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原创]一个好汉三个帮之九二一班的五虎将(三)

两小无猜的锦马超



此君生来多好动,调皮捣蛋最在行。


如今官场春风起,年少得志更豪迈。




说起这个人来,那我是最有发言权的,我们同住在一排房子,中间隔了两个家的门,我们是同一年的生人,不过一个是年头,一个是年尾,我们从小可是穿着开裆裤一起长大的,从幼儿园,小学,初中,直至高中毕业后,我踏上了远行的列车,而他则在疆内的一所大学,度过了四年的学生生涯,后放弃他父亲给他找的非常好的工作,通过人才的交流到了离家几千公里外的一个县级城市,目前为该县的重点后备干部!


他是一个非常有主意和主见的这样一个人,并且脑子非常的灵活,只可惜的是,身边有我们这样一帮人,好脑子都用到了歪地方,和他在一起的日子是最长的,所以在我们之间身上的发生的事情也是最多的,并且只要我们两个同时出现在一个地方,当然学校是除外的,那么这个地方一定会有一场骚乱会随时的降临,在当地我和他就是传说中的狼狈二人组合,事情已经过去这样多年了,每次和他同电话的时候总有说不完的话题,不管什么彼此见到了双方的父母,那我们的光辉经历不是可能不提的,兄弟,我真的很想念你,不知道是否还有机会和你共同携手,在闯荡江湖?


大家如果看到以前的一篇文章,《我也很古惑》里面我已经提到过他,就是哪个被老师砸的连文具盒都走了样的坏学生,也是他的父亲到现在一直都遗憾的一件事情,他家有两男一女三个小孩,他是老小,在当时也是最有天赋的一个孩子,他的父亲对他的期望特别大的,但是最后的结果却让他的父亲很失望,这个也是我猜想他为什么放弃了优厚的条件而选择了离开家这样远的地方去工作的一个原因,也许是想证明点什么也许是希望给自己一个更广阔的天地吧,这个我就不去理会他了,不管怎么样,只要你开心,我就一定会支持你的,兄弟!


他其实长的还是很帅气的一个人,但是很可惜,大概是上小学的时候,因为一次在露天电影院看电影,当跨石头凳子的时候,不小心失足,结果把在两眉中间加上左边的半条眉毛上,给磕了一个口子,当时缝了十一针,到现在为止,那条疤痕还清晰可见,然而该同志还没有记住教训,伤疤是六月份磕的,到了过年的时候因为眉毛还没有长出来,所以他姐姐就帮他画了一条,这样大过年的也好出去见人呀,可谁知道,在年初一的时候放鞭炮,我们小时候喜欢收集没有哑炮里面的火药,然后放到子弹壳里面,装上导火索,不亚于雷管的威力,我们在收集火药的时候,他用来点鞭炮的烟卷,不小心就碰到了火药上,结果这下两条眉毛都没有了,无奈,这个年只能晚上的时候出来转转,平时都憋屈在家里面,当我写到这里的时候,不由的神经西西笑了出来,


那我就来好好的给大家说道说到和此君的一些事情吧,也许只是身边的事情,如果大家也曾发生过,那就和我一起痛快的笑起来吧,因为和此君呆的时间最长,所以有一些事情我就总结性的说一下,既然是回忆吗,还是留给自己多点的想头吧,


记得我们两家的附近,有一户人家在院子里面种了一棵李子树,这个李子比较奇怪,别人家的李子的果子都是红色的或是紫色的,但是他家的确是黄色的,因为在当时来说已经是一个很奇怪的事情了,所以我们俩就惦记上这个粒子树了,从开春开花开始,我们就在想怎么实现我们的目的,所以有段时间我们没有事情的时候就喜欢在这户人家的原子旁边转悠,不过刚好有一个便利的条件是,他家的院子正对着篮球场,所以我们可以很好的借用有利地势进行观察,想翻墙头过去,但是墙很好,上面还有碎玻璃,走门进去吧,动静太大,况且正门那里还有一条狗在那里,最后还是他想到了一个主意,那绝对叫一个绝呀,这户人家的院墙是用黏土块垒起来的,我们平时没有事情的时候,就把墙砖之间的泥巴慢慢的扣掉,这样大概一个月的时间吧,终于把那块给黏土块给扣松了,果子也基本上熟了,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我们偷偷的潜入到院子里面,把一棵树的李子都给别人给采摘了,结果第二天就听到那户人家的人到处的吵吵,可是就是不知道“贼”怎么进的院子!


记得我们那里的最早的自来水,不是通到各个住家的,而是在一片居民比较集中的地方,有一个靠人力一压就可以出水的装置,所以哪个时候我们吃水,主要是靠双肩挑水,现在想想虽然哪个时候的生活是比较艰苦,但是人还是快乐的,有一次,此君闲来无事情,一个人不知道从那里找来了几个玉米芯,就偷偷的塞到了自来水的出水管里,因为玉米芯干的时候塞进去容易,可是管里有水呀,遇到水之立刻的会膨胀,在想拿出来就难了,结果,等到下午人都去挑水了,怎么也压不出来水,开始以为管道坏了,后来发现原来水管里面塞满了玉米芯,这一群人呀,哪个到处喊叫,可是就不知道谁干的,最后用喷灯才把玉米芯给烧融了,大家才挑到水,此后因为这个自来水事件,此君在我们那里可谓名声大振。


虐人事件:这个事情说起来有点好笑,当时他的父亲是我们那里一个厂的厂长,我们也经常去哪个厂里去玩,有一次这个厂子的两个维修工人,因为大家都熟悉了,所以拿他开玩笑,结果他幼小的心灵受到了伤害,但是如果告诉他的父亲,大家因为都是一个厂子里面的,并且我们那里又不大,大家平时低头不见也抬头见的,最多的哈哈一笑也就没有事情了,所以他决定自己报复这两个人,事情也赶巧了,有一天两个 维修工人到井下维修管道,刚好被他看到了,等这两个人一下去,他就悄悄的过去,把井盖给盖住了,这个厂区很大呀,上班期间少两个人大家也不会太在意的,而他能也就是想报复一下,想回头悄悄的找个人帮着打开也就没有事情了。


结果没有想到,一玩给忘记了,可苦了这井下的两个人了,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的,哪个时候还没有什么移动电话,只好扯着嗓子叫唤呀,那谁能听的到?结果这一放,就到了晚上了,该上床睡觉了才想起来,自己还关俩人呢,自己在去放有点害怕了,外面也开始找开了,还想着呢,半夜了还不回家吃饭去,你说被关到井里面了,上那找去呀,这边还在想怎么办呢,最后无奈只好悄悄的告诉了他的妈妈,再在去找人把井下的俩人给放了,打那以后,此君在去厂里,门卫是坚决的不在让进了,深怕在闹出什么乱子来。


这样的事情发生了很多,比如用弹弓打人家的鸡蛋,为了养自己的鸽子去偷粮库的麦子等等,此君在我们那里的名声不亚于他的父亲,导致的结果就是别人看见他的哥哥还感觉到很奇怪,怎么这样一个文弱的书生还能干出这些坏事情来?原来大家都当他家就他一个儿子呢,害的他哥哥也背了不少的冤枉!


锦马超你其实可以写的东西太多了,因为你在我生命中,不亚于我的亲生的兄弟,一起的风雨,一起的辉煌,我们结伴走过,而今相隔千山万水,但是阻隔不了我对你的思念之情,希望有一天在相聚的时候,我们能够在一起,在无忧无虑的好好的淘他个天翻地覆![face][/face]

本文内容于 2007-12-2 19:01:46 被加油小毛虫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