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莱莫海军中将前往舟山岛之时,在台湾总督揆一的请求之下,留下了海军陆战队士兵,加上揆一后中原有的一千五百士兵,此刻在台湾城内的荷兰士兵已经达到将近六千五百名,大炮近百门。同时放弃对于台湾北部的管理,全军收缩至南湾南部的热兰遮城及赤嵌竹城之中(赤嵌城1652年建造,这个时候只是竹木城保罢了。)及附近地域,进行密集防守。

虽然揆一并不完全清楚神州军的陆地作战实力,不过在听到夏洛海军上将的遭遇之后,他认定陆军的兵器之中,敌军定然有更加厉害的武器出现。所以自从上次莱莫带领舰队败回台湾之后,揆一就不断招募本地人员构筑工地。此刻热兰遮城外不但再次筑起了一圈矮墙,并在上面分散加设了部分类似佛朗机的速射炮和碉堡。

面赤嵌竹城因为时间的关系来不及重新构筑城堡,只好在外面边筑两道泥墙,同样加高大炮和安排步兵驻守。整个台湾现在不过剩余老式巡洋舰五艘,分别为格拉弗兰号、白鹭号、库克肯号、罗梅洛号、赫克托号五艘及伯玛丽亚号通迅船以及八艘运输船。(正史之中仅有大舰两艘、小舰两艘、通讯医疗船一艘。岛上士兵共计一千五百人左右另外商人若干。)

王德仁率领的特种部队中,“海豹”因为其任务的特殊性,现在还隐蔽在热兰遮城附近的海岸从林之中,他们的任务比较简单,不过却是此次台湾一战最为重要任务之一。他们的任务是全歼荷兰海军的所有战舰,使他们完全丧失作战能力。

就是如此的海军军力,本身上留给神州军的驱逐舰队消化的。但现在由于战争形势变化,只好在开战初期就全给他炸沉,不然荷兰士兵一旦上了船在台湾岛上四处机动,不就光剩下麻烦了。至于商船一般也不难为他们,如果敢出港,海上自然有四十艘护卫舰收拾,跟他们没关系。

由于任务的重要性,王德仁就跟随着“海豹”潜伏在沿岸大片的从林附近的一个小村子里,整个小村子只许进不许出,好在由于神州军的“飞鱼”级输送足够了物资,全村百姓反吃得比过年还要好上几分。故此消息是一点不曾走漏,现在就等护卫舰队的到来,那时标志着神州军已经在台湾北部登陆成功。

相对而言,陆军狼牙特种作战任务要简单的多,首先他们按郑肇基提供的消息找到郑芝龙昔日的手下郭怀一,负责护送几位几天来的间谍隐藏在各地。及延缓荷兰军队的行动。

此人曾经是郑芝龙做海盗时手下的小头目,在郑芝龙受招安之后,因他受不了官家的那份拘束,就来到这台湾岛。他用当海盗时积下的金银,置办了田宅,有了一份家业,并且娶妻生子,过了十来年的安生日子。并成为以福建、广东移民为主的士美村的村长。

由于手上功夫了得,也调教出来一帮徒弟。对于荷兰人,他也怎么不喜欢,怎奈现在已是有家有业的人,自然不能似当初作海盗时那般快意恩仇!纵是如此,他也还联络了些兄弟,朋友,约定如果荷兰人再变本加厉的话,就给他来个鱼死网破。

这一天清晨,士美村的墙围子外面进来了六个陌生的年轻人。一个个看上去精神饱满,身体矫健。一大早也不知道打哪来,一口漂亮得通行官话,直打听村长郭怀一的住处,这可就引起了郭怀一徒弟疑心。

“几位,打哪儿来啊!”

为首的是年轻人,一听问话的人说一口福建客家话,他自己也放下官话,讲起客家话来。“哦,我们是岛外来的,找郭大叔有点事。”说着那年轻人做了个手势。

要说别人不认得,郭怀一手下的徒弟可是识得的,这是福建郑家当年做海上强梁时的通行手势,用来认兄弟,取出处的。

“哟,敢是几位兄长到了,请,请这边走……。”

清晨的阳光斜斜洒进院子里,郭家大宅是村子中唯一的大宅,前后三进的院落,附近还有些个牲口棚、家具舍的地界。与众不同的是,郭家却是有个演武场,一大早徒弟们都早早来请完了师傅的早茶,来到练武场练开了拳脚。

这当儿,郭怀一自己早已经练完了功,正坐在演武场的上首端杯茶在那儿有一口没一口的抿呢。太阳斜斜照在他的脸上,他大约四十来岁年纪,串脸的络腮钢髯,大脸筋,两只眼睛不大,可要真一狠起心来,那里面原寒光能把人吓死。

此刻,他正眯着眼瞅着自己的二女儿清虹在那儿舞双剑呢!看这丫头不过十六七岁,一身火红的练功服,手中两柄短剑硬是给舞了个锐气千条。

郭怀一才满意的一抬手抚着自己下巴上的钢髯,眼光一抬已经注意到不远处自己得小徒弟身后跟着几个年轻人向自己这里走来。几个年轻人看起来身手矫健,一付莫测高深的模样,他不由就留上了心。

“咦,这几个人看起来可有点来头啊!”

“师傅……”小徒弟才打算说话,郭怀一一伸手拦住了他的话头,眼中放出亮光紧紧盯着来人。

为首的年轻人虽然年纪不大,那份胆色却是使郭怀一心中赞叹不已。他不但神色坦然,眼睛似乎还带着微微的笑意,那种感觉似乎是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感觉。外带做出了接引入门的手势。

郭怀一同样做了个手势,身体微微向前一倾,和来人肩与肩相靠。这个动作的意思是“即是兄弟,即当肝胆相照!”接下来,来拜座客(在家的)的行客(外来的)就要自报家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