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王振者,蔚(读“宇”音)州(今河北蔚县)人也,幼略通诗书,乡试屡不第,尝为教官,九年无功,穷苦而生异心,获罪,适明成祖募宦官授宫内女子读书。振遂自阉入宫。振素狡黠,善揣上意,甚得明宣宗喜,迁为东宫局郎,侍太子朱祁镇。祁镇尚幼,振为启蒙也。耳提面命,祁镇甚敬之,呼为“先生”。祁镇登基,迁振为司礼监提督太监,掌东厂。振之势,炙手可热,以防臣罔上为由,奏英宗祁镇重典治世,借英宗之宠,代批奏章、传达诏谕,控朝政。私擢亲信纪广为都督佥事,侄王林为锦衣卫指挥佥事,广置塌房、庄所、田园、马坊,侵略民利,不输国课。持宠挟恩,夺主上之威福,怀奸行诈,紊祖宗之典章,每事不由于朝廷,出语自称为圣旨,卖官鬻爵,诛杀无忌,顺昌逆亡。英国公张辅不齿其所为,振罗罪而使之廷杖之刑。其时,三杨(杨荣、杨溥、杨士奇)执阁政。振以三杨为前朝重臣,威望卓著,深得太皇太后信任,一时难撼,因对三杨毕恭毕敬。偶遇祁镇与小太监击球玩耍,振见三杨在场,故做痛心疾首态,谏曰:陛下万民之主,耽于逸乐、玩物丧志,置江山社稷于何地焉?三杨为其所蔽,大加赞赏。太皇太后张氏贤明有德,闻振私预朝政,怒欲斩之,祁镇而求免,方赦。振畏而敛。正统七年(1442年)十月,太皇太后殁。振立毁“内臣不得干预政事,犯者斩”铁牌,大臣敢怒不敢言,祁镇听之任之。振权势日重,内外大臣争相攀附,多称振为“翁父”。振只手遮天,大臣无不提心吊胆,惟祁镇浑然不觉,对振宜信。振擅权,废北方边防,受瓦刺贿赂,使亲信郭敬,私送瓦刺箭支,瓦刺则以良马还赠王振为答。正统十四年(1449年),瓦刺也先以明少赐为由,大举攻明。明几次失利,遂向京师请援。振为冒滥边功,怂英宗亲征,以青史留名。英宗然之,惘众臣谏阻,集50万大军出征。振独揽大权,军心未稳。也先诈退,诱明军进。振以瓦刺惧英宗,力图北进。郭敬密振惨败之内情。振惧而回兵,欲衣锦还乡,又恐损及亲友田园。朝令夕改,军不知所从,乱。逃至土木堡(今河北怀来东南),文武均请英宗进入怀来。振以1000余辆辎重未达,恐己搜刮之物受损,罔顾安全,令扎营土木堡。邝堃只身入英宗行殿请英宗速行。振怒不可遏,令武土拖而弃之。 次日,瓦刺围土木堡,俘英宗。护卫将军樊忠怒,锤杀振。

大史公曰:宦官乱国,古亦有之,然以明为至害。而振实为明“太监帝国”之创始人也——不知明太祖泉下有知,勘做何想。振以落魄之阉人,掌明天下十数载,其患甚之。因曰:太监掌权并不怕,最怕太监有文化!呜呼!


结束语:本来还想把刘谨、魏忠贤、安德海、李莲英等一众写出,然写文言文太累,再写现代文又不能呼应前文,故收手。尚请各位方家为笔者的引玉之砖纷纷抛玉而应,共创历史区之繁荣!






请帮忙到书库支持本人的小说:《最后的烽火》http://book.tiexue.net/Book/13679/

本文内容于 2007-12-3 2:00:24 被老何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