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中国已有能力发动金融第一击,威慑力惊人!

多年前,美国政治家必须在中东外交证明他们的勇气,后来可能通过了苏联-美国峰会的考验。现在大国之间的关系(至少是超级大国与崛起中的大国)重钱甚于重导弹。

这是一个进步。在冷战期间,我们担心苏联的军事集结,特别是有氢弹头的远程导弹。苏联有很多这些危险的储备,但只有很少钱。因此,持久上演的外交戏剧是"战略武器限制谈判"。中国如今只有少量带氢弹头的远程导弹,但有很多钱,而且日益增多。如今,集中我们注意力的是中国的金融集结。就如同战略家一度怀疑苏联会用那些导弹干什么,如今他们思考中国会用所有这些钱干什么。

中国金融武器库中最有名的武器是中国中央政府持有的超过一万亿美元的外汇。这些储备是中国在外贸中赚的钱。在这聚积起来的一万亿中,它已经在美国国库券和债券投资了4000亿美元--换种说法就是它已经借了4000亿美元给美国政府。假如中国卸下它现在拥有的美国政府证券,而且决定不再买入,即不借更多的钱给我们。那会怎样呢?国际金融的学生告诉我们利率会攀升,美元价格会大幅下降。此外,如同一位中国将军可能会满意地观察到中国的钱不再为美国军事集结的一部分提供资金。他可能还会注意到,中国借出的钱,每年约为2000亿美元,等同于伊拉克战争以及相关费用一年的开支。

这样,看来中国已经有能力发动金融第一击,而且后果不小。但它还没有这样做,而且似乎不大可能这样做;借用冷战时期的一句话,这是威慑。事实上,在美中关系方面,存在前财政部长萨默斯所说的"金融恐怖平衡"。如同概念上核威慑"互相确保毁灭","金融恐怖平衡"绝对考究,而且从一个角度来看,完全合理。但如同它的冷战祖先,它的崩溃将是灾难性的。尽管没有人彻底计划,但金融末日的机器现在是存在的,而且不仅会自动造成对中国经济的可怕报复(危及中国国民生产总值中跟国际相连的40%),而且世界经济的一大块将塌下。

客气地说,这是"相互依赖",而且我们正学习怎样与之共存。我们的政治体系有些时候显示自己同意在需要时作出军事装备重整,但如萨默斯已经指出的那样,它对金融装备重整远没有这样负责,即我们存储、支出以及纳税的模式不会有重大改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