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虎 初战 7营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65/


7营救

我仔细地看着屏幕上那一个个的从连接在军官头盔上的摄像头上传回来的视频信号:

呈现在士兵们面前的是一个临江的小镇,镇子上几乎看不到什么灯光,十分的空旷、黑暗,看来战争的爆发让这个本来就不繁华的小镇越加显得毫无生气。

三名海军陆战队的士兵慢慢离开了河水的轻抚,他们登上了河堤。

河堤上可以依稀看到一些防御工事,那三名士兵悄悄地来到了一个工事前面,摄像头向里探了探,没发现有人,也没有什么武器。看来敌人根本就没料到我们敢于潜入他们重兵驻守的首都附近,这些工事或者只是准备随时启用。

很快,二排的三个突击分队组成的营救分队已经登上了陆地,他们向这镇子中央搜索着前进。不一会儿,步兵班也在登岸处附近的制高点处安排好了火力点。

突击部队慢慢靠近着目标建筑。其他两个排则分别在不同的区域上岸,准备随时支援营救分队。

我紧张地看着屏幕,仿佛自己也跟随着那些士兵深入敌境一般。

突然,屏幕上出现了亮光,那应该是汽车的灯光。果不其然,一辆越野车在黑暗的街道上行驶着,车上架着机关枪,全副武装的敌人警惕地巡视着。

我们的士兵早已经潜藏好,没有露出半点痕迹。

越野车过去了,营救分队的士兵们继续前进。

很快,就看到一座被严密保护着的建筑。建筑物四周拉起了铁丝网,门口的工事处架着机枪,YN国士兵端着枪在四处巡逻。

一个突击分队留了下来,来到旁边一个建筑物的楼顶,布置好了火力。其他两个分队则寻找到一个防守较松散的地方,剪开了铁丝网,两名士兵留在了缺口处,其他八名士兵则迅速避开了敌人,悄无声息的进入到建筑物中。

大屏幕上显示着进入建筑物的那些军官头上摄像头所拍下来的影像。

这是一个并不高大的建筑,很快,所有的房子就被密密的搜索了一遍,没找到目标,即使是一些有价值的东西都没有。

“注意找有没有地下室。”刘诗杰命令道。

突然,一名士兵指了指旁边的一扇窗户。两人凑上去仔细的查看。通过镜头,我也发现这扇窗户不同于其他的,有些奇怪。

一名士兵用手抚摸着这扇窗户,突然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找到了一条缝。这是一个暗格。

传来了一阵脚步声。那是守卫来了。

刘诗杰很快的下达了命令:“抓个舌头,获得通行证。”

那八名士兵一溜烟的跑到了一个房间,那是一个守卫的宿舍。

他们麻利地将睡在那里的六名士兵捆了起来,经过审问,知道地下室是一个监狱,关押着前越共中央书记农世杰。

我翻看了一下资料,农世杰曾在中国留学,是YN国共产党内部著名的亲中派。如果能把他弄出来,那对我们来说是绝对有用的一个武器。

于是我下达了我的命令:“讲他救出来。”

套取了关于这所建筑的情报后,海军陆战队的小伙子们拿了那六名YN国士兵的通行证,就将他们击晕了。

两名士兵留在了入口附近,其他六名士兵则打开暗格,用通行证打开了地下室的入口。他们迅速进入地下室。地下室中总共有四名士兵把守,这些人很快就被解决了。当我们的士兵打开老闷,看见一个人睡在床上。

那人被叫醒后,以十分茫然的眼神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的六名身穿黑色作战服的士兵。

“不用怕,我们是来救你的,跟我们来。”一名士兵用越南话说道。

“什么?你们是中国人?”那人用标准的汉语普通话问道。

“是的,我们的首长希望和你谈谈。”说完就走上两人,搀扶着那个人离开了牢房。

就在这时,其他四人在地下室里安装上炸药。

一行七人匆忙离开了地下室,汇合在地下室入口附近的人,迅速撤离了这座建筑物。

我们的人顺利地离开了建筑物,营救分队的人一路汇合到了一起,其他两个排的人则按计划撤退到在江中等待着的战车上,他们撤退之前也在一些防御工事上安装上了炸药。

没过多久,营救分队就带着农世杰--已经确认了身份--回到了潜在江底的多用途战车。

轰隆一声,嘉林小镇中央发生了一次爆炸,三架战车也以最快的速度向红河口驶去。

这是一次成功的营救行动,白虎号的第一次出击就完美的完成了任务。

四个小时后,我们就已经将农世杰护送到了湛江。

第二天,舰上为这次成功的行动开了个简短的庆祝会。

庆祝会后,我回到自己的舱室,还没躺下,就有一个声音将我叫醒。

“舰长,有视频电话。”那是林琳的声音,我顿时一激灵就坐了起来。打开床头的可视电话,就看见刘金华中将的头像出现在了屏幕上。

“鸿烈,祝贺你呀,第一枪打得不错呀!”刘金华中将说道。

“哪里?谢谢将军大人的夸奖。”

“我想嘉奖令马上就要到你那了。我们说些其他事吧。”他岔开了话题。

“噢,那是什么?”我用已获得语气问道。

“说说我和你说过的事吧。你觉得怎么样?满意吗?”

听完他的话,我的脸腾的红了。

“好小子,还害羞呀!”他呵呵地乐着。

“我说将军呀!你可真是个老小子,居然设了这么个套让我往里钻!实在有点过分呀!”我无奈的笑着。

看见了我的表情,他再次呵呵地笑了起来。我一直对现在的科技发展不满意,可视电话就是我一直以来从心里抵触的一项东西,通过它,我们的表情全在对方的眼皮底下,让我总会有颇多的尴尬。

“小子,我可没做什么呀!只不过凑巧,她被分配到了你的麾下。看来这就是缘分呀!”

“我说你这个月老,可真是多事呀!”我再次报以无奈的笑。

他那爽朗的笑声再次响了起来:“呵呵呵--既然如此,你们小辈的事我就不掺和了,你们自己看着办吧。”说完,他就关闭了视频。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苦笑了一声,躺在床上,开始了我的睡眠。

我不知道今天会梦到什么,是一次战斗,还是……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