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为王京生

2004年3月23日凌晨,北京科学教育电影制片厂院内JJ舞厅内发生一起两死一伤的惊天血案,但主犯王京生却离奇逃遁。公安部向全国发布B级通缉令。但是,将近两年过去了,首犯王京生却销声匿迹。

2005年6月27日,江苏省昆山市人民法院对一起盗窃案的被告人“尹松超”作出判决,以盗窃罪判处“尹松超”有期徒刑1年2个月。但就在“尹松超”入狱服刑后的一次与看守所民警的谈话中,“尹松超”的一席话却让人吃了一惊。这个叫“尹松超”的盗窃犯竟是公安部B级通缉犯王京生,他躲进监狱竟然是为了躲避追捕。日前,王京生被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处死刑并被执行枪决。

惊天血案JJ舞厅两死一伤

王京生自小随父母从宁夏银川来到北京定居。王京生只读完初中一年级就辍学回家。长大后他学了开车,父亲掏钱给他买了一辆二手夏利车,他靠拉“黑活”赚钱。

2004年3月22日晚上,王京生和他的女友以及朋友王春明、王水芹来到了JJ舞厅。与此同时,来自安徽省无为县的7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也来到了JJ舞厅消遣。两拨同样年轻的舞客就在这个时间相遇了。

随着轰鸣的音乐节拍,在舞池里跳舞的王京生和王春明感到还不够疯狂,他们几个人跳到音箱上跳了起来。王京生、王春明和王水芹等几个人边跳边站在音箱上喝酒。舞厅保安赶过来把他们劝了下来。王京生感到没有面子。此时,一个瘦高的男子边跳边靠近了正在狂舞的王水芹。那个瘦高男子舞动的双臂搂了王水芹一下。正在郁闷的王京生抬手狠狠打了那个瘦高男子一耳光,两人顿时争执起来。瘦高男子身边的两个朋友见状连忙把瘦高男子拉到了一边。这个瘦高男子和他的朋友,就是来自安徽省的张正喜、王成国等人。

王京生见瘦高男子有帮手,他转身上了二楼取来自己的包。回来的时候,他的手里已经攥住一把尖刀。那把一尺多长的尖刀是王京生开黑车时防身用的,他总是随身带着。

下楼后的王京生找到了瘦高男子,拿出尖刀朝瘦高男子胸部扎了一刀,瘦高男子软软躺在了地上。之后,王京生朝着瘦高男子的同伴、一个穿深色西服的年轻人身上扎去。随后,3个同伴中的一个白衣男子见状,惊恐地逃离舞厅准备打车离开,王京生从舞厅里追出来,打破出租车的车窗,用刀向白衣男子的肩部、臂部、头部猛刺数刀。

两死一伤的血案在瞬间内结束。作案后,王京生迅速打车逃离现场。

杀人后,王京生亡命天涯,转遍大半个中国。最后在黑龙江省大庆市落脚。王京生在当地并没有熟人,加上他一口北京腔,极容易暴露自己,他只好住在一些娱乐场所,避免跟其他人接触。但是,娱乐场所的消费是惊人的,王京生身上带着的4500元很快花光。二十多天后,他手头就没有钱了。

此时,王京生得到消息,公安部已经向全国发布了B级通缉令,正在全国通缉他。如果没有钱,自己一天也混不下去,王京生陷入极度恐慌之中。

为进监狱招摇行窃自加犯罪数额

在逃亡的日子里,王京生经常从恶梦中醒来,他本来一百七十多斤的身体不到半年就很快变成了一百二十多斤。到2004年11月份,王京生潜回北京。他不敢打正规出租车,怕被出租司机认出来。他只好打一些黑车出门,因为王京生拉过黑活,知道黑车司机一般不过问乘客的事情,相对比较安全一些。

在打黑车的过程中,王京生认识了开黑车的尹松超。23岁的尹松超是北京市大兴区人,两人聊得非常投机。有一次,王京生突然发现尹松超的户口本就放在车上。他灵机一动对尹松超说:“我正在办出国手续,但我没有北京户口办不了签证,我能不能借用一下你的户口本,用你的名字办张身份证用?”

当时,大大咧咧的尹松超没在意自己的户口本就放在车上。他更没想到的是,王京生当天就拿着尹松超的户口本到当地派出所,冒用尹松超的名字办理了一张身份证。身份证上的名字等信息是尹松超的,但照片却是王京生的。

时刻小心翼翼的王京生突发奇想,与其长期漂流躲藏,不如干脆躲进监狱去更安全。王京生想到,自己这一年来的逃亡经历已经说明,越是危险的地方越安全。如果自己犯点小罪,再冒名尹松超住进外地的监狱里,北京警方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自己会藏身监狱,这样一来,既逃避了警方的追捕,又不用提心吊胆地在外面四处躲藏。

2005年4月4日中午12点,王京生来到江苏省昆山市玉山镇政府的停车场,在众目睽睽之下撬开了一辆桑塔纳轿车的后备箱,偷了4条中华香烟当众逃跑。跑了不到两百米的王京生被群众扭送到当地派出所。

在派出所里,王京生得知这次盗窃的4条硬盒中华烟价值1680元时,为了增加自己的刑期,他干脆把4月2日与他人盗窃的300元和数码相机的事情和盘托出。这样下来,王京生的盗窃数额达到4899元,已经构成了盗窃罪。

当然,警方在王京生的身上搜出的是尹松超的身份证,王京生也就被当作“尹松超”抓进了昆山市看守所。2005年6月27日,江苏省昆山市人民法院一审以盗窃罪判处“尹松超”有期徒刑1年2个月。

如愿以偿地进了看守所,王京生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因为被判刑后“尹松超”的余刑不足1年,按照规定被留所执行,他被羁押在昆山市看守所服刑监区。

冒名犯罪难躲执法机关信息反馈

王京生本以为这样一来就万事大吉,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冒名尹松超犯下的盗窃罪,法院判决后要通知其户籍所在地执法机关。但北京大兴区执法机关发现尹松超正在家中,随即向昆山市人民法院反馈了信息。2005年8月2日,昆山法院当即向昆山看守所作了通报。

第二天一早,昆山法院和看守所的人员联合对王京生进行了询问,但王京生一口咬定自己就是尹松超。警官们见无法排除疑点,只好联系北京市公安局。在北京户籍查询系统中发现两名尹松超,身份证号相同,但具体居住地点不同。

一定有一个尹松超是假冒的。警方当即调出了尹松超的家庭成员详细资料,并与王京生一一核对。此时王京生慌了神,不但不能准确回答,而且冷汗一下子湿透了全身。

为了准确摸清王京生的身份,看守所立即决定把王京生从集体号改为单独关押,并专门安排警官单独看守。此时,警方对王京生说:“我们马上把你的照片传到北京核对你的身份,现在坦白算是自首,如果查清了以后再招供,就不算坦白自首了。”

听到这些,王京生禁不住大汗淋漓。王京生万万没想到自己精心设计的躲避计策会百密一疏。他明白,一旦自己的照片传到北京警方,自己杀人犯的身份很快就会暴露。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坦白。2005年8月3日下午1点,王京生终于全部交待了罪行:“我就是公安部全国通缉的B级逃犯王京生。我不躲了,我天天做噩梦,现在我终于轻松了。”说完,王京生仰天长叹了一声。

当天,昆山警方立即与北京警方取得了联系。2005年9月14日,北京警方将王京生押解回京。

王京生在潜逃过程中,尽管办理了假身份证、尽管躲进了监狱,但最终还是被侦查人员查找到了蛛丝马迹,将其抓获归案。从大庆到北京再到昆山市看守所,逃亡了一年多的王京生一直认为“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但是,他忘了一句话“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逃亡的日子令王京生终身难忘,那段日子像噩梦一样始终纠缠着他。被押解回京之后,王京生的体重由一百二十多斤再次回升到一百七十多斤。

本文内容于 2007-12-1 14:27:58 被storm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