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7——台海风云录 一、山雨欲来 五、厉兵秣马(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55/


与两国领导人的复杂心情不同,此时的江楠,虽然也在大上海的一隅看着外面熙熙攘攘的人群,但是他的心情却要轻松许多。在家乡一周的假期,使得他疲惫的身心得到了很好的放松,此时的他,又重新充满了对音乐的热爱。有些时候,他感到自己倒真的应该谢谢那位冒失的韩国飞行员了。

江楠将手中的咖啡一饮而光,放在窗台上,换了个舒服的站姿,心中默默随着房间中舒缓的音乐吟唱,这时,一阵高跟鞋的脚步声打破了午后的宁静,随着一阵迷人的香风,一个娇小的女孩走到他的面前说:“老板,新闻发布会马上就开始了。”堂堂一个音乐家,身边的人却将自己称作老板,江楠觉得有些好笑,不过他从来没有纠正这个称呼的想法。张丹是一个十分可人的女孩子,精雕细琢的五官,玲珑有致的身材,尤其是那张性感而圆润的嘴唇,令每一个看见她的男人都有上去亲吻她的欲望。江楠没有女朋友,因此身边的女秘书一直像走马灯似的轮换,但自从张丹来了之后,江楠就好长时间没有换过女秘书了,也许,这个女孩子身上有种特殊的魔力,让他无法离开她了。

“我这就去。”江楠一边答应,一边对着镜子整理自己的仪容,他对这种商业性的演出,尤其是演出前后无休无止的新闻发布会和记者见面会,早已经是十分厌恶了。那些记者们,要么是提些无聊而弱智的问题,要么就是对他的私生活穷追猛打,少有几个真正懂得艺术的记者在这个只知道炒作的时代早已经混不下去了,剩下的都是那些整天抬着摄像机跟踪明星的所谓记者在那里制造一篇又一篇的垃圾新闻,而江楠,作为一个商业包装的产品,在不知不觉中,也成为了垃圾新闻中的一个组分,有时候,他闻着自己身上的香水,都有一股子酸酸的臭味。

随着主办方的人员,江楠在聚光灯下走向主席台,当他脚步刚要踏出新闻发布厅的时候,原本僵硬的脸上竟自然而然地生出几份爽朗的笑意,就连他自己都有些惊讶于自己的老练和虚伪了。

主持人照例讲了几句之后,便到了记者提问的时间了,台下顿时齐刷刷地举起无数只手,大家都想争先提出心中的问题。话筒先是传到一位著名娱乐报纸的记者手中,他一站起来就问道了江楠与匈牙利美女小提琴家的绯闻问题,这个绯闻是前不久才爆出来的,爆料者有板有眼,甚至连两个人在哪个酒店的哪个房间幽会都查了出来。

江楠无奈地笑了笑说:“我只会讲中文,而那位美女小姐似乎也只会讲匈牙利语,当我们在一个房间里面幽会的时候,总不至于还要带一个翻译吧?”

大家听完,哄堂大笑,对于这个问题也就算是过关了,但马上又有其他人站了起来,继续无聊的发问,江楠耐心地一一作答,尽管他对这种场面早已厌倦,但毕竟保持足够的曝光率是他赚钱的重要保障,所以他也只得忍了。提问在继续着,很快,话筒被传到了一个留着八字胡的小个子记者手中,江楠一见那人站起来,微微皱了皱眉头,这个叫做山本毅人的日本记者经常提一些难以回答的问题,这次不知道他又要出什么难题了。

山本毅人并没有注意到江楠的表情,或者是他注意到了却根本不去搭理,他拿这话筒说:“江楠先生,您好,我是来自朝日新闻的记者山本毅人。在这里,我有两个问题想请您回答。第一个问题是您在中国农历新年之后就要到日本举行两场演出,请问您对于这两场演出有怎样的预期?第二个问题是您从出道以来,虽然有许多日本企业诚意地邀请你作为形象代言人,但是您却一直没有作出回应,请问是因为他们给出的条件无法让您满意还是您对日本有其他的看法。”

江楠听山本毅人说完,慢慢地端起桌上的水杯,一边假装喝水,一边思考着要如何回答:“首先呢,我对于不久的将来赴日本的演出充满了期待,在日本,有着众多对于音乐有着深刻了解的专业观众,他们的欣赏水平可以说不亚于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的听众,加上我们属于有着深厚东方文化影响的国家,共同的文化背景相信更有助于日本的听众接受我的音乐。不过,有专业的听众,不代表日本有着懂得艺术的公司团队,就拿三菱公司邀请我作越野车广告的例子来说吧,作为一个古典音乐家,我觉得自己并不适合担任这么一款充满野性的车辆的形象代言人,因此我婉拒了三菱公司的邀请。对于其他一些日本公司的邀请,我们也都是首先考虑是否符合我的发展路线和个人形象后再作出决定的,我并不认为其中掺杂了其他的因素。”

山本毅人听完江楠的回答,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是手中的话筒早已经被身边等不及的其他记者给抢了过去,江楠对于那位记者的行动感到颇为感激,因此特别认真详细地回答了他的问题。一个小时的新闻发布会很快结束了,江楠走入休息室,虽然今天一天并没有太多的活动,但是从小就专注于音乐的他并不习惯太多的公开场合,所以还是感到有些疲惫,尤其是那个总是阴魂不散的山本毅人每次总要提些棘手的问题,让江楠感到尤为不快。由于出生在一个军人家庭,江楠从小接受的就是这么一种教育,日本和中国是一衣带水的友邦,从中国吸取了无数宝贵的文化和技术,但在历史上却总是做一些伤害中国人民感情和利益的事情。尤其是随着日本军国主义的抬头,中国不少网站上都有分析中国与日本厉害关系的文章,试图让每一个上网的中国人都了解到这样一个信息,中国的强大必须建立在对日本足够的遏制之上,而日本想要强大的战略也是一样,因此中日两国将永远是地区间不能分离的对手。江楠不是一个狂热的大国沙文主义者,音乐家的心态总是要比一般的人更为宽大与平和,但是从小受到的教育还是在他心中或多或少地埋下对日本的抵制情绪。即便是在那些日本商品还算得上物美价廉的年代,中国也有许多人自发地抵制日本的商品,到了现在,日本的竞争力已经无法与中国匹敌了,人们更没有理由去购买日本的东西,因此在中国国内,做日本商品的形象代言人并不见得一件很光彩的事情,江楠和他的经纪人深知这一点,所以很小心的和日本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虽然由于日本的古典音乐市场非常庞大,因而江楠不得不经常到日本去进行演出活动,但是在谈到有关日本的话题的时候,他还是小心翼翼地避免触动那些敏感的雷区,否则万一不小心,说错了话,得罪的无论是日本人还是中国人,对于他事业的发展都不是一件好事。

江楠躺在沙发上,一边解开领带,一边狠狠地说:“烦死了,这些讨厌的记者,总有一天,看我不当这那些小鬼子的面将日本臭骂一顿。”

张丹一边伸出手,按在江楠的头上,温柔地给他做着按摩,一边说:“你可千万不要乱说话啊,要懂得保持冷静和矜持,这才是男人呢。”

“男人?要是真的男人,就真刀真枪地到战场上和小日本干一仗,整天说些违心的话,算什么男人啊?”江楠闭着眼睛,张丹柔柔的小手和身上淡淡的香味,似乎让他的心情平和了许多,但说起话来,难免还是有一点冲。

对于每一个年轻人来说,2037年的除夕是一个特殊的日子,2月14日,刚好是情人节。于是乎,江楠指挥的中国新年音乐会几乎成了情人专场,如潮的玫瑰花堆满了会场的每一个角落,甚至在演出达到高潮的时候,天空中竟然飘起了纷纷的花瓣雨,浪漫的场面令人心醉,相信每一对亲历这场演出的情侣将众生难忘。江楠站在高高的指挥台上,领着乐团成员向观众致意,望着场下张张灿烂的笑脸,江楠的心,突然有些莫名的激动。他的激动,并不是因为今天的恢宏场面,毕竟,在他还不算太长的指挥生涯中,这样的场面也不少见。他的激动,是因为再过几天,自己就要飞赴日本去进行专演了,而和自己一同飞赴日本的,除了国家艺术团的演员外,还有一位特殊的人物,国家主席孙复兴。

自从当选为国家主席以来,孙复兴还从没有出访过日本。不过这一次,所有的常委都认为他应该接受日本首相小林浩二的邀请,去拜会一下日本各界的头面人物。一来缓和一下两国近期的紧张关系,二来试探一下日本人对于台湾的态度,为将来可能到来的台海战争做好准备。与此同时,包括人大委员长和外交部长在内的中国领导人也纷纷展开了对世界各国的访问,农历新年刚过,人们似乎还沉浸在祥和欢乐的气氛当中,没几个人觉察到这些出访大多是临时的决定,平静的海面底下,一场风暴,正在酝酿着。

坐国产的大型客机出行,对于江楠来说,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可是乘坐由国产大型客机改装的中国的“空军一号”,可还是破天荒头一回。这架名为“友谊号”的飞机是从中国自行设计第一款大型客机的基础上改制而成的。可以乘坐200多人的机舱内,大部分的座椅都被拆去,几层防弹隔板将机舱隔成几块,江楠和国家艺术团的艺术家们坐在机身中央的随行人员座位上,宽大的座椅坐上去的感觉比起一般的客机来要舒服上许多。在他们的中间,还坐着一些不熟悉的面孔,那些人,有的低头看着手中的报纸,有的玩着游戏机,似乎都在打发着无聊的时间,但是机舱内一旦稍有动静,他们便会立即微微抬高头,眼中的眸子闪着精光,将四周的环境打量一遍,随后便又重新暗淡了下去。

作为上任后第一次对日本的访问,孙复兴受到的接待是高规格的。鲜红的地毯,献花的少年,一切的仪式都是按照最高的标准来准备的。似乎担心自己的迎接仪式体现不出中国的大国地位一般,热情的日本人们,还在机场到使团成员下榻宾馆的路上一路夹道欢迎,除了飘扬的旗帜和美丽的鲜花,有的人还准备了一些特殊的礼物——鸡蛋。

江楠和其他艺术家们乘坐着安装有防弹玻璃的大巴,跟随着迎接孙复兴的车队,在满载宪兵的武装车辆的前呼后拥之下,离开机场,向东京市区一路驶去。按照原计划,艺术家们在进入市区后就要和外交使团分头奔赴入住的酒店,可是刚驶上市区的主干道,江楠就看见前面的车辆一下子放慢了速度,原来这里已经进入了东京市区,不少日本的侨胞和留学的学生自发地在这条进入市区的必经之路上夹道欢迎孙复兴一行的来访。近年以来,由于中日关系始终处于一种不即不离的状态,加上中国的逐渐强大,对于地区事务逐渐需求主导地位,“中国威胁论”似乎成为了眼前的现实,使得在日本民众中对于中国的印象渐渐恶化,旅日的中国人难免会受到一些不友善的待遇,因此人们都很期望通过国家主席的来访,可以有效改善双方的关系,因此这次孙复兴的来访,不仅对于日本政府,而且对于日本的民众也是一件大事,许多希望中日时代友好的日本人也加入到了欢迎的队伍之中,一时间,长长的马路两旁竟然挤满了黑压压的人群。

一开始,迎接的民众们还是十分注意礼仪和安全的,大家举着各种各样的标语的彩旗,伸长了脖子向着机场的方向眺望,维持秩序的警察在道路周围拉起两重的警戒线,在一些不显眼的地方,日本政府更是如临大敌,派出全副武装的宪兵和装甲车,以防万一。眼看着远处闪烁起了一片警灯,车队,很快就要从这里通过,马上就可以到达酒店了,这时,夹在欢迎人群中的一大群年轻人,突然间得到了什么指令一样,齐刷刷脱去外套,露出一身白色的衬衫,衬衫上印着二战是日本帝国的军旗图案,而他们的手中,也一下子不知道从那里变出来一堆的条幅,上面写着“中国人滚出日本领海”,“抗议中国非法开采日本海资源”等的字样。当值的日本宪兵一见这幅架势,马上向上级报告了异常状况,一边请求支援,一边挡住示威人群,防止他们做出什么过激举动。而其他欢迎的人群见到这种情况,纷纷向那些滋事分子报以嘘声,但那些人显然是有备而来,在一名青年的带领下,用日语大声高呼各种反中口号。由于中国在东海资源,尤其是石油气资源的开采和使用上,一直占据了主动的地位,尽管在表面上宣称要与日本共同开发,和平利用,但是日本始终无法从中占到太多的利益,因此几十年来,中日两国之间最为尖锐的问题就是东海资源的开发问题。这次示威的人,主要针对的也就是这个问题。眼看孙复兴的车队马上就要到达,绕道行驶的话,不仅是对客人的不尊敬,而且难以保证安全,负责的日本官员只得硬着头皮命令宪兵拦住示威队伍,防止他们做出出格的事情,一边通知车队高速通过,希望孙复兴等人最好是没有注意到外面的动静。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