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存者 第十六章 再次重逢 第一节 断翼的妖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5/


小耿子一连几天都蹲守在网吧等女战士上网,就是等不到她。张晓军的QQ也没有留言。

他开始焦虑的在网上无目的的搜索,忽然在一个新闻栏目里发现了一个眼熟的昵称:断翼的妖。这就是那个女战士的昵称,不会这么巧吧?难道重名?他认真观看那条新闻,原来是CS竞赛,那个断翼的妖竟然是冠军!怪不得打不过她,这丫头太猛了。他也明白这丫头为什么不上那个军事游戏网站了,光顾比赛了。网上竟然还有那个丫头的照片,看上去很清秀嘛,在游戏里怎么那么野。他百思不得其解。不管怎样,总算有了点眉目。他开始找这个女孩的各种联系方式,无非就是QQ、网页、博客什么的,新闻中竟然一点也没透露。小耿子有点烦。

最后他有杀回军事游戏网,对着那个断翼的妖发了一通火: 你个臭丫头,会点游戏有什么了不起,你真是英雄排的后代就赶紧打电话过来,不然老子和老子的老子饶不了你!他轻轻一敲键盘发出去,心想,无论如何她都得回吧。准备退出回家了,显示屏那个黑色角落里,那个小小的美女头亮了起来,那个丫头竟然在线,而且马上还击了:你个臭小子,我就是游戏高手,你别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了!

小耿子说:你真是英雄排的后代?

断翼的妖:不错。

小耿子说:我王叔认识马卫东,你真的是马卫东的女儿?

断翼的妖:你王叔是谁?

小耿子想起张晓军称老王叔“小山东”,就说:你问你爸认不认得小山东。

断翼的妖:我凭什么给你问。

小耿子:这很重要,王叔和马卫东关系非常不一般。

断翼的妖好像停了好久,才回答:我跟老爸就要断决关系了。

小耿子一看差点没背过气去:你没开玩笑吧,我王叔都眼巴巴等了好几天了,他们都二十年没见面了,你先放放你的私人恩怨,帮帮忙好吧?

断翼的妖又沉默了好久:我怎么帮你们?

小耿子说:把你爸的电话号码给我就行。

断翼的妖很快回复:你做梦吧,我怎么可能随便把我老爸的电话给人家!

小耿子都要疯了:那麻烦你把我的电话给你爸好吗?

断翼的妖说:我怎么给他,我现在都不理他。

小耿子真是服了这位大小姐了:大姐,那你能告诉我他至少在什么地方吧。

断翼的妖说:在哪里我也不知道,也许在昆明,也许在河内,也许在老挝......

小耿子弱弱的问:您就告诉我他的身份证地址好吗?

断翼的妖:你是户籍警察啊?

小耿子最后说:我相信你是英雄排的后代了,只有您这样严实的嘴才配当英雄排的后代,真是怎么都不招啊,佩服!

断翼的妖:哈哈!你才知道。

小耿子想,先看看这丫头在哪里:你现在在上海?

断翼的妖说:是啊!

小耿子说,你和老爸真的断绝父女关系了?

断翼的妖说:快了,等我找到我的事业我就不依赖他了。

小耿子头都大了:真是有个性,你要做什么事业?

断翼的妖:不用你管。

小耿子说:也许我帮得上忙。

断翼的妖:不可能,你是个平民。

小耿子觉得她用的词很特别,不是农民,不是市民,不是贫民,平民?他问:你需要什么样帮助?

断翼的妖:部队内部的,我想当兵。

小耿子不由得呵呵笑了,这个臭丫头,原来和他与赵洪波一个念头。他笑着,打上几个字:少将行不行?张晓军现在就是少将。他好像都能看见断翼的妖两眼放光的表情了。

她马上回复:你认识少将?

小耿子切切的笑着,敲上几个字:你问你爸认识张晓军不?他现在是少将。

断翼的妖:真的,我这就问!

小耿子终于放松了下来,他点起一根烟,哼着歌,等断翼的妖发回他期待很久的好消息。

过了半天,断翼的妖终于回了:他说他不认识,他也不认识小山东。

小耿子懵了,怎么可能:你确认他是扣马山英雄排的?

断翼的妖说:他只记得这么一件事,别的都忘了。

小耿子的心凉了下去:你说他不记得了?还是不想提。

断翼的好说:他都忘了,他只记得他曾经是扣马山英雄排的战士,开始他连自己的名字都忘了。

小耿子惊讶不已:那么你们怎么知道他的名字。

断翼的妖:反正就知道了。

小耿子说:你难道不想知道你父亲多么英勇吗?

断翼的妖沉默了。

小耿子说:你知道他为了炸敌人的炮舍身取义吗?

断翼的妖依旧沉默。

小耿子说:你知道他是军人之后吗?他的父亲,也就是你的爷爷现在都是将军吗?

断翼的妖还在沉默。

小耿子说:你知道他最关心的战友多么想念他吗?他们一起入伍,一起训练,一起打仗,发誓埋在一个墓坑里,他们的感情比亲兄弟还要亲,他们永远都不会忘记对方,永远都不会忘记对方!

又沉默了半晌,断翼的妖终于回答了:你的电话?

小耿子赶紧打上去:***3000546。

不久他的手机响了,小耿子打开,放在耳边,他说:喂?半天没有声音,他又喂了一声,从里面传来一个女孩的哭声:......我叫马娅,马卫东是我的爸爸。

她哭着,含含糊糊的说着:我一直以为他说谎骗人,我不知道他说的是真的,我还骂他往自己脸上贴金,我真浑......

小耿子也沉默了,他能理解断翼的妖的心情。

他说,别哭了,赶紧让他们兄弟见面吧。见了面,或许你爸爸什么都记得了。

断翼的妖说:好,我马上跟他联系。你们在什么地方?

小耿子说:我们在山东济南。

断翼的妖先把电话挂了,过了一会儿,又打过来:我爸爸说他愿意见面,但不能保证记起来什么。

小耿子深深的叹息:好吧。你们在什么地方?

断翼的妖说:我现在在上海,刚参加完CS竞赛,我家在广西凭祥。

凭祥?小耿子心里怦怦狂跳,那是他从老王叔嘴里听了无数次的地方,那是扣马山英雄排所在部队的驻扎地,也是老王叔和他的战友战斗的地方,也是老王叔的战友们安息的地方.....这么说,马卫东一直在凭祥?他究竟怎样死里逃生,在凭祥生存的?他怎么会什么都忘了,单单记得他是英雄排的人?

小耿子相信马卫东自己更想知道答案。

他说:我们本来就在等着去凭祥,你先回家跟父亲等着吧。

断翼的妖——马娅说:太好了,我明天就回去,回到家里等你们来!

小耿子也很高兴:我们去的时候给你打电话。


老王听小耿子说,跟马卫东的女儿约好了,很高兴。小耿子看着他堆满了皱纹的灿烂的笑容,没敢把马卫东失忆的事情告诉他,只告诉他,他身体不好。

老王点点头,笑着说:他的身体能好吗?腿还没好久从医院里偷偷跑了出来!

他开始数落马卫东的劣性:和老兵打架、关禁闭、写检查、没有一天不踢他......

老王说起来这些事情与其说埋怨,倒不如说一种由衷的赞赏,好像一个摆阔的富人,在埋怨他家的钱太多了似的。

在小耿子印象中,老王叔很少这样打开话匣子关不上的时候,他越滔滔不绝的说,小耿子越不敢把实情告诉他,最后悄悄的跟赵洪波说了,赵洪波也呆住了。他仔细考虑了下,也说,暂时别告诉王叔了。


两个男孩悄悄的坐在半成品大楼里的一个角落里,喝了整整一瓶二锅头,都醉醺醺的倒在了还没铺地板砖的水泥地上,任凭泪水肆意横流。

一个说,你能做到吗?

另一个说,能,他们能,我们也能。

一个说,你有种。

啊,你也有种。

咱们都能。

嗯,咱们都他妈能。

决定好了?你别后悔!你还有大学呢~!

大学以后再说,当兵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

哈哈,一个傻笑。你真傻。

你也很傻,你跟我一样傻。

我不傻!

你傻!

......

两个男孩喝醉了,第二天上班的建筑工人发现了他俩,相互依偎着睡着了。身边放着一个二锅头酒瓶子。脸上还带着泪痕。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