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莱莫海军中将,率领着一艘载炮98门的二级战列舰“纳拉逊伯爵号”其余为四艘载炮分别为80门的三级战列舰,分别是“娜塔利娅号”“大西洋号”“胜利号”“橡树号”。共计五艘战列舰向舟山群岛疾驰。

可是现在正值11月中旬,海上冰冷且令人难以捉摸的西北风从大陆上吹过来,使舰队走着逆风时的的“之”字形航行法。好在靠近大陆的海面上,风势并不是非常强烈,否则如果降了帆等待顺风的时候再走的话,到达舟山的时间就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了。

莱莫海军中将的船上还载着哈克,这是因为这个毁灭那个什么神州城报一箭之仇的机会是这个家伙找到的。

莱莫海军中将和夏洛甫海军上将不是一类的人,后者是一位纯粹的军人。莱莫虽然同样是一个优秀的海军将领,但不妨碍他同时是一个商人。

所以,这一次往舟山协助大陆上的反叛者们作战目的自然是出于生意上的需要。

首先,按照那些反叛者的承诺,他们将提供先进的推进系统,那些神州城怒潮级护卫舰的机动性和攻击力实在使他感觉到恐惧。当然如果荷兰海军有了这种技术,不消半年,不但这里的海战优势可以夺回,而且在大洋上角逐自然可以获胜。

其次,他们将提供陆战兵力,一起进攻神州军的老巢,只要打掉他的城市,空有强悍军力的神州军海军能有什么作为呢?至于攻击的实力,他即不信任反叛者(清军),也不信任和他们联手的黄斌卿。

一五三七年西班牙国王查理一世建立人类战争史上第一支海军陆战队以后,荷兰亦为了海外领土扩张,而组建了海军陆战队,并和他们在大洋之上竞争的对手,西班牙人及葡萄牙人的海军陆战队的冲突之中,履履获胜。所以在莱莫海军中将的眼中除了神州城的军队以外,其他势力的军队绝对不是强悍的荷兰皇家海军及海军陆战队的对手。当然这是在他与吴胜兆交手之前的事情。

由于莱莫海军中将和哈克日以继夜的赶路,这一天终于到达了舟山岛。为了耀武扬威,九艘巨型战列舰一字排开,五百门火炮齐声施放。

听到炮声,黄斌卿正自急得在屋里团团转着圈,不知道是哪路人马到了家门之外。其余的倒也罢了,就怕是那神州军知道了自己和清军合作派兵来攻了。那这舟山岛就保不住了。

探马急急得窜进黄斌卿的帅府里,一叠声的叫声,吓得府里原本就心中惶恐得人更加纷乱。

“报,大人,祸事来了。”

黄斌卿忍住心中怒气,挥手道:“讲!”

“报候爷,岛外来了红毛人的夹板船队,正在开炮轰击,只是没有炮弹落下。”

黄斌卿到底是见识多些,当下明白这炮声是台湾来得荷兰舰队,至于那些炮声不过是些礼炮罢了,只是这炮声太过响亮,这哪里是什么礼炮,分明是示威呢!

他一边发令“传我将令,火枪骑兵准备,另外沿岸炮垒发空炮相还。”一边心里说:“哼!几个洋鬼子,没见过世面,倒是要给这些洋鬼子看看,他们不过是井底之蛙罢了。”

“黄,你好吗,能见到你真是太好了。”

哈克热情的伸出两只胳膊,眼看着就要上来用他长满黄胡子的脸蛋和黄斌卿来一次亲密接触。嘴里大声说着半生不熟得,听直来有点怪里怪气的华语。

“哈克爵好久不见,一向可好!”黄斌卿停住了脚步,拱拱了手。阻止了哈克继续接近。

“哈哈,你还是老样子,我亲爱的黄,我介绍给你认识,这位是莱莫海军中将,外面的九艘雄伟的战列舰就是他的舰队。”

“久闻阁下大名,今日一见真是三生有辛。”

莱莫可不似哈克是半个中国通,根本听不懂黄斌卿自以为得体的语言,只好学着哈克的模样微笑着拱拱手。

“二位,一路风尘,在下稍备满酒,算是给二位洗尘。请请……”说着黄斌卿把二人让了两顶轿子。要知道由于神州城对他的技术封锁,他这里没有满街跑。

令哈克和莱莫海军中将吃惊的是,黄斌卿的酒却没有摆一个雅致的地方,他得的酒宴却是摆在军中的点将台上。黄斌卿手作陪诸将和莱莫手下诸位将领坐了满满十桌。

台上是一队队顶盔挂甲的骑兵,只不过他们除了肋下的佩刀而外,手中持着无一例外是神州城外贸用得针刺燧发六发连射火枪。这种火枪使用纸弹壳,内装六枚箭形弹,燧石底火,自然无法和神州军的步枪相比,甚至无法和“救世军”使用得火枪相比,不一样的弹壳,不一样的枪管,不一样的射程不一样的杀伤力。

“诸位都是敌兵之人,所以今日就以此佐酒,不亦快哉……”黄斌卿气莱莫海军中间用五百炮的三次的齐射作为礼炮,让他们也见识什么是厉害军队。内心之中没有说出的话是,这个世界上谁家的东西比人家神州城的好。

第一波是单兵的射击训练,当训练的时候,荷兰海军及陆战队的军官们都没有太在意。他们不相信这里的黄种人在火枪上能够强过西方世界。既然他们的火枪看起来那么轻巧,射击起来一定威力有限。而且一枝火枪射击哪会比得上成排的射击,这样东方人根本就不知道火枪是以保持连续火力为前提的。

“呯……呯……呯……”

骑着马的骑兵,一边有奔驰,手中火枪连发射击。且不说这枪的威力大小,单那柄长枪的七发连射已经使这些西方的军人们吃惊不小。当那个骑兵从前方绕回来时,又是七发连射,这已经让台上这些军官坐不住了,东方的神秘再次使他们重新敬畏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