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940年夏,被新四军骚扰得吃不好睡不好的日本畜生终于壮着胆子离开了“乌龟壳”,对根据地发起了扫荡。扫荡的日军是第12混成旅团(1939年1月在苏州编成,直属华中派遣军驻泰县,后隶第13军,1943年5月在扬州扩编为第64师团。历任旅团长丸山定、南部襄吉)和伪军。12旅团属于三类部队,也就是垃圾中的垃圾,但是坏事干得比谁都狠,伪军为虎作伥,也跟着胡作非为。

“鬼子一个中队,就在村里。”连长召集大伙,“孤军突入胆子不小,今儿晚上,咱营就干掉他。”“一个营打一个中队,行吗?”“当然行,你忘了模范歼灭战了?”(1939年8月八路军115师一部600人消灭日军一个大队600人)

鬼子正在村里休息,这群劫掠一天的强盗倒头大睡,真以为新四军吓破了胆,老子天下第一了。战士的刺刀都用湿泥掩盖,防止反光,三个连悄无声息地摸向这个被蹂躏的村庄。村庄建在一片平地上,四周都是水田,如果是白天,凭着火力新四军还真不好靠近。鬼子哨兵没有戴头盔(看来人家也知道那玩意反光),所以一时还无法确定他的位置。爷爷的位置距离村子不过200步,只要发起攻击鬼子绝对没有反应时间,最多就是被捅死在床上还是床下的问题。村里有篝火,不少鬼子围着篝火打瞌睡,(房子都烧了,自己都没得住)。“从田埂走。”连长下令了,再这么走下去,即使鬼子看不到白色的水花也该听到水响的。房顶上出现了一个黑影——鬼子哨兵。在月光下,黑黑的影子确实像鬼,很快他就会变成真的鬼。连队已经就绪,只要营里指挥枪一响,马上就会发起攻击。

砰,火光一闪,即逝。不是指挥枪,而是地雷!(小鬼子有点小聪明)“王八蛋!”众人咒骂着投入战斗,爷爷按照惯例,送那房顶的小鬼子上了西天。爷爷他们距离鬼子最近,很快就短兵相接。新四军狂呼突击,黑暗中,浴血搏杀。鬼子得到了警报,全部拿着枪出来了,前锋部队和鬼子扭打成一团,爷爷面前是一个又矮又胖的鬼子,凭着经验,爷爷知道这鬼子不好对付。狭路相逢勇者胜,爷爷一声大吼,直辞鬼子左胸,那鬼子连闪带拨,躲过一刀,右脚抬起就踹。爷爷稍微一退,就把这短腿王八的攻击化解了。鬼子回过身来,刺刀立刻直逼右胸,鬼子刺刀又快又重,爷爷躲闪不及,右肩马上就开了一口子。“啊!”爷爷怒吼一声,横刀一扫,只觉得刀尖受阻,那鬼子已中了一刀。鬼子刀口一绞,又取左手,爷爷不得不缩手,三八枪被鬼子一带飞出几步外。爷爷后退一步,刚刚抽出斧头,那鬼子已经赶上,寒光一闪,犹如电光火石一般,爷爷左臂当即被刺穿,刺刀划过骨头,发出“兹啦”一声。爷爷连中两刀,右肩血流如注,左臂更是知觉全无,处于求生本能,爷爷斧头一挥,把来不及抽回的鬼子左手斩为两段。鬼子一阵哀号,爷爷顾不得许多,后退一步,退出臂上刺刀,抡起斧头,一个横劈,将那鬼子的狗头齐眉劈成两半。爷爷提斧转身,看见连长右膝跪地,握刀支撑,班长靠在墙上,以枪支地,地上一个伤了腿的鬼子,正从枪上卸下刺刀,挣扎着向连长爬过去。(此时其他连队已经赶上,鬼子开始撤退)不及多想,爷爷冲将过去,一声大喝,把那鬼子剁得身首异处。“连长!”“别管我,去看你班长。”爷爷上前一摸,班长的衣服已经湿透,不知是血是汗,再一摸鼻子,已经断气了。“班长……”烈士背靠土墙,以枪作杖,怒目圆睁,致死不倒!后来从王连长口中知道,连长与鬼子拼刺,大腿中刀,鬼子想再刺的时候,班长放掉面前的鬼子,横刀来救,刺死鬼子的同时也被面前的鬼子刺中胸部。连长在鬼子突刺时挥刀砍了他一下(这时候连长已经倒地),接下来就是爷爷看到的了。鬼子人数劣势,开始还且战且退,后来就变成了一窝蜂逃命。一个小鬼子可能因为受伤,落单了,刺刀已经拼弯,借着篝火,爷爷能看到他脸上的恐惧。鬼子到了穷途末路,竟然跪地求饶,口中念念有词。战士们都杀红了眼,哪容得他活命,马上就把他捅成了蜂窝。“呸,杀人放火的时候怎么没想到饶命!”一名战士狠狠的淬了一口。

“王连长,你怎么样?”营长关切地问。“没事,想杀我小鬼子还没那能耐。”连长咬牙切齿,“让一排长代替我指挥。”“连长我背你。”爷爷左手已经抬不起来了,在战友的帮助下背起连长一同转移。

“大夫!”爷爷大喊。医疗队的人已经出来了,何姑娘快步上前,帮着扶下连长。“呀,你的手!”爷爷低头一看,整只袖子已经被血染红了。“我没事,看看连长,他伤得重。”“连长有吴大夫照看,快把衣服脱了,让我看看伤口。”由于是刺刀贯通伤,又有股下坠的力,伤口撕裂,已经血肉模糊。“先消毒,有点疼。”“喊,就不是男人!”爷爷咬紧牙,喉咙里发出“恩饿”的浑浊声音。(后来战友们说,当时他那叫声简直就是野兽一般)处理好左臂又是右肩,何姑娘在参加新四军路上给爷爷缝的豹皮褂子和肩膀一起被划破,“可惜了,顶好的豹子皮啊。”“人没事就好。”何姑娘眼圈微红,转身给别人包扎。连长,爷爷突然想起来了,“连长怎么样了?”“没有危险,还好没有伤到动脉。”(人腿部有一根大动脉)吴大夫松了口气。“谢谢。”在场的战士无不千恩万谢。有人还抹了眼泪,连长在房里喊:“不就一刀吗?哭什么,我死了你们就给我报仇。”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