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01日 08:03:22 来源:《瞭望》新闻周刊

筹备了近半年的中东和会,11月27日在美国马里兰州首府安纳波利斯召开。美国国务卿赖斯在当晚举行的闭幕会上宣布,巴勒斯坦和以色列将于次日在华盛顿重启巴以和谈,并将在明年年底前达成一项能解决所有问题的和平协议。为期一天的中东问题安纳波利斯会议,在各方关注下开启了新的巴以和谈之路。

这次中东和会,是美国总统布什今年7月倡议召开的。为了开成这次和会,国务卿赖斯多次到中东斡旋,以缩小巴以分歧,劝说相关的阿拉伯国家与会,为会议的召开做铺垫。可以说,布什政府为这次会议的召开颇费心血。除作为主角的巴以代表与会外,美国还邀请了中东问题有关四方、联合国安理会五常、八国集团等40多个国家、地区和国际组织的代表参加。其中值得一提的是,包括沙特阿拉伯和叙利亚在内的对和会心存疑虑的16个阿拉伯国家,最终也到会捧场。

7年来基本对巴以问题不闻不问的布什总统,为何此时如此热心?看一看布什焦头烂额的现实处境,这个问题便不言自明了。

其一,伊拉克和阿富汗的两场战争,美国虽然都打得十分顺利,但近20万美国军队却陷入了难以自拔的两大泥潭。面对越来越惨重的人员死伤和战争经费的不断攀升,以及美国民众和民主党掌控的国会要求撤军的强大压力,身为总统的布什走投无路。

其二,伊朗核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作为世界上惟一超级大国的美国,竟然拿不出逼伊朗就范的办法。对此,不仅自感脸上无光,国会的不满更令布什难以应对。

其三,布什的任期眼看就要结束,要想为自己的8年任期留下一点政治遗产,时间压力也越来越大。为了摆脱艰难处境,自认在内政方面难有作为的情况下,布什想赌一赌外交,于是选择了被长期边缘化的巴以问题。在布什看来,这不仅相对容易,而且还可以取悦阿拉伯人和阿拉伯国家,孤立伊朗,有利于结成中东反伊朗联盟。

公正地说,和会召开本身就是中东问题的一大亮点,尤其是巴以和谈的重启,更是安纳波利斯和会的一大成果。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布什一改7年来忽视巴以问题的一贯做法,开始重视巴勒斯坦建国和巴以和平共处问题,客观上总是一件好事。因为历史证明,没有美国施压,以色列不可能作出“痛苦让步”,巴以也不可能解决任何实质问题。因此,正如阿巴斯所言,这是一个难得的机遇。不管和谈能否达到预期目标,但只要和谈恢复了,就离巴以和平进程的彼岸近了一步,就会使巴勒斯坦人在绝望中看到一点希望。

当然,人们还必须看到,巴以和谈重启,仅仅是为巴以磋商提供了一个平台。真正解决问题,还要看双方,特别是以色列的让步程度。不过,从目前的情况看,巴以双方领导人谁想作出“痛苦让步”都相当艰难。

首先,跟过去比较,目前巴以双方都是相对弱势的政权。2000年7月,在美国前总统克林顿亲自坐阵下,巴以领导人在美国戴维营举行了离签署和平协议只一步之遥的高峰会谈。巴方参加会谈的是巴勒斯坦威信至高无上的阿拉法特,以方代表是军人出身的工党总理巴拉克,他们都是举世公认的巴以强势领导人。然而,他们在最后关头却也未能作出“痛苦让步”。当年阿拉法特和巴拉克不敢做的事情,让阿巴斯和奥尔默特去做,恐怕也实在勉为其难。

其次,双方都面临反对派的牵制。巴方的困难更多一些。今年6月哈马斯武装占领加沙地带之后,阿巴斯领导的巴勒斯坦政权被削去了半壁江山。在巴勒斯坦分裂的状况下,即使阿巴斯同以色列达成协议,也无法落实,哈马斯的牵制能力不可小觑。一个人体炸弹、几枚强力火箭弹,就足以破坏巴以和谈局面。奥尔默特政府对和会的立场,也陷入了内部分歧之中。两名重量级部长扬言,如果此次和会触及巴以矛盾的核心问题,他们所在的政党将退出联合政府。而这两名部长所代表的政党,在以色列议会120个席位中占有23席,他们的退出,无疑会使奥尔默特领导的执政联盟因在议会中居少数地位而瓦解。这还仅仅是对此次和会的态度,对“痛苦让步”的立场就更可想而知了。

第三,最终地位问题是双方难以逾越的一道“坎”。以耶路撒冷地位问题为例,它不仅牵涉到巴以的领土和国都问题,更牵动着阿拉伯人和犹太人的民族和宗教感情。作为***教、犹太教和***三大宗教的圣地,谁都不敢轻易让步。当年,阿拉法特所以不敢在巴以戴维营协议上签字,主要就是因为耶城地位问题过于敏感。

分析人士认为,安纳波利斯会议虽然重启了巴以和谈,但其前景并不乐观,尤其是为期一年的时间表未免太过仓促。况且,这一年正是美国的大选之年。出于大选需要,美国朝野两党都不能得罪犹太利益集团。为了共和党的选战需要,布什也不可能对以色列施加太大压力,强制其作出让步。历史经验证明,如果没有美国施压,以色列是不可能作出关键的“痛苦让步”的。可以断言,这次中东和会难以促成巴以和平的最终实现。(唐继赞 作者为新华社世界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