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邪马台:淹没在历史记忆中的日本古国

关于日本民族的历史起源,在中国的史书中,特别是在“四史”中除了最早的《史记》是纪传体断代史而没有记载外,其他三部都有一些关于古代日本的珍贵资料。公元前一世纪成书的《汉书•地理志》有:“乐浪海中有倭人,分为百余国,以岁时来献见云。”《后汉书•倭传》中说:“建武中元二年(公元57年),倭奴国奉贡朝贺,使人自称大夫,倭国之极南界也。光武赐以印绶。”除此之外,最详细的当数《三国志•魏志倭人志传》的有关叙述。

据《魏志倭人传》记载,一、二世纪时,日本列岛上有一百多个小国,到曹魏时同中国通使交往的有三十国,其中最大的是卑弥呼女王统治的邪马台国。从设在朝鲜半岛北部的乐浪郡、带方郡去邪马台国,中途经过有对马国、末卢国、伊都国、奴国、不弥国、投马国等。

据《魏志倭人传》说,邪马台最初是以男性为王,七、八十年后,国中发生内乱,经过一年以后,确立了卑弥呼女王的统治地位。女王之下有伊支马、弥马升、弥马获支、奴佳*等官职。邪马台国附近还有二十多个小国也受卑弥呼女王统治,由女王在伊都国设置称为大率的官职实行管辖。这段记载令人十分疑惑。按照社会形态更替的一般规律,在进入奴隶社会之前的父系氏族公社,男性就已经在社会生活中确立了统治地位,而邪马台国作为一个初步形成的奴隶制国家,虽然最初以男性为王,但不久就确立了卑弥呼女王的统治,这是否是社会发展形态的倒退,现在史学界尚没有定论。

邪马台国对外关系的重大事件是同曹魏通使。238年(曹魏明帝景初二年),卑弥呼第一次派遣难生米等为使节前来曹魏,赠送奴隶和班布(也是一种奴隶)。魏明帝授予卑弥呼女王以“亲魏倭王”的封号和金印,并回赠各种锦绸、铜镜、黄金和珍珠等珍品。公元240年(曹魏正始),曹魏带方太守弓遵遣使携带国书前往邪马台国,并带去了黄金、锦缎、刀、镜、药物等礼品。这是关于中国使节赴日的最早记载。1972年,在日本岛根县出土的刻有曹魏“景初三年(公元239年)陈是作镜”铭文的铜镜,证明了《魏志倭人传》记载的真实性。

邪马台是一个初形成的国家,统治者还没有确立起稳固的世袭统治地位。卑弥呼女王死后,国内又发生内乱,经过一场流血事件之后,“复立卑弥呼宗女壹与,年十三为王,国中遂定。”壹与继位后,又曾派人送中国曹魏的使节张政回国。这是关于邪马台国历史的最后记载。此后情形如何,由于史料中断而不得而知。

现在,日本学者关于这段历史的研究资料也并不多,而集中关于对汉史的研究则流派纷呈。流传到现在的日本的最早的文献史料,是公元前八世纪初期的《古事记》和《日本书纪》,但其中的大部分内容,特别是有关公元四世纪以前的记载,显然处于后人根据古代神话和传说的附会和编造,没有多少可信度。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