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起核弹头,很多人首先就会想到那巨大的白色蘑菇烟云和寸草不留的爆炸现场。自从人类拥有核武器以来,真正在战场上被使用过的只有1945年美国在广岛和长崎的两颗原子弹——“小男孩”和“胖子”。而那些冷战期间美苏两国制造的数以万计的核弹头现在在哪里?它们的命运究竟如何?就这些问题,记者采访了国防大学军事后勤与军事科技装备教研部的李莉副教授。


核武器是最不实用的武器


李莉告诉记者,如果核储存和保护得比较得当,核弹头的服役期限是相当长的。“从核弹头最早被制造出来直到现在,已经有将近70年了。从严格的意义上来说,通过合理的储存,这些核弹头仍然具有再启用的作战能力。”


然而,由于核武器以毁灭人类自身为目的的特性,所以,一般情况下,没有人敢首先使用核武器,它也就成了“最不实用的武器”。


美苏两国在冷战时期都制造了数量巨大的核弹头,其当量越来越大,射程越来越远。“而这些核弹头被使用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在这种状况持续了数年后,美苏都认为这种非理智的竞争不应该再继续下去了。出于自身安全的考虑,双方从1969年年底开始了关于限制核武器发展的谈判。


1972年5月26日,美苏两国首脑在莫斯科签署了《关于限制反弹道导弹系统条约》和《关于限制进攻性战略武器的某些措施的临时协定》和一系列补充协定书,统称为第一阶段限制战略武器条约。


然而,销毁工作进行得并不顺利。双方后来又分别于1993年和2002年签订了第二和第三阶段削减战略武器条约。


截至2002年,美国公布的核弹头数目是6000枚,而俄罗斯公布的数目是5000多枚。根据两国最新签订的条约,要求两国在2012年前分别将现有的核弹头减少到现有数量的1/3,即分别为2000枚和1700枚之间。“最初把它们制造出来的人,现在又开始自己销毁自己的劳动成果。”


销毁核弹头的办法是引爆或者切割


李莉告诉记者,相关资料表示,美、苏(俄)两国在核弹头的销毁上,主要采取了两种方式。


第一种是引爆。把几枚甚至几十枚核弹头集中在一起,用炸药引爆。


有资料表示,1988年,前苏联在销毁其中程导弹时,就把1000多枚带有核弹头的中程导弹集中在伏尔加河下游某区域,每个月引爆两次,每次大概9~10枚。前苏联专门把这片区域隔离开来,采取了一些必要的防护措施。“但是,其中的细节他们并没有公布。”


第二种方法是切割。相关人员把导弹上的核弹头取下来单独处理后,将导弹的其余部分切割,切割的方法和部位必须要经过美俄双方专家的严格审定。


“我们都知道,导弹有几个主要的部分,战斗部分、动力部分、导航部分。专家审定的目的就是要保证把其中的每一部分都彻底切割,让整个导弹支离破碎,完全失去再组装的可能性。”


对于被取下的核弹头,首先要把包裹在核材料外的贵重金属取下来,重新利用。“这些贵重金属的价值非常高,一般都是本国的科技能力所能制造出的强度最高的金属。”


核材料中比例非常低的铀,在经过特殊的处理后可以制成低浓缩铀,作为轻水核反映堆的燃料。


核导弹对于全人类都是个大麻烦


李莉告诉记者,相对来说,占核材料95%以上的放射性元素钚处理起来就非常困难。“通常的做法是,把钚氧化后,和一些核废料混合。把混合物放在具有防辐射特性的玻璃和陶瓷容器中,再放入特殊的陶瓷罐子里,然后放入巨大的高密度钢盒子里,最后埋入地下。”


“这些高密度钢的盒子中必须要加入惰性气体和防护材料,而所有密封的容器中都要有核辐射的监测系统,并保持内部特定的温度和湿度。”


李莉认为,“之所以要如此严密的封存这些核材料,主要是怕某些国家获取到核弹头里面的核原料后,用于制造本国的核武器。”


而钚除了具有放射性之外,还有巨大的化学毒性。“2~3克的钚,如果在1平方公里的面积内扩散,就可以使当地在几千年内都受到影响。所以,美国在十几年前,就放弃了商业的钚回收技术。”李莉告诉记者,“对于钚,可以说世界上没有任何国家掌握了既保证生态安全、经济上又可以接受的处理方式。”


另外,除了核弹之外,发射井也要销毁。美苏双方协议,发射井的上部要炸掉6米或者挖掉8米,这样就使发射井丧失了发射核导弹的可能。“但是,双方实际销毁的发射井数量非常有限。”


在李莉看来,销毁核弹头的工作是一项工序极其复杂、花费巨大而且危险性很高的工作。“我看到过这样的统计数字,在最近的10年间,美国花在销毁这些核导弹上的费用已经达到两三百亿美元,而俄罗斯也花去了100多亿美元。”


“有个很说明问题的例子,仅仅要把一枚核弹头从导弹上拆卸下来,根据其结构的不同,就需要3万~15万美元。”


李莉告诉记者,在武器领域有一条非常著名的“冰山法则”:武器的研究和生产费用只占到整个费用的1/3,而后续的维护、保障、退役、封存的费用要占到总费用的2/3。对于常规武器和核武器,这条法则都适用。“你想想,对于上万枚的核武器,把它们制造出来已经用了数千亿美元,那么,储存和销毁它们的费用简直就是天文数字了。”


“核导弹对于全人类都是个大麻烦!”李莉表示,“整个销毁过程中会出现很多有毒的物质,这些物质在水中有很强的可溶性,如果进入了土壤,这种毒性就会长时间保留下来。如果这些处理不好,那么对本国和整个世界都将是毁灭性的灾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