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缘狙击 第一卷,新的任务 第六章,尔虞我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64/




一宿的时间,杨林都躺在床上思考着刘博所拟的订计划中的每个细节,恍惚中,整个人却因此睡了过去。


梦中,四周的景色为之一变,杨林突然发现自己仿佛回到了军营中一般,四周除了震天的口号声,便是操场上干燥的甚至有点呛人的空气。


蔚蓝的天空下,杨林带着自己的一个排飞快的穿过操场上的障碍,而前面的密林就是他们此次的目标——


“砰~~!”就在杨林第一个冲到树林前的刹那,忽然一声突如其来的枪声猛的从林中传来,伴随着枪声,树林中缓慢的走出了一个人,杨林吃惊的看去,发现对方竟然是李东轩。


“嘿嘿,你这个卧底。”对方一边对杨林冷笑着,一边再次举起手中的手枪——


“嘭,嘭,嘭。”连番的枪声过后,杨林猛的从床上惊醒过来。


“嘭嘭,杨老板,开门啊,是我,我是瞎子。”嘭嘭声并没有就此消失,不但如此,瞎子那让人厌烦的沙哑声也一同传进屋里。


用力的抹了一下被吓出了冷汗的面颊,杨林懒洋洋的转头向墙上看去,此刻时钟显示已经是早上八点钟了,胡乱的拿起桌上刘搏为自己准备好的电话,杨林大略的整理了一下,然后出口成脏道:“操,你个损人,老子睡的正香呢, 你怎么不事先来个电话?”



仍然是相同的那辆汽车,所不同的是,杨林此刻却仿佛车子的主人一般,舒服的坐在后座上,一边大嚼着瞎子替他买来的早餐,一边偷眼观察着四周的情况。


车子这次显然并没有如前两次那样驶向边洲郊区,相反的却向边洲繁华的市中心开去,杨林见此情景,心脏立刻不争气的跳了起来,口中美味的洋芋粑粑此刻却如同干巴巴的纸片一般。


“莫非对方要去中国银行的总行验证?”杨林一边猜测着,一边思索着对策,看来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就只好破罐子破摔,如果对方真的要去银行的总行,那么自己干脆就在进门的时候把他们放倒,然后豁出去自己这一百多斤儿,给他来个贼咬一口入骨三分。


车子在杨林忐忑不安的猜测中,缓缓的驶向中国银行的门口,车内的空气随着不断逼近的银行大门而逐渐的凝结,当最终车子缓的驶过银行门口后,杨林才在其他人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将一直憋着的一口气缓慢的长吁出来。


终于开出了让人紧张的闹市区,车子在开进一条偏僻的小路上以后,陡然间加速,在连续转过数道街角后,终于在边洲最大的宾馆后门停了下来。


“杨老板,我们李董事长在上面等您呢。”潘兴等人此刻早已守侯在宾馆门口,当看到杨林下车后,立刻一脸恭敬的迎了上来,然后亦步亦趋的半押送半迎接的将杨林带到了宾馆最高层的总统套房内。


李东轩早已经等在房间里,当看到杨林进来后,他仍然以此前招牌式的微笑对杨林表示了礼节性的欢迎,而在他身后,一名手拿电脑的男子则在杨林进来后,迅速的打开了手中的电脑。


“这里风景不错啊,哈哈,妈的,我要是能有这么一座大厦该多好,到那时候,老子什么也不干了,整天的在这里看风景。”杨林丝毫没有理会已经准备就绪的电脑男,一进门,立刻冲向大厅中那扇巨大的落地窗。


“杨老板喜欢也可以盖一间嘛。”听到杨林的话,李东轩立刻在旁边接口道,同时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希望杨林回到座位。


“扯淡, 要真是我的钱,我肯定盖这么一间,可惜,那些货款根本就是兄弟们杂七杂八的凑的,唉,我在里面多少算个大头。”杨林故意忽视了对方的邀请,转而哭起穷来。


“哈哈哈哈,人嘛,首先要有理想,其次才是有钱,在我看来,杨老板魄力,胆量一样不缺,发财指日可待。”李东轩可没空陪杨林在这里唠家常,他此刻急切的想要从杨林身上证实自己的猜想,如果真的如杨林所说,钱已付了, 而且四爷的手下已经逃跑的话,那么唯一能证明的就是缅甸那边一定出了问题,所以在他一边敷衍杨林的同时,一边拉起对方的胳膊,生拉硬拽的将之拉到沙发前。


“诶,李老板这句话我最爱听了,我没别的嗜好,唯一的嗜好就是喜欢钱,妈的,你说这钱是谁发明的呢?真他妈的有够聪明的。”杨林当然明白对方的意思,索性继续装糊涂,在李东轩将他拉到座位前的时候,他却并没有就此坐下,而是转了个弯子绕过沙发径直向酒柜走去。


“诶呀,这瞎子啊, 好容易花他点钱,差点没把我整死,你早上起来,弄点稀溜溜的什么不好,非要请我吃洋芋粑粑,那玩意吃着是不错,可惜到肚子里是又干又渴啊, 对了,李老板,你这有水没有,快给我弄一口。”杨林来到酒柜前,立刻一边念叨着,一边胡乱翻动起来。


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一般,李东轩忽然停止了脚步,冷冷的坐在沙发上看着杨林在那里折腾,而在他的嘴角,则泛起丝丝让人困惑的微笑。


“杨老板真的那么想喝水吗?”看着虽然口中叫着喝水,但是手中却拿着一瓶红酒心不在焉瞅着的杨林,李东轩忽然询问道。


“当然不是,水那玩意不花钱,我可不缺,我倒想的是,李老板到底找我到这里来有什么真正的意图?”听到李东轩的话,杨林心中猛的一跳,然后悠然的放下手中的酒瓶,转头反问道。


“当然是希望能挽回李老板的损失了?”听到杨林的反问,李东轩忽的一愣,然后直觉的回答道。


“恐怕不是这么回事吧?你们嘴大我嘴下,就算把我的钱吃了,难道我还能找你们什么麻烦不成?与其说是赔我?倒不如说是你李老板想知道点什么罢了?”听到李东轩的回答,杨林立刻故做高深的走回到沙发前,微笑着说道。


“哈哈, 杨老板真是聪明,是啊, 确实想知道点什么,尤其想知道到底四爷的手下是不是真的吞了他的钱,你知道,四爷进去了,估计也就出来无望,他家孤儿寡母的吃穿度用,怎么也需要有点保障吧?做朋友的知道这事自然要义不容辞,况且,杨老板的损失也需要找回


来不是?”看着杨林做作的高深表情,李东轩立刻毫不迟疑的回答道。


“行了,李老板,你是做大买卖的人,你的学问随便拿出一样我拍马都赶不上, 至于四爷那死鬼现在跟我也没办点关系,我现在只想知道,你要怎么赔偿我?你也别和我绕弯子掉书袋,您就直截了当的告诉我吧。”听完李东轩的话,杨林干脆挑明道。


“我是做正经生意的,四爷只是我一个比较谈的来的朋友罢了,要说我赔偿你的话,虽然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无奈的是你我的门道不同,不过如果真的证明了杨老板的损失,那么我倒是可以担保,杨老板的货损失了多少,就帮你找回来多少。”听到杨林的话,李东轩立刻严肃的说道。


“行,您李老板是说一不二的人物,吐口吐沫就是根钉,我就信您一次,这里是我的银行卡,密码在这里,您查查吧,要是我有一句瞎话,不用你们动手,我立刻从楼上跳下去。”看来时间已经不能再拖延了,杨林心中一边寻思着,一边故做豪爽的从口袋里拿出银行卡扔到桌子上,电脑男第一时间接过卡将卡号输入到屏幕上早已经停留了良久的网页内。


进度条开始逐渐向前行走着,此刻房间里的人虽然很多,却出去的没有任何人发出丝毫的响动,杨林和李东轩都在为各自的事情担心着。


“如果杨林的话是真的,那么四爷栽了的事情根本不是偶然,一切显然都是有人故意捣鬼,那么缅甸这条线已经不再安全。”看着绿色的进度条缓慢的向前走着,李东轩心里暗自担心道。


“妈的,刘博,你要是赶关键时刻掉链子,老子做鬼也不放过你。”此刻杨林的想法却要简单的多,看着进度条不断向前行走,他在心里一边咒骂一边祈祷着。


“……该页无法显示,错误代码408,请求超时,尝试重新连接……。”在双方截然相反的期待中,电脑上的页面却跟众人开了个大玩笑,在进度条最终走满后,屏幕上却出现了一片空白。


“怎么回事?”见此情景,李东轩立刻严厉的向电脑男质问道。


“这,这可能是网络有点障碍,我,我马上修理一下。”电脑男头上唰的一下出现了一片密密麻麻的汗珠,在听到李东轩的质问后,立刻慌张的捧起电脑左右端详起来。


“哎~~~!这个兄弟,你起来吧, 这东西我会收拾。”见到对方手忙脚乱的样子,杨林立刻大马金刀的走过去。


“怎么,杨老板还懂电脑?”听到杨林的话,李东轩立刻好奇的问道。


“电脑我是不懂,但是小时候总捅咕收音机,我知道这些带电的玩意都有一个特点……,杨林电学第一定律,东西不好使,就使劲拍他。”在众人愕然的目光中,杨林猛的向电脑外壳拍去,连番的震动顿时让他身边的电脑男唏嘘不止。


但是让人更加惊讶的是,在杨林几下拍打过后,电脑男竟然真的能重新登陆网站,顿时,所有人注视向杨林的目光中,都带了点敬佩。


简短的登陆,简短的输入,在经过一秒钟的等待后,屏幕上立刻罗列出杨林银行卡中的交易记录,而在记录的末尾,赫然显示着一笔1200万的款项化转记录。


当看到这如同黑纸白字般的记录,除了杨林以外的其他所有人的脸色都瞬间为之改变。


“杨老板,谢谢你了,你的损失我会想办法帮你弥补的。”此刻李东轩早已有了把杨林这个带给自己坏消息的家伙从楼上扔下去的欲望,可是他转瞬一想,若不是这个看起来有点卤莽和野蛮的家伙,说不定他的损失可能会更大的时候,李东轩终于挤出一丝笑容对杨林说道。


“成,我信的过你李老板,不过我要提醒您啊,那两个和我一块逃走的马仔,面生的紧,我和四爷打交道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可是这两个人我却从来没见过,不但如此,他们的身手很好,若不是他们,警察早把我抓住了。”看到对方终于接受了欠钱的事实,杨林心中一喜,立刻信口胡诌道。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听到杨林的话,原本陷入沉思的李东轩立刻惊叫着反问道。


“我说,拿我钱走的那两个人,似乎都是新近跟了四爷的。”杨林立刻回答道。


“那你再见到他们还能认出他们吗?”听到杨林的话,李东轩兴奋的追问道。


“八九不离十。”杨林一边在心中偷笑,一边点头道。


“杨老板,你的帐包在我身上了,不过还需要你过段时间帮个忙,小乖,先送杨老板回去休息吧。”听到杨林肯定的回答,李东轩立刻迫切的说道。


“那一切就拜托您了。”听到他的话,杨林装做一副感激的样子先点了点头,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嘿嘿, 杨林电学第一定律!哈哈,杨林,我已经有点欣赏你了。”目送着对方走出房间,李东轩微笑着念叨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