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蒋经国之妻蒋方良(1915年~2004年)是白俄罗斯人,俄国名字叫芬娜·伊巴提娃·瓦哈瑞娃。她的一生中,接近七十年的光景是在中国度过的,虽然曾经荣登台湾“第一夫人”之位,但却命运坎坷,受尽“冷宫”的虐待,导致精神躁郁症,时常自行脱衣,赤裸着身体在屋子里行走,令蒋经国颇为尴尬。


与蒋经国的“传奇”爱情


蒋方良出生于苏联的西伯利亚山区的,其身世已不可考,一种说法是她出身地主家庭,是个孤儿;还有种说法是她出身贫苦家庭,与姐姐相依为命。


1925年,蒋经国在前苏联顾问鲍罗廷的推荐下,报考了专门为中国革命培养干部的莫斯科孙逸仙大学,并赴前苏联留学,取名为尼古拉。后由于受清洗托派分子影响,蒋经国被发配到寒冷的西伯利亚,在乌拉重机械厂工作,从普通技工做起,步步升职到副厂长。


1932年,十六岁的芬娜进入斯弗朵夫斯基工业区的乌拉重机械厂工作。在这里,她结识了一个叫尼古拉(蒋经国),开始了她传奇坎坷的一生。亭亭玉立的芬娜与沉默寡言的尼古拉的爱情,被演绎成多种版本的传奇故事,一为英雄尼古拉深夜击退歹徒救了美人芬娜,一为美人芬娜拯救冻昏于雪野的英雄尼古拉。


1935年,十九岁的芬娜与二十五岁的尼古拉在贝尔格罗克市郊一间工人宿舍里,举行了热闹的婚礼。十个月后,他们第一个孩子早产的爱伦(蒋孝文)诞生。此时,尼古拉受到排挤打压,失去工作,全家的生活重担全部落在芬娜的肩上。隔年,女儿爱理(蒋孝章)降生。


此时的蒋介石已经是国民政府第一把手,他思念儿子,因此多次托人向苏联要人,但始终没有下文,直到西安事变后,尼古拉才在驻前苏联大使蒋廷黻的帮助下于1937年3月返回中国,而芬娜从此也永别故乡,随着丈夫走进当时的中国第一豪门。


被打入中国式“冷宫”


在浙江奉化溪口老家,蒋经国与芬娜举行了中式婚礼。在蒋经国生母毛氏身上,芬娜看到了一个中国传统女人的克勤克俭、隐忍宽厚的品格,这成为她日后在蒋家的生活标准。


蒋介石对于这位俄罗斯媳妇,起先有些不习惯,但后来发现芬娜个性温柔婉约,孝顺公婆,体贴丈夫,又照顾孩子十分周到,完全符合中国传统妇女的要求,是标准的贤妻良母型,蒋介石相当高兴,于是替她取了一个中国名字,叫“芳娘”,但蒋介石原配夫人毛氏觉得称小辈“娘啊娘”的是个“罪过”,于是给改为“方良”,取方正贤良之意。


但正是这个“方正贤良”的白俄罗斯女人,随夫来到中国后,却渐渐失宠。据蒋介石、蒋经国的贴身侍从副官翁元口述的《蒋经国情爱档案》披露,此时的蒋经国对蒋方良的感情已经越来越淡。


抗战八年,蒋经国行踪如谜似幻,蒋方良以一个外国人,完全掌握不到丈夫的行踪底细,而蒋经国也吃定老婆拿他莫可奈何。抗战八年,前方吃紧,后方紧吃。


后来,蒋经国举家迁居杭州。在杭州的两年里,杭州市长周象贤上下张罗,要跳舞找舞伴,要打牌找牌搭子,要喝酒找酒友,把蒋经国侍候得无微不至。杭州时期,是蒋经国在大陆,背着蒋方良,夜夜笙歌、酒池肉林的一段荒唐岁月,蒋方良对那个阶段的蒋经国却依旧“所知有限”,蒋方良没有什么筹码吓阻蒋经国贪腥,在中国,蒋方良完全要依靠蒋经国。


独守空房导致精神躁郁症


据《蒋经国情爱档案》记载,国民党败退台湾后,周象贤曾任第三任台北阳明山管理局局长。此时,侍候蒋经国的已经另有其人,周氏遂逐步边缘化。


尽管周象贤虽然边缘化了,但杭州时期他介绍给蒋经国认识的一群莺莺燕燕却还有人侧身台北官场,即使嫁作高官妇,却仍与蒋经国维持私下来往,并且是蒋方良牌友常客的手帕知交,掏肚掏肺,委之以诚。蒋方良甚至到寿终正寝之日都还不知道这些女人曾经是丈夫密友。


在台湾围绕在蒋经国周遭的几位女人,除了京剧名伶焦鸿英和丈夫眉来眼去被蒋方良当场戳穿西洋镜外,对周遭的中国女人,蒋方良几乎完全不设防,完全没有“敌情观念”。身在台湾的蒋方良和大陆时期一样,几乎无日不生活在丈夫背叛的阴影之中。


尽管失宠,但蒋方良对丈夫的情感却如同以前,即使发现蒋经国有不轨的迹象,她也不像一般中国妇女,善于“一哭二闹三上吊”,事后向来是既往不咎。但有气不发,有志难伸,终究是会闷出病来的。


刚开始时,没有人知道蒋方良是犯了精神躁郁症,但见她楼上楼下到处漫无目的地来回走动,到处翻箱倒柜,一下子把箱子里的衣服全部翻出来,一会儿又把首饰

盒里的首饰倒了一地,弄得寓所内凌乱不堪。


这些并不严重,有一天,蒋方良突然竟然脱光了衣服,全身赤裸,口中念念有词,烦躁地满屋子里到处跑,总管阿宝姐见状急得满屋子追蒋方良,为她披上衣服,遮蔽裸体。蒋方良固然没有攻击行为,大白天赤身露体,毕竟让蒋经国既难堪又紧张,马上请荣总派精神科大夫,到寓所帮蒋方良看诊。


所幸当年媒体完全被隔绝,外界无从得知蒋寓所内一丝半缕的怪事。医师初步诊治,确认她得了精神躁郁症。医师开了一些控制病情的药丸,要她按时服用;如果病症转剧,则酌加药量。


寓所总管阿宝姐从此以后多了一项任务,即是监看蒋方良精神躁郁症发展情况,只要一发现蒋方良又在翻箱倒柜,就逼蒋方良赶紧吃药,以控制病情。


在荣总医师的悉心诊治之下,她的精神躁郁症病情控制得宜,幸未恶化。但是,原本为她看诊的那位精神科大夫,之后因为退休离职,临时换了另外一位从美国留学回来的荣总精神科主任。


这位新来的精神科主任第一次为蒋方良看诊,很详细地追根究底,不厌其烦地询问她的病史。医师目的无他,不过是为了更清楚病人背景,好对症下药。不料此举却引起蒋方良极度不悦,当场翻脸,带着责备的口气对这位医师说:“你把我当神经病啊?我又不是发疯的神经病。你问这么多过去的事情干什么?”


蒋方良铁青着一张脸,叫阿宝姐送客。这位精神科大夫就这么给蒋方良吓跑了。可见蒋方良很在意人家把她当成精神状况有问题的人。幸运的是,这次事件之后,蒋方良的精神躁郁症基本上控制得宜,并未再恶化下去。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