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军团原创]十七岁,永远痛苦的回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喜欢一本书。

《十七岁开始苍老》。

一个繁花盛开的季节,真的应该是有灿烂笑容的年龄,可是在经历了一场场或者是一轮轮考试的战场后,年轻的脸庞下掩盖着一颗苍老得寸步难行的心。无法叙说的事,好孤单的煎熬,犹如自己的生命只是被自己的累所拯救下而已。

笔尖开出的暗花落满每一个经过的角落,明媚不了的却是心底那些莫名其妙的疼痛,那没有灿烂笑容的年龄,就是听起来好悲伤的一段记忆,原来就是一段伤心的回忆。

那时候觉得自己的天空是被动的染上一层灰色,不得不面对光芒被刷成一视同仁的暗黑调,当我好多年后翻开那个时间的日记,依然是漆黑没有光芒的。

高考的阴影无形地笼罩进生命的每一个角落,犹如毒汁一般渗进了跳跃的心脏里,胜过绝症的蔓延速度,而我只有被动的接受,就好象迎接死亡的爱滋病患者,那一年的悲伤真实而沉重的变成封存在喉咙口的水泡,令人窒息的却永远得不到阳光切割的释放。

于是,那时的我爱上学校的操场,红红的跑道,不厌其烦的一遍一遍的围绕着走,一遍一遍的絮絮叨叨地只是想将心情融入它平静一如既往的内心。眼泪、欢笑或者单纯的沉默都成为默契的倾诉。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桌子上的书一天比一天的高,虽然每天的太阳还是那么依旧的新,而日子依旧是那么的压抑。不记得谁YY的说他们家的猫不见了,只记得他或者她是为了隐藏自己因为学习而熬夜熬红的眼睛,只是故意装做思念出走的猫而眼泪永远如泉水一样滔滔不绝。

那个时候,我们是敏感而脆弱的,一点点失去和不满都可能成为爆发的导火线,最好笑的是两个男生因为在缩舍里因为毛巾搞混的问题毅然吵架翻脸……年幼而不能经受压力的我们当时就是如此好笑!

终于还是躲不过的,那时的我们只有理所当然的接受补课,不敢有怨言不敢有反抗,一切的“压迫”都成了理所当然,所有的人都必须抛弃一切想法,只是必须接受,并且开始严格的遵守复习计划,开始安静地上自习,开始学会默默的接受炼狱的洗礼……

体育课开始被数学课取代,音乐和美术课就是永远的再见了,只有在英语单词和数学公式中,我们偶尔抬头看窗外那始终明晃晃的太阳,那依旧红色的跑道……

我已经学不会快乐的叙述,因为从那个年龄开始我已经学会了面对现实,无休止的忠告,那张红色的文凭对我未来的重要让我透不过气,可是谁在乎我拿到属于我的毕业证后就想匆匆逃离的身影……一些表征无意义的画面在时光的磨合下渐渐就酝酿成回忆里的悲伤,于是我以为我成熟了。

后桌的书堆得高度适宜,恰到好处。课间,总习惯将头靠于其上作短暂的休息和放松。后来再靠的时候却发现上面总铺着厚厚的衣服,软软的更加舒适,享受之余惟有感激,永远难忘的是同窗的友情。

喜欢齐秦的一首歌《飞扬的梦》:

记忆里在记忆的湖里

曾经有绚烂的春天

却在一季落叶以后

记忆里在年轻的梦里

也曾有年轻的故事

却在模糊的泪和无数个冲动的日子里

拾起了生活和自己的悲哀

年轻的希望里总不忘记提醒自己

没有故事没有等待没有太多的悲哀

再一次告诉自己没有神话般的爱情


没有结束没有开始

只有年轻飞扬的梦

现在的我终于解脱了,我可以把我的现在透明地写进字里行间,让所有人认识一个孤单的灵魂:她每天总是想办法逃避工作,喜欢喝各种茶,穿的衣服五颜六色,钟爱粉红,把自己的头发折磨地如同干草,喜欢大声地笑,偷偷地哭,这就是我。简单而真实。

面对回忆零零碎碎的画面,闭上眼睛。

此时无声。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07-12-1 14:38:58 被拥有小叶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