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两辈子 第二部 呼啸的炮弹 第二十四章 张家大少爷 第二十四章 张家大少爷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17/


为了不让4兵团借机行事,任江率队匆匆离开了罗田。临走时却也征召了几十名新兵,都被打三补充进了三连和工兵连。此去河南,任江并未打算去见李宗仁,接下来的事怕不好交代。搞不好又落得张学良一样的下场。日军在长江南岸对九江地区实施进攻的同时,在江北地区以第6师团为主力于

7月24日,由潜山向太湖方向展开进攻。激战三日之后,日军占领太湖。与此同时,日本海军陆战队在小池口附近登陆,与日本陆军协同作战。中日两军随后在太湖以西、大别山以东地区展开激烈的争夺战,此地几成焦土。

国民党第31军、第68军等部队在逐次抵抗之后渐居下风,分别于8月2日弃守宿松城、8月 4日弃守黄梅。这是湖北自抗战爆发以来沦落日寇之手的第一个县城。

日军进攻主力也因伤亡甚大,在占领黄梅后也暂时停止了进攻,转入临时休整补充。

时值八月中旬,本以为越向北,就能凉快些许。可即使这个时候在东北,中午的酷暑也是难当的。新华中特别大队经应山,北渡武胜关,转信阳,后至桐柏。任江想趁北线防守战没正式打响,到战线后先让部队抓紧休整,顺便让新兵与部队磨合。

信阳是一座历史古城。早在8000多年前,境内淮河两岸就出现了相当规模的原始农业,从东到西分布有裴李岗文化、龙山文化和屈家岭文化遗址多处。商周之际,这里建立了申、息、弦、黄、蒋、蓼等诸候国。春秋战国时期,楚灭申、息等诸候国,建申、息、期思等县。北宋改义阳为信阳,一直延用至今。信阳左扼两淮,右控江汉,屏蔽中原,自古以来就是江淮河汉的战略要地,境内的“义阳三关”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信阳又是著名的革命根据地,曾是鄂豫皖苏区首府所在地,是红军的摇篮。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老一辈共产党革命家在这里创建了大别山革命根据地,培育出红一军、红四军、红二十五军、红二十八军等多支红军主力部队。

按照以上的情报,信阳和桐柏地区的群众基础是好的不得了。不过对于目前处于三方临界处的华中大队是不是有利就很难说了。第九战区的人想找他的麻烦。第五战区又找不到他。军委会那头估计谍报人员在自己身边就不少。更不用说鬼子的特工就在自己眼皮底下趴着。

头疼的是新兵以前都没摸过枪,需要从头开始。不过体质方面却特别出色,几公里的负重跃野跑就不成问题。任江没敢把部队放在信阳是因为那里是第五战区长官部行营,随便找几个人就能认出自己。而且那地方挤得满满当当,那还有让自己部下容身之处。

桐柏也不错,大户人家很多。家口都很殷实。驻扎的部队也不多,就是成分混乱了些。既有国民党中央军一部,又有各地方保安团、地方武装。还存在着共产党八路军正规团级编制的单位。甚至还盘踞着不少土匪。实在是鱼龙混杂,让人头疼不已。而之所以各种武装能在此存活,一来是该地富庶,二来是各派别均有自己生长的水土和生存方式。

中央军有军委会拨下来的大批军饷和物资,不愁呆不下去;保安团和地方武装实际是大户人家出资供养的“保镖”,也不担心吃喝;八路军在群众中基础好,不仅得到老百姓的物资支持,还有大批年轻人参军;山大王也偶尔下山抢个粮食,绑个票,勒索些金银财宝,扩充自己的势力。

刚到桐柏,任江本来还担心人生地不熟的,部队没地方休息。结果刚到桐柏的第一天,就有人上门帮他解决了这个烦恼。

“报告!桐柏镇里来人求见。”一名担任警戒任务的狙击排战士,带着一个人来求见任江。正巧,任江把部队摆在镇外面,和江涛正商量部队安置地点的着落。

“哦?快请!”江涛反映比任江更快。

那人其实就在后面。于是上前几步,摘下礼帽,鞠躬道:“鄙人张世杰。是桐柏地区淮源盛商号的掌柜。在信阳也有分号。我们张家在桐柏也算是名门大户……”

任江忽然打断他的话。“慢着,说了半天,你一个商人来见我们有什么目的。”

“呵呵,这正是在下想说明的。”

“请坐。”江涛比任江这个新世界来的人,更谙这个时代的接客处事之道。

“多谢。那我就开门见山吧。我久仰任队长盛名,凡与日寇所战,皆无不胜只役。诚想见君一面。如今得见,果然不同凡响。”

“且慢~你我素未谋面,且盛名之下,其实难副。你不是在损我吗?”

“任队长见笑了。岂敢?昨日听说贵部开赴本地,无处安身。本人呢。也常以爱国人士自居。所以今日前来,希望任长官不吝请让在下为贵部安排营地。”

“到是第一次见到你这么好心的人。”任江朝江涛对了个眼神,继续道:“你是一个商人,我是个军人。没什么好处,你为什么这么热心帮我们啊?”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何况我们张家也算是有些家产。早年我在县城读过学堂,明白救国的道理。所以想尽份责任。我还特地为华中大队购买了2挺机枪,50杆德国原厂的毛瑟步枪当作与任队长的见面礼。”他微笑道。

任江心道:好家伙。见面礼就这么多。不过咱部队可不是一般的游击队。对这些数量的武器还看不上眼。看样子他倒是很有门路,不如靠他调配下装备。于是道:“无功不受禄。张兄好意我们心领了。不过你也是商人,怎么能做亏本买卖。实不相瞒,别说2挺机枪,就是20挺也不在话下。我想和你做笔买卖,不知道你敢是不敢。”说完就掂了掂脚尖。

“哦?甚么买卖,我张某人对这样的生意最是感兴趣。”

“我部日前打了一仗,加只原先多余的武器。大概有600多杆三八步枪和南部手枪。6.5毫米子弹也甚多。我是想用这些武器和你换些炸药、手榴弹和捷克ZB26机枪弹。这样我好调配给部下。”任江的想法就是现在某些国家的“石油换食品计划”。

“哈?任队长可是大手笔啊。这买卖我接了。不过你需要的东西就算能调来,也需要一段时日。还请您接受在下好意,住到鄙人安排的地方去。”

“好说。只要这事办成。再加些武器都无妨。”任江遇到爽快人,自己也爽快了。

结果整段谈话都是任江与张世杰之间进行,江涛愣没插进只言片语,弄得他很郁闷。

张世杰这个买卖人干净利落,马上起身告辞,着手办事去了。

任江盯着他的背影许久,才一拍脑门道:“原来他就是张世杰!”

一边的江涛不解的问:“什么就是张世杰?”

任江不置可否。他的脑海里已经过了一遍关于张世杰在彼岸世界的资料。“你可别小瞧他。他可是个身藏不露的大人物。没想到能在这见面。”

这次轮到江涛沉默了。他不明白任江在说什么。

任江照着张世杰派的人指领的地方将部队都安顿了。地方是够大,以前就是张家自己护院武装休息训练的地方。张世杰其实还保有着一支上百人的武装自行车队。明里是给自己家的商号押运货品,实际上是一支有战斗力的游击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