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很遗憾,从部队回来以后,身体像吹了气似的猛长.

或许是年龄的关系,或许是饮食的关系.

一直还是很怀念部队的饮食,也怀念那时的好身材呀.

记得在新兵连时,一到部队,我们几个老乡就相互约定,给家里的信里面不准写差的,只准写好的.于是,家信里在介绍饮食方面那是基本是现在宾馆的待遇呀.其实也就是将每周吃的好菜罗列起来,让人看得我们天天吃好的.

当然,在刚开始时,连队的伙食确实还是不错的,只是后期因为训练量的加大,部队需要增加主食,所以导致在副食的供应上差了一些.

新兵连时我和一刘姓的战友在一个班,我们原来在地方时就是同学,到部队来了自然也是行影不离.

记得那时早上吃馒头,八个人一桌,中间桌子上了是一个像地方洗练盆那么大的铝盆.

其实我们南方人本来就不爱吃面食,因为没这习惯.带着不情愿来吃馒头,再看盆里的菜,八个人,就是四砣用盐泡过的大蒜,死咸死咸的,再就是不好意思吃,人多呀,又不能分好了再吃.

所以特秀气的吃着,吃着吃着,再看盆里,大蒜已经没有了,干馒头又咽不下去,只好不吃了.

回连队的路上了,姓刘的战友朝我递了一个眼色,示意我跟他走.

那还不赶紧了.

结果他把我带到了厕所(说真的,还真没什么更好的地方),很神秘的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很脏很脏的手帕,小心翼翼的打开,居然是一枚完整的大蒜.

我们就在厕所里把它吃完了,虽然很咸很咸.

我想,在这样的环境下,吃这样的东西,对我这一生来说,可能是绝不再有了,可在当时,真的是很香甜的.

回去的路上,我问他,你怎么拿了这么多

他说,你们都吃饭象小媳妇,我才不管了.我也顺着说了一句:以后再包吃的,记得把手帕洗一洗.

后来到卫生员教导队学习,食堂的兵好象都是上海一带的,做的菜都带点甜味,很不适应我的口味.

怎么办,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呀.

我找了一个塑料壶(本来应该用玻璃瓶的,不是没条件吗),找炊事班要了一点盐,再要了一点醋,然后到菜地偷了几个辣椒,洗都没洗就塞了进去.

自己动手做南方常吃的泡辣椒.

很难想象当时等待的焦急心情,还没到很好的时候,同班的战友早已迫不及待了,纷纷强烈要求我把壶剪开(口太小,辣椒拿不出来了).结果不管是南方兵还是北方兵,都美美的吃了一个,结果没泡好,辣得大家到处找水喝.

卫生员教导队结束以后,分到了卫生队.

本来队里没有南方的兵,有一个连队的战士来住院,队长见他很勤快,就把他留在了卫生队,我们这下可享福了.

老乡姓陈(现在发财了,自己做生意),变着法的给我们做好吃的.

记得他买了豆腐干,洒上一点盐,再淋上一点酱油,那个美呀!

我们虽然早已经改掉了不爱吃面食的习惯,但是更喜欢吃米饭,对此,北方的战士很不理解,经常说,米饭有什么好吃的.

我们于是嘱咐陈战友中午蒸米饭的时候就多蒸一点.

浪费是不可能的,然后到了晚上,陈战友就用豆油给我们把米饭一炒,还洒上葱花,那个香呀!

结果北方战友发现后,也开始和我们抢米饭吃.

陈战友在退伍后我们还有来往,前段时间他座车来看我,我请他吃饭,我说,你要不今天自己动手.

他说,那时就已经厌倦了,从退伍后就再没握过勺.

遗憾呀!

喜好都是在某个特定的时期的,也许有些东西现在来吃,并不一定再觉得好吃了,但是那时,却是给我们留下了美好的回忆的.

你还记得早餐时常吃的萝卜条吗?辣椒丝?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