那个窗口,他四处观察,当他看到他的部下都出现了房间的其他窗口下时,他满意的举起了手雷示意士兵跟着做,而后他伸出了三个手指,又一个个缩了回来,等他缩完最后一个手指,他拉开了手里手雷的拉环,闪电般的从头上的窗户丢进了房内,其他几个士兵也都把自己手里的手雷丢进了附近的窗口,而后他们迅速离开房间,趴到了地上,等待着手雷的爆炸,这几个日本女报务员并没有看清楚从窗口丢进来什么东西的时候,这些手雷几乎在一瞬间同时爆炸了,猛烈的手雷爆炸掀飞了屋顶,灯光全部熄灭,爆炸还把把日本女兵的尸体抛出了房外,那些天线也被炸得东倒西歪,失去了作用。

朴正日等人炸毁了电报室后立刻与从其他房间冲出来的日军士兵发生了激战,同时,从不远的地方也传来了激烈的枪声,看来是发动突袭的部队与鬼子接上火了,朴正日等人使用的都是手枪,射击速度远远超过了日军士兵的步枪,很快压制了日军士兵的火力,他们互相掩护,打死了六七名从警卫室冲出来的日军士兵,贴近了日军中队部房间,朴正日正要一脚踢开中队室的房门,房门突然被打开了,一个日军军官挥舞着武士刀冲了出来,差点冲到朴正日的身上,朴正日把手枪里的四颗子弹全都射在了他的身上,而后趁尸体还没有倒地,从他手里夺过了武士刀,吼叫着冲进了中队室,门外的中国士兵只听到里面传来了一阵刀刃切入肉体的声音,还有人类大声惨叫的声音,随后就变成了临死前的呻吟声,没等其他中国士兵冲入日军中队部,朴正日挥舞着日军武士刀旋风般的从房间内冲了出来,怒吼着穿过了日军火力网,冲入了日军警卫部队中间,砍瓜切菜般的砍杀起日军士兵来,一个中国士兵好奇的走进了日军中队部,随即捂着嘴走了出来,没走几步就扶住墙体大口呕吐起来,里面的日本人死状太惨了,几乎全都被分尸,切得左一块,右一块,到处都是,也难怪,朴正日实在是太恨日本人了。

从警卫室冲出来的日本鬼子也被朴正日砍杀的差不多了,随着朴正日的一声怒吼,一颗鬼子人头飞起两米多高,在空中翻滚着落到了地上,没等鬼子人头落地,朴正日把武士刀猛力向下一挥,砍入了最后一个鬼子兵的胸腔,几乎把鬼子兵从胸部一切两段,他丢下了武士刀,从腰里拔出了自己的手枪,看了看周围房屋不断向上翻滚的烟柱和火焰,带领士兵撤出了战斗,向着其他响枪的地方奔去。

扑入罗王镇的突击部队由于得到了潜入镇内人员的帮助,没有受到任何损失就越过了日军的第一道防线,但第二道防线上没有清理干净的日军士兵发现了扑过来的不明身份的部队身影,他们立刻扣动扳机,打响了机枪,机枪一响,冲在最前面的士兵和战俘纷纷中弹倒地,但后面的一个士兵奋不顾身,毫无畏惧的迎着日军机枪而上,并且在日军士兵打中他之前成功的把一颗手榴弹投到了日军士兵脚下,日军机枪手顾不得打枪,弯腰去拣,黑灯瞎火的上那去拣,还没等他摸到手榴弹,手榴弹就爆炸了,剧烈的爆炸把机枪手和机枪一起炸得粉身碎骨。

日本人本来就有所防范,现在镇内镇外都爆发了激烈的战斗,他们立刻反应了过来,战俘们已经打过来了,而且还成功地攻入了镇子,按照事先计划好的,日军各部边打边撤,逐渐向镇北火车站靠拢,在战斗中,不少房屋由于双方射击和投弹起火燃烧,幸好镇内居民早就逃得差不多了,避免了在战斗中遭到不必要的误伤,而且双方士兵就在浓烟和烈焰中奋力厮杀,争夺着每一间房屋,每一寸土地。

日军在火车站附近构筑的坚固工事发挥了很大的作用,一部分追着撤退日军冲过来的中国战俘和士兵刚进入日军工事的火力射程,就遭到了日军密集火力网的射击,许多战士在一瞬间就丧失了生命,被密集的子弹打成了筛网,看到日军火力十分的猛烈,军官们立刻阻止了士兵继续向前冲锋,指挥他们寻找隐蔽物,隐蔽起来,避免白白牺牲这些士兵的生命。

梁朝发很兴奋,他虽然腿脚不方便,但在战斗打响那一刻,他还是冲在了最前面,不过后来就渐渐落在了后面,但是进入罗王镇后,梁朝发也打死了两个落单的日本士兵,能够再次手刃日本士兵,这令梁朝发十分的激动,他终于亲手为战俘营死难得弟兄们报仇了。

没有用四十分钟,大约二十多分钟,敢死队就已经占领了镇内约半数的地区,把大部分鬼子压缩进了以火车站为中心的圆弧地带,实际上也并不是敢死队多么能打,而是日本人有计划的放弃了镇内的大部分地区,集中兵力守卫火车站,等待着从敢死队背后杀来的谷雨联队,以及通过火车前来支援的援兵,等待着里应外合,把中国战俘一网打尽。

尽管没有重型攻坚武器,紧紧凭借一些轻机枪的火力支援,敢死队还是发起了多次针对火车站的进攻,,如同浪潮一般,敢死队一次次的涌上来,又一次次的退下去,他们在日本人的火力网内留下了一片片的尸体,但始终没有攻破日军布设在火车站外围的防线,与此同时,罗王镇战斗打响后,后卫部队与谷雨联队的战斗也打响了,他们之间的战斗更加的激烈,更加的残酷,因为双方已经交手多次,彼此都有不少人死在了对方手下,打起仗来都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