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没有做错事,为什么会这样?”躺在病床上,连说了三遍“我不甘心”,26岁的护士小雪(化名)泣不成声。


昨天下午,记者在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见到了小雪。半个多月前,因为持续一个月都好不了的腹泻,让这个普通的年轻护士得知自己感染了艾滋病。


曾无数次接触病人体液


1999年护校毕业后,小雪在家乡一家二甲医院当上了合同护士。


“如果让我说是在哪一次操作中感染的,我哪里说得清,我们做护士的接触病人体液的机会太多了!”一天的工作中,外科护士小雪要给病人换衣服、洗伤口换药、处理呕吐物、插胃管、打针……那时候,由于对职业暴露(指在工作过程中受到感染)的宣传和认识都不足,从来没有人要求姑娘们在接触病人血液时要戴手套或做好其他防护措施。


按规定,给病人打完吊针收回一次性注射器后必须由护士剪掉针头,一天一两百个病人,来不及的时候,一次性针头只好先放入脏物箱,等下班了或是稍稍空闲一些了,再拿出来逐个剪掉针头,放入锐器容器。从脏物箱拿出团成一团的一次性注射器时,特别容易扎伤手。还有抽血时,有的病人抽不出来,针头就会回血,一拔针手就沾上病人的血液了。这些太难避免了。


“从来没有想过艾滋病,觉得这个离我太遥远了!”小雪看着记者苦涩地笑。


离奇腹泻后证实患艾滋


今年9月的一天,小雪开始拉肚子。这场长达一个月的腹泻让她一下瘦得脱了形。


10月27日下午5时许,刚下班的小雪又拉肚子了。她已经连续一个星期,一天连一碗白粥都吃不下了。这场腹泻后,小雪一下子撑不住了,当时被收入医院住院补液。“我还记得那天是周六,医生问我要不要抽不抽血检查,我说抽吧。”


抽血后,小雪很快被送入当地最大的三甲医院进行隔离。医院的同事告诉她,她得了痢疾,有传染性。


她在那间医院住了十天院。第六天的时候,她的腹泻已经控制住了,医生在隔离病房和她进行了一次对话。“主任说,有一些隐私方面的事情要告诉你……你的血样检查结果,HIV呈阳性反应。”学医的小雪当然听懂了这句话的意思,但是又好像什么也没明白:“脑袋就是一片空白,什么反应都没有了。”


得知病情先让家人检查


得知病情后,小雪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让男友和妈妈赶快去检查。“他们都没事,我才放心了。”小雪笑了一下,用纸巾沾掉眼角的泪。


今年,小雪还拿出这些年全部积蓄3万多元,和男友共同买了一个小房子。按照小雪的计划,有了房子,明年就可以结婚了。


现在,一切似乎已经变得遥不可及。男友并没有嫌弃她,但也不可能再和她在一起了。躺在病床上骨瘦如柴的她努力地想笑笑,但眼泪却开始哗哗往下流,她很努力地不把哽咽带进话音里:“他说,他相信我,相信我不是那种在外面乱搞的,肯定是在工作里染上这个病的,一有空他就来医院看我。可是我也知道,他总不会陪我一辈子的了,他说:我能陪你多久,就陪你多久吧。”小雪的语气里,对这个男人没有一丝怨意。


护士染艾滋或不算工伤


由于无法说清是在哪一场操作中感染艾滋病病毒的,小雪可能不算工伤。


“我们当地也有过医生在手术台上为艾滋病病人做手术,结果感染了艾滋病的,这种就算工伤。”


同事们在自发地为小雪捐款。小雪说,以前医院和科室里捐款,大家都捐个几十块,这次同事们都是一百两百地捐,她心里有数,特别感激。


“我只是不甘心!不甘心!如果是做错事得这个病,那是报应,但我没有……”当被记者问及会不会后悔做护士,她长叹一口气:“没有后悔不后悔。我学的是这行,当然要做这行。”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