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报一响忍不住发抖 大轰炸幸存者血色记忆

wangqi19871016 收藏 1 4
导读:2005年5月23日上午,渝中区得意世界6楼,在重庆大轰炸受害者民间索赔原告团办公室里,大轰炸幸存者吴理华接受记者采访,讲述60多年前她所亲历的血火记忆。尽管已经88岁了,老人家依然精神饱满,胸前挂着的那串黄桷兰,散发出淡淡的幽香。   丈夫在轰炸中丧生   刚见到吴理华时,她正望着一张发黄的老照片抹眼泪。照片上是个文质彬彬的年轻男子,西装革履,手里拿着一把小提琴。吴老说,此人是她在大轰炸中丧生的丈夫罗志强,生前是中央军校特训班的音乐老师。   1940年,汉口沦陷后,吴理华随丈夫逃

2005年5月23日上午,渝中区得意世界6楼,在重庆大轰炸受害者民间索赔原告团办公室里,大轰炸幸存者吴理华接受记者采访,讲述60多年前她所亲历的血火记忆。尽管已经88岁了,老人家依然精神饱满,胸前挂着的那串黄桷兰,散发出淡淡的幽香。


丈夫在轰炸中丧生


刚见到吴理华时,她正望着一张发黄的老照片抹眼泪。照片上是个文质彬彬的年轻男子,西装革履,手里拿着一把小提琴。吴老说,此人是她在大轰炸中丧生的丈夫罗志强,生前是中央军校特训班的音乐老师。


1940年,汉口沦陷后,吴理华随丈夫逃难到重庆合川。但抵渝不到半年,噩运就降临了。


1940年7月20日,吴理华带着两个孩子去合川乡下买东西,“当时,我走在半路上,听到头顶巨大的轰鸣声,抬头一看,一枚枚炸弹扔了下来。”她赶忙将两个孩子压在身下趴在地上,而她前面一个中年妇女被飞溅的弹片划破肚子,“顿时,肠子都流出来了。”


轰炸持续2小时才结束。心急如焚的吴理华赶到合川城,终于在一所卫生院里找到丈夫———丈夫罗志强的左腿和右手被炮弹炸断了。由于当时医疗条件落后,罗志强感染了破伤风,在被炸伤后的第二天便去世了。吴理华边讲边不住地擦拭眼角的泪水,语音哽咽,“可惜啊,志强走的时候才30岁!”


亲身经历恐怖一幕


丈夫去世后,整个家庭的支柱轰然倒塌。1942年,为生活所迫,吴理华将大儿子送进孤儿院,只身带着两个年幼的女儿来到重庆城艰难为生。而那一年,重庆城遭受到有史以来规模最大、伤亡最惨烈、损失最惨重的轰炸。


“那天早上,我去上班,刚走上街,警报就开始响起来。惊慌失措的人们纷纷涌向防空洞,等我跑到防空洞时,里面已经挤满了人,我只能站在防空洞门外,吓得浑身发抖。突然,耳边响起一声巨大的爆炸声,眼前一片火光,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吴理华说,不知过了多久,她才迷迷糊糊地醒过来,双腿瘫软无力,摇摇晃晃走在大街上。“突然,我听见旁边有人喊住我,问我干嘛手里提着人头。我低头一看,果然自己手里提着一颗血淋淋的人头,当即吓得我又昏过去了。”


听到警报仍会发抖


吴理华回忆说,连续两天的大轰炸,使整个重庆城成了一个偌大的坟场,房上、树上、岩坎上到处都能见到挂着的、躺着的尸体、残肢,长江里随时都能看到漂浮的死人。


吴理华说,经过那次惊吓之后,她心里留下了无法驱散的阴影。时至今日,当消防车拉着警报从身旁驶过时,吴理华会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抗战胜利后,吴理华带着三个孩子先后到过南京、汉口等地。解放后,她回到重庆进入部队文工团。她的大儿子罗汉今年已72岁,从市京剧院退休后,一直在收集有关重庆大轰炸的资料。2003年,重庆大轰炸民间索赔团成立后,罗担任副秘书长,与更多的大轰炸受害者及家属一道坚持民间对日索赔。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