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看起来,中国的问题绝不是一朝一夕可以解决好的。尤其有了博洛这个善于学习的家伙之后,战车、连发火枪在清廷雄厚的财力之下迅速装备。清军的扩张变得更加变本加厉,一支支明朝藩王的部队被剿灭,一块块汉人的土地最终沦丧。这难道只是清军的原因吗?还是完全出于贪婪的结果,请大家拭目以待!

二十艘显然出自神州城之手的烈风级驱逐舰,在中日之间风暴区的洋面上疾驶。

这里就是当年几乎打下大半个世界的蒙古帝国南侵舰队全军覆灭的风暴带。当年的扶桑也因此信奉他们的神灵用神风保护了他们,而在后世的时候出现了“神风敢死队”这个怪胎。

或许他们从来没有想到过,倘若是他们未来的神到了这儿会怎么样呢?他们是SB,当然想不到,可不代表神州城的人想不到。

白浪滔滔之中,来的正是神州军的舰队。清一色的驱逐舰排成护航队形,保护着中间三十多艘鲸级两栖攻击舰,他们急急得朝南钻进风暴带之中。

大海对这样自称神仙的人产生了一种可怕的暴怒情绪。它的海湾巨大、狂猛,此时不要说是一般小船,就算是号称“海上马车夫”的荷兰战舰或是后起之秀英国皇家海军的舰队也免不了要降帆维持平衡,然后随波逐流。

可是神州军的双体驱逐舰根本就不在乎这样的浪头,它的平稳性甚至比鲸级两栖攻击舰的平稳性还要好。他们甚至没有降下前后桅杆上的三角帆,依然保持着相当的航速在舰队周围巡回警戒。

人力驱动系统依然在全力动作,使它不至于因为风暴而偏离航道。这是为了戒备作战的需要,“永远戒备”是神州军的信条。

也是因为这一信条后世之中所有与神州军交过手的军队都说,袭击这样的军队是一种自杀行为,因为他们的士兵自从进入军队的那一天他们就生活在战争的环境之中。他们的主要生活就是训练和作战,当然放假外出泡妞的时间除外。

同样,也是因为这一信条,不但东方诸国,连在欧洲的所谓文明国家亦不得不在它犀利的舰队下屈服。这一支在无数鲜血上浮起的最强舰队最后获得的称号为“海神的儿子”,意思是说只要在海上他们就是绝对的霸主,因为海洋就是他们家的后院。

“海神的儿子”不但用武力为海洋建立了新秩序,而且他们用一切手段打击一切不合作的势力,直到对手彻底消亡为止。他们对于技术保密的程度,超过任何一个国家从而妨碍了世界性的技术进步。所以,没有人能造出他们那样的战舰,没有得到他们允许,也没有国家敢于建造。

当然,这是后话,当先他们的目的是建立一个“神的国度”并拥有一批神的奴仆。

虽然神州军的战舰极为结实,岳效飞依然被响彻船舱的那种木板和钢铁梁架“咯吱、咯吱”声刺得牙根发痒,背上汗毛直竖。

他悄悄掏出酒壶点了一口,喝酒的禁令在海军中已经取消。他们每天获准喝一口由神州城“仁爱医院”生产的具有完全知识产权的,预防风湿和补充适量维生素的药酒(呵呵,这可是中国特产。),每人每天一两分三次由餐厅供应随着份饭发放。

当然,他岳效飞喝得可不是那种酒,所以要偷偷得背着点人。烈酒下肚,腹内升腾起一股火热,背上的汗毛终于平复下去,他长长舒了口气。

“不行,还不够结实,有一天我要有“全钢防震”的战列舰,这玩艺不行,太消薄。”

如果原荷兰海军上将夏洛甫听到岳效飞如此说他心目中的“战神”一定会不高兴的。在他眼里,这样火力、机动性和防护性完美结合的战舰不用很多,大约一百艘就已经足够统治世界,而这种技术已经领先世界上其他国家的技术何止二十年,何必要研发更高级的战舰。

利润分配时占神州城利润分配总额十分之一还多的研发经费早就引起了军队和其他机构的不满。谁不想让自己管辖的范围发展的更快一点,可是最低十分之一是人家城主定的,而且已经写进了《神州律》,这是谁也没法改变的事情。

由于战舰的护窗板已经放下,所以大白天也只要点上瓦斯灯才能照明舱室。慕容卓揉揉眼睛,把手中的笔扔到台子上的扶桑地图上。回头看了看,这里就只剩下自己和手下这些苦命的参谋,而那个小子。一想到“那小子”慕容卓就想骂人,就会把工作一推,自己一个人跑掉。

“奶奶的,不用提了,肯定去船头,我也出去爽爽。”

于胡子于司令,可是整个舰队之中最特殊的人,人家喝酒可是得到总司令特批的。这也难怪,看来总司令也是个酒鬼,要不整天赖在驾驶舱不走。

“司令,我们和那边翻脸,这次可是在船员造成不小的动静呢!大家都挺担心家里人的安危呢!”

岳效飞给嘴里叼上根雪茄,这已经成了他的新习惯,反正现在已经开始量产,买来几盒带在身上全当是作广告了。手上打着是这个世界是第一个气体打火机,只不过瓦斯的那股子臭鸡蛋味实在不怎么好闻(拨轮的一次性气体打火机大家都见过吧,结构简单,制造容易)。

可不,经于胡子这一说,岳效飞觉着心里就一酸。人是有感情的动物,每次想起以前和朱聿键相处的日子,他的心中都会一酸。

按照封建帝王的标准来看,朱聿键算得上是个好皇帝。殚精竭虑的只想要恢复旧山河,可他为何就不理解自己呢!神州城近在咫尺,这么好的管理方式他就是学不会,或者他就是不愿学会。

说白了他心里就是那个皇帝位子放不下。这样看来,他的觉悟连将来君主立宪的标准都达不到。同他决裂在某种角度上来说是对的,问题是岳效飞认为和他决裂的稍嫌过早,如果台湾在他的手中,他自然会毫不在意,可是现在,材料的来源丧失了几乎三分之二,对于神州城这将是致命的。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