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山独臂“背夫”

在西岳华山,数十里险关峻道,有一位特殊的“挑山人”,被称为独臂“背夫”。


独臂“背夫”,名叫何天武,来自陕南镇巴山区。在连续遭遇家破妻亡、矿难断臂、打工无门后,为了偿还外债,为了养活家中老小,他来到华山。七年来,他2500余次登临华山之巅,每天背负数十斤重的背篓,以背一斤四五毛钱的价格,支撑着他残缺的家以及他的奥运梦想。


人生几多磨难,他来到华山


“其他什么路都没有了,我只有来到华山。”回顾当年,44岁的老何说。


对老何来讲,虽然只有7年的华山“背夫”生涯,但磨难在20年前已经开始。


20年前,妻子身患重病去世,给他留下12000元外债和两个年幼的孩子。


1992年,为挣钱,焦虑万分的他来到河南平顶山挖煤,然而就在做矿工4个月后,一场矿难降临:事故中断裂的钢丝绳,斩断了他的左胳膊。老何拿着用命换来的4200元赔偿款,走投无路无奈返家,谁料想,2000元还被小偷偷走。


断臂后的老何,回家想种地挣钱。他用背篓背土,一背多半年,在荒山上平出几亩土地,可眼看要收获时,却遭遇一场洪水,汗水和希望付诸东流。


1999年,揣200元钱,他再次上路打工。然而,一次次被当成“废物”拒之门外,在遭遇无数次的白眼和呵斥之后,独臂的老何,来到了华山。


喝凉水吃干馍,艰辛“背夫”路


时至今日,“背夫”老何,每天背负重达数十斤、上百斤的货物,往返华山数十里险关峻道,已经7年。7年里,他背过饮料、蔬菜,也背过面粉、煤气罐,往返华山2500余个来回。


老何的行头很简单:一个背篓、一个拐杖、一条毛巾、一桶水,加上简单的干粮。老何说,去年刚做过手术,原来能背九十、一百斤,现在减轻到六七十斤。


9月7日清晨6时,吃过两根油条,喝下一碗豆浆,老何开始“接货”。当天,老何要背60斤的蔬菜和面粉,沿华山西线前往海拔2042米的华山中峰,全程约8公里。


这条路就是所谓的“自古华山一条路”,沿途要经过“华山天险第一关”——五里关、“华山第一险道”——千尺幢,还有两侧千丈绝壁的苍龙岭……走过这一程,老何要花六七个小时,可以挣到30元钱。


在千尺幢险道,一共276个台阶,上下只容一人通过,断臂的老何,不能像其他挑夫一样,累了换换肩膀,脚步不稳扶着铁链。


偶尔有下山的游客经过身边,他都会伸手去扶一把,嘱咐一声:“小心,慢点……”


下午2时,老何的任务完成。走完这一程,老何吃过两个饼子,喝了一点凉水,中途歇息了60余次。“这钱挣得累一点,但很踏实,也不会拖欠……”老何说,儿子跟着走过一次,走完就哭了,自此后从来不再乱花一分钱。


“背夫”的梦想:走进残奥会赛场


“我不后悔过去,也不畏惧将来。”老何说,家里难以为继时,有乡亲曾建议他去城里乞讨赚钱还债,他拒绝了。他说,“宁死都不会乞讨,人格一丢这辈子就完了。”


习惯弯腰驼背负重前行的老何,已经把华山当家。因为,在他危难的时候,华山接纳了他,给了他生存的希望和生活的转折。


每次往返华山,吸烟的老何牢记“山规”,烟瘾犯了也不抽一支烟,还不忘随手捡拾游客扔下的烟头、塑料袋。


小学尚未毕业的老何,因为欣赏华山石刻,培养起了每天练字、识字的好习惯。每天清晨,他都要摆弄钢笔,抄录几句格言。


如今的老何,用自己背货挣的钱,买了一款摄像手机。休息的时候,他会用手机拍下华山风景。同时,老何笑着说,他一直在学汉语拼音,因为不会拼音,他不会发手机短信。


虽然住在十余平方米的小屋,老何已经很满意,他说这比原来睡马路和绿化带强多了。


在与老何相处的两天里,他不住地说着他心里的一个“秘密”。他说,他有个梦想,已经梦想三年多了:2008年的时候,去参加一下残疾人奥运会,因为凭他的体力、耐力,说不定他的舞台不仅仅是在华山上,也可能在世人面前潇洒一回。


对于挑山,老何坚定地说:“只要身体允许,我愿意一直在华山上背到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