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度东风,几度飞花 短篇小集 问天

东风几度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17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170/[/size][/URL] 夜如漆,风如刀,血如河,尸如山。 只剩下一个人孤独站在血腥里,听得见北风呼啸的声音,却看不见他随风飘舞的长发和衣衫,看不见刀尖不断滴落的鲜血。 他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他知道自己不该死,原本这些活生生的人也不该死。 一刀刀向他身上砍去,带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70/

夜如漆,风如刀,血如河,尸如山。

只剩下一个人孤独站在血腥里,听得见北风呼啸的声音,却看不见他随风飘舞的长发和衣衫,看不见刀尖不断滴落的鲜血。

他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他知道自己不该死,原本这些活生生的人也不该死。

一刀刀向他身上砍去,带着决绝,没有丝毫的犹豫。他不想不明不白的死去,他没有别的选择,只能让他的刀不停地品尝鲜血,否则现在躺在地上的肯定是他。

听着每一声中刀后的惨叫,他的心也在淌血。他太熟悉那些人的刀法,熟悉那些人的身手,如同熟悉自己的身体。无疑,这些杀手都是他的同门。

为什么?如风问苍天,问寒风,问自己。

—————————————————————————————————

议事大厅,灯火通明。

偌大厅内,只有相对无言的两个人,一男一女,一老一少,一个平静,一个悲愤。

“为什么?父亲。”女孩也在问同一个问题,花朵般的脸上缀满泪水。

“如烟,我不想再重复。”这是老者长叹后的回答。

“你以为杀得了如风?”女孩还在问,盯着老者的眼睛。

“他不会死,会死的可能是我。”老者站起身,蹒跚着走向内室。

走到门口,老者回头,“江湖你不懂,人心你更不懂,但愿你们今后永不相见!”

如烟先是一愣,继而失声痛哭。

------------------------------------------------------------------

如烟闺房中。灯还在亮着,一个俏丽的身影映在窗纸上。

“砰砰”,一个魁梧的身影在叩响窗棂。

“如风!”如烟跑到门前,开门后进来的果然是一身血污的如风。

“你还活着!”如烟扑进他怀中,喜极而泣。

“为什么?”如风轻轻推开她,口气冷得让人心颤。

“父亲......是父亲要杀你!”如烟回答,每个字都像是在滴血。

“我去找他!”如风扭身就走,看也不看哭倒在地的如烟。

“不要杀他!”如烟抱住如风的腿,泪眼婆娑地望着如风, “为了我,也为了我们未出世的孩子。”

“孩子?”如风如遭雷击,俯身抱住了如烟。

屋内只剩下哭声。

------------------------------------------------------------------

“看在二十年养育之恩的份上,我不会杀你,无论你做了什么,无论你为什么这样做。”看着倚在椅子上满脸沧桑、骨瘦如柴的老者,如风心头涌起悲凉,将手中的刀扔在地上。“我只想知道答案。”

“如风,你坐。”老者指了指旁边的椅子。

如风站立不动,老者端起茶杯,轻轻呷了一口。

“周围几个山寨,被官兵一一攻破,我们也难逃此劫,早晚要玉石俱焚。”老者说得很平静,好像这事根本和自己无关。

“那又如何?人终究不免一死。”如风应道,“那与你派人杀我有何干系?”

“有关系。你不能死,你需要一个出路,需要一个机会,那就是归顺朝廷。”老者低下头,似是在自言自语。

“归顺朝廷?我的手沾上了成百官兵的血。”如风笑了,笑得比哭还难看。

“所以,你需要一份礼物,那就是死在你刀下的兄弟们。”老者淡淡地说。

“我懂了。”如风似乎恍然大悟,继而又无比愤怒,“为了我一个人,牺牲那么多兄弟,你会那么做?不过是逃避报复的借口!”

“我为什么要杀你?哪个父亲会杀自己的儿子?”老者站起身,走到如风面前,声音颤抖着,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那些兄弟迟早要死,死在你手上,他们泉下有知,也许更欣慰!”

“父亲?”如风大脑中顿时一片空白。

—————————————————————————————————

“一段孽缘,”老者说得很慢,如鲠在喉,“一段隐瞒了二十年的秘密,一段难以启口的记忆——你的母亲,是我名义上的嫂子。”

“你出生后不久,你的伯父就知道了一切,羞愤中先杀了你的母亲,然后自戕。”老者继续说,“他却留下了你。为了你,我只能苟活。后来,有了你的妹妹如烟。”

老者的话让如风傻了,他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嫂子、妻子、母亲、妹妹......一切都来得猝不及防,如同一场噩梦,但是残酷而真实。

“我不信!”如风嘴里喊着,他心里清楚,任何人都不会这样撒谎,但他宁愿相信一切都是谎言,都不是真的。

“我早该讲出真相,但我说不出口。”老者苍老的面颊涌起一片红色,开始低头不语。

—————————————————————————————————

“晚了,一切都太晚了。”一个声音传入,撞被开门,进来了跌跌撞撞的如烟。

“我没有父亲,我的父亲已经死了!”望着老者,如烟居然带着眼泪笑着,目光凶狠得可怕。

“哥哥!一路走好!”,如烟突然拔出了一把匕首,刺入了自己的心脏。她慢慢倒下,望着如风,她还在笑。

“如烟!”老者和如风同时惊呼。

如风扑过去,抱住了如烟将倾的尸体。

老者颓然倒在椅子上,双眼紧闭,嘴角渗出鲜血。

—————————————————————————————————

如风想哭,但突然没有了眼泪,他拾起了地上的刀。向着昏迷中的老者,他慢慢刺了过去。

“为什么天地间会有我?”第一刀刺下去,血从老者身上喷涌而出。

“为什么秘密一直隐瞒到现在?”这是第二刀,老者睁开了眼睛。

“为什么我和如烟会相爱?”如风挥出了第三刀,老者抽动嘴角想说什么。

“为什么要那些狗屁前程?”这是第四刀,老者没有了反应

“为什么孽缘、报应会发生在我们身上?”第五刀刺下去,老者没有了呼吸。

“人为什么要在世上走一遭?”第六刀,如风刺向了自己。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