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记实》之《训练日(上)》回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007年7月16日,一架泰国国际航空公司的航班在中国广州白云国际机场着陆。旅客中十五名神情严肃的外籍男子格外引人关注。他们身着统一的黄色体恤和运动裤,单从装束上看好像是一个旅游团,但那强健的体魄,警惕的眼神和令行禁止的作风又似乎表明这决不是一些普通乘客。随机抵达的还有十五支美制M16步枪和一万八千多发子弹。他们到底是什么人?又为何来到中国?


字幕:某训练基地


几个月前的一天,某训练基地训练部长南宁突然接到了总参谋部打来的一个电话。


南宁 某训练基地训练部部长


中方军队和泰方军队有意向在今年想搞一个联合训练,当时叫特种兵小分队作战为主要内容的联合训练。


电话中提到中泰两军联合训练,是为了落实2006年年底两国军方高层互访时,参谋长达成的共识。中泰两军磋商决定,开展“突击-2007”中泰双方陆军作战分队联合训练。将以应对恐怖主义威胁为背景,重点进行特种作战分队反恐怖基础战术和应用训练。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孙毅 某训练基地副司令员


今年的5月22号到25号,泰方先遣队一行三人,到达我们这个基地,(就)联合训练有关的时间、内容、参训的人数、人员的编成、训练科目等具体事宜在与我方进行进一步磋商。


在磋商过程中,起初泰方对中方的方案提出异议,他们的强项是机降,这次派来的特种作战分队也是一支伞兵部队,而中方方案中却并没有伞降训练。


孙毅 某训练基地副司令员


我们重点搞应用的攀登,应用的格斗、应用的射击、实战格斗,水上技能、丛林越野。


经过进一步磋商,最终双方共同确定了在联合基础上达到交流目的,不搞竞赛比武的原则。


乘坐泰国航班到达广州白云国际机场的这十五名神秘乘客,正是前来参加联合训练的泰国特种兵。


孙毅 某训练基地副司令员


他们来的十五个人分工非常明确,突击手、通讯兵、卫生兵、还有狙击手,分工非常具体,基本上两个人一个方向。


当天下午,泰方十五名特种兵就到达了训练基地。对于从来没有接触过泰国军人的中方十五名队员来说无疑怀有很强的好奇心。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范伟 某训练基地教员


第一次看到泰军他们穿着便装,感觉很多年龄很大,很多四十岁、五十岁,那时候我们列队欢迎嘛,感觉他们是不是来旅游,怎么年龄都这么大,跟我原来想象不一样。


孙毅 某训练基地副司令员


他们属于职业兵,最大岁数49岁,最小是27岁,我们最大岁数干部才30岁,最小21岁,所以年龄阶段有所差异。


字幕:某训练基地


随着中泰两国国歌在训练基地奏响,紧张而又艰苦的训练日由此开始了。


七月的中国南方烈日炎炎,日平均气温达到三十八摄氏度。训练场上中泰两军的队员混编在一起,从这一刻开始,他们将不分国籍,不分职务,惟一的身份就是中泰联合训练队员。


王峰 中泰联合训练中方队员


当他们换上军装的时候,我就对他们看法产生变化。有比较似乎的比喻,就像中国的散文一样,形散神不散。


范伟 某训练基地教员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感觉泰方特种部队他们的队员,虽然年龄比较大,但是他们职业训练,战斗素养军人的作风,不管从列队包括训练还是比较训练有素的。


擒拿格斗是特种兵训练的一项基础科目,泰拳以猛狠而著称,而中国武术是以技巧闻名世界。在民间中国功夫和泰拳曾经有过多次交流,而在两国军方这却是首次。


范伟 某训练基地教员


中国功夫主要包括四大技术,摔打擒拿,我就想突出中国功夫的摔打技术,就是强调一招制敌,最短时间内,最凶狠的力度,最准确的动作取得最好的效果。


训练场上中方队员首先演示,如此近距离观看中国军队的格斗技巧,对于泰国特种兵来说无疑是具备了很强的吸引力。


范伟 某训练基地教员


泰方相对来说比较感兴趣,因为两个不同技术的体系,泰拳和中国功夫,它各有自己的特色。


泰拳最显著的特点就是突出实用性,在训练方法上和中国功夫有相似之处,不过侧重点不同,泰拳特别强调肘和膝的运用,因为这两个部位的骨头比较坚硬,在进行攻击时往往是招招致命。


胡禹 中泰联合训练中方队员


(加内容)练泰拳,联合配合打混合,然后突然间他踢腿,我一抬腿一挡,当时真的很疼,好像钢筋打到钢筋上。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范伟 某训练基地教员


我觉得从交流过程中,我们学习到的肘膝的技术,取长补短。在我们以后训练可以加强肘膝的技术,来丰富我们的训练内容。


捕俘也是特种部队作战的重点训练科目,中方动作的特点就是以隐蔽方式接近目标,在距离对方三五步时,快速发起攻击,用双手抱紧对方膝盖,同时用肩顶住对方头部,锁住喉咙,使其窒息或者死亡,这个动作简单实用。


范伟 某训练基地教员


(加内容)泰方他的动作你把对方匍倒以后,两个手形成扣,把对方头锁死,不能让他来回转动,手一抓住以后,左手扳住对方的后脑,这样一控制,形成锁扣让对方动不了。


泰方也交流了泰国特种兵的格斗技巧,双方的动作虽然存在差异,但目的和结果都是相同的。


范伟 某训练基地教员


格斗动作看似动作很简单,但是每个动作需要付出巨大的体力,就像摔打,扛一个麻袋,一个人180斤,要把他摔倒,你付出的力量可能不止180斤,需要你绝对力量,需要你的爆发力。


按着训练的顺序,下一个科目将要进行实弹射击,此前双方队员都对对方的武器装备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胡禹 中泰联合训练中方队员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把他们弹药箱还有装备卸下来的时候,很漂亮的绿色箱子,很大,跟我们完全不一样,但是始终没知道。直到射击那一天,我们统一去领枪,见到它们很吃惊,原来是M16。


美国制造的M16自动步枪是世界上第一支小口径步枪,1958年这种枪被列为美军制式装备。它是美国二战以来服役时间最长、衍生型号最多、影响最大的单兵武器。据统计,目前有五十四个国家装备M16自动步枪,生产总量上千万支。


胡禹 中泰联合训练中方队员


(加内容)第一项目是双方枪支的分解首先是中方,我们就派几个代表,把我们枪支分解给他们看,包括步枪、手枪,第二个科目就是我们交流,就是我们分解他们的枪支,他们分解我们的枪支。


中方队员装备的九五式自动步枪也让泰方队员产生了浓厚兴趣。九五式自动步枪是中国自行研制的小口径突击步枪,采取无枪托设计,装弹三十发,有效射程四百米,1995年定型并开始装备部队。


在熟悉掌握了对方枪支的使用方法之后,中方队员使用M16自动步枪,泰方队员使用九五式自动步枪的实弹射击正式开始。


姚永春 中泰联合训练中方队员


打了三百发,我就感觉他们M16瞄准基线比较长,这样射击精度比较高,打完以后,瞄准基线基本是不变的。


2007年7月28日,也就是中泰联合训练的第十二天,队员们迎来了最艰难的一天。按着训练要求,三十名联合训练队员每人负重二十公斤,行军五公里后再奔袭三公里到达假设敌封锁区域外围,接着进行敌后渗透。其中要通过雷区,穿越密林,最后进行两公里极限奔袭,到达终点。整个过程,规定时间为九个小时。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经过五公里的负重行军之后,中泰联合训练队员到达假设敌封锁区域的外围。为了减少目标,队员们决定分成两支小分队,分别从封锁区域的两翼通过。在明确了集合地点和联络方式以后,两支小分队片刻便消失在了茂密的丛林中。


郑国威 某训练基地教员


穿越都是没有路可走的,有杂草丛深,有水沟、有悬崖,路边基本都是密林,还有蛇比较多,南方丛林蛇比较多,蚊子比较多,还有毒蜘蛛比较多。


而这时假设敌也加强了封控区域的兵力和巡逻次数,任何可能通过的道路都被严密地封锁起来,即使在一些险峻的地段他们也埋设了地雷。


就在两支小分队秘密进入封控区域不久,突然响起了枪声,这不禁让队员们吃了一惊,难道是被发现了吗?


在第一分队附近一百米的地方出现了几个假设敌,他们一边射击一边叫嚷着,看到这种情况,队员们并没有迅速还击。


经过仔细观察,假设敌的枪很零乱,并没有准确的方向和目标,而只是一种试探性的火力侦察。但是,由于距离过近,子弹还是不时地在队员们的头上划过。


小分队将怎样安全撤出危险地带?假设敌的枪声就是最好的掩护,队员们快速撤离了这个区域。


三十五分钟后,两支小分队会合走入了更加茂密的原始森林。


王峰 中泰联合训练中方队员


在森林里面很难辨别方向,泰国人有几个高手他们很从容,选路或者取捷径,在各方面自我保护做的非常好,如果遇到风吹草动,立马蹲下进行警戒,真正就像打实战一样。


森林里除了队员们的脚步声几乎没有一丝声响。在没有假设敌活动的区域,往往潜伏着更大的危机。


果然在行进了不到五百米时,队员们发现已置身于雷区当中。


王百万 中泰联合训练中方分队队长


它线是非常非常细,而且雷很多。


左勇 某训练基地教员


这种情况下为什么不让他排,排掉了敌方会发现有人渗透进来。


不能进行排雷,小分队将怎样通过呢?


左勇 某训练基地教员


在战场当中,我们不可能各个背着探雷器,只有用你的肌肤,肌肤碰到感觉很快,还有小的稻草,受力不大看到稻草弯了,发现这里可能敌人设置雷。


队员们用最原始的方法辨别地雷的位置,但这需要极大的耐心和勇气,如果稍有不慎就可能触碰地雷,不但会带来伤亡,而且小分队的行踪就会暴露。


胡禹 中泰联合训练中方队员


是一个引线雷,一个战士他是比较擅长这方面,他在前面开路,泰国人在后面跟着,他把导火线拉起来,很细看起来,而且很软,就像蜘蛛网。


这名队员要把交缠在一起的引线一根一根的分开,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那根细细的引线上。


胡禹 中泰联合训练中方队员


他要拿树枝一点点拨,线有很密的地方,上面一根下面接接着就是一根。


郑国威 某训练基地教员


和平常通过一般障碍物不一样,无形当中就是对抗。就是你随时考虑踩到地雷,当你踩到地雷你应该怎么办,你的队友怎么办,有一种高度的对抗的心理。


队员们排成一路纵队,跟着前面排雷的队员慢慢地通过。

在战场当中,我们不可能各个背着探雷器,只有用你的肌肤,肌肤碰到感觉很快,还有小的稻草,受力不大看到稻草弯了,发现这里可能敌人设置雷。


队员们用最原始的方法辨别地雷的位置,但这需要极大的耐心和勇气,如果稍有不慎就可能触碰地雷,不但会带来伤亡,而且小分队的行踪就会暴露。


胡禹 中泰联合训练中方队员


是一个引线雷,一个战士他是比较擅长这方面,他在前面开路,泰国人在后面跟着,他把导火线拉起来,很细看起来,而且很软,就像蜘蛛网。


这名队员要把交缠在一起的引线一根一根的分开,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那根细细的引线上。


胡禹 中泰联合训练中方队员


他要拿树枝一点点拨,线有很密的地方,上面一根下面接接着就是一根。


郑国威 某训练基地教员


和平常通过一般障碍物不一样,无形当中就是对抗。就是你随时考虑踩到地雷,当你踩到地雷你应该怎么办,你的队友怎么办,有一种高度的对抗的心理。


队员们排成一路纵队,跟着前面排雷的队员慢慢地通过。

在战场当中,我们不可能各个背着探雷器,只有用你的肌肤,肌肤碰到感觉很快,还有小的稻草,受力不大看到稻草弯了,发现这里可能敌人设置雷。


队员们用最原始的方法辨别地雷的位置,但这需要极大的耐心和勇气,如果稍有不慎就可能触碰地雷,不但会带来伤亡,而且小分队的行踪就会暴露。


胡禹 中泰联合训练中方队员


是一个引线雷,一个战士他是比较擅长这方面,他在前面开路,泰国人在后面跟着,他把导火线拉起来,很细看起来,而且很软,就像蜘蛛网。


这名队员要把交缠在一起的引线一根一根的分开,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那根细细的引线上。


胡禹 中泰联合训练中方队员


他要拿树枝一点点拨,线有很密的地方,上面一根下面接接着就是一根。


郑国威 某训练基地教员


和平常通过一般障碍物不一样,无形当中就是对抗。就是你随时考虑踩到地雷,当你踩到地雷你应该怎么办,你的队友怎么办,有一种高度的对抗的心理。


队员们排成一路纵队,跟着前面排雷的队员慢慢地通过。

左勇 某训练基地教员


一个考验队员的心理素质,第二考验相互协同、重复信息,如果一个人通过,他不给第二个人传达,可能第二个人引爆了。


胡禹 中泰联合训练中方队员


后面的人要帮助前面这个人慢慢走过去,然后前面人再回过头来,帮助后面的人给他一点指示。


胡禹 中泰联合训练中方队员


那块三公里的路,足足走了有四十分钟。


通过雷区很久,队员们紧张的情绪还没有散去,一场大雨突然而至,森林此时更加无法辨别方向。


郑国威 某训练基地教员


在密林方位比较大,尤其原始森林里面,很容易找不到方向,尤其下雨天,没有参照物情况下,很容易迷失方向,这个看你地形学,包括你的丛林的作战经验。


王峰 中泰联合训练中方队员


在森林当中,泰国人觉得他们已经像鱼得到水一样,很自由自在,就是很从容。


雨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迹象,反而越下越大。队员们的心情变得焦虑起来,因为距离到达终点的规定时间已经不足两个小时了。

左勇 某训练基地教员


一个考验队员的心理素质,第二考验相互协同、重复信息,如果一个人通过,他不给第二个人传达,可能第二个人引爆了。


胡禹 中泰联合训练中方队员


后面的人要帮助前面这个人慢慢走过去,然后前面人再回过头来,帮助后面的人给他一点指示。


胡禹 中泰联合训练中方队员


那块三公里的路,足足走了有四十分钟。


通过雷区很久,队员们紧张的情绪还没有散去,一场大雨突然而至,森林此时更加无法辨别方向。


郑国威 某训练基地教员


在密林方位比较大,尤其原始森林里面,很容易找不到方向,尤其下雨天,没有参照物情况下,很容易迷失方向,这个看你地形学,包括你的丛林的作战经验。


王峰 中泰联合训练中方队员


在森林当中,泰国人觉得他们已经像鱼得到水一样,很自由自在,就是很从容。


雨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迹象,反而越下越大。队员们的心情变得焦虑起来,因为距离到达终点的规定时间已经不足两个小时了。 左勇 某训练基地教员


一个考验队员的心理素质,第二考验相互协同、重复信息,如果一个人通过,他不给第二个人传达,可能第二个人引爆了。


胡禹 中泰联合训练中方队员


后面的人要帮助前面这个人慢慢走过去,然后前面人再回过头来,帮助后面的人给他一点指示。


胡禹 中泰联合训练中方队员


那块三公里的路,足足走了有四十分钟。


通过雷区很久,队员们紧张的情绪还没有散去,一场大雨突然而至,森林此时更加无法辨别方向。


郑国威 某训练基地教员


在密林方位比较大,尤其原始森林里面,很容易找不到方向,尤其下雨天,没有参照物情况下,很容易迷失方向,这个看你地形学,包括你的丛林的作战经验。


王峰 中泰联合训练中方队员


在森林当中,泰国人觉得他们已经像鱼得到水一样,很自由自在,就是很从容。


雨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迹象,反而越下越大。队员们的心情变得焦虑起来,因为距离到达终点的规定时间已经不足两个小时了。

左勇 某训练基地教员


每一个点好比我们作战一样,规定你时间你要到达这个地方侦侦察,去完成这个科目的时候,你必须按时到达,你去躲雨了,最后贻误战机和情报。


这时,在终点等候的训练基地的官兵也显得有些不安起来,这么大的雨如果引起泥石流或山体滑坡怎么办?联合训练队员又能否按找到下山的线路呢?


王林衡 某训练基地教员


下大雨道路比较滑,并且在道路旁边有一些陡崖,我担心一不小心摔下面去,这是第一个,第二个我担心打雷。雷电别把我们队员击上,因为在雷电中行进,当时也用对讲机和他们联系,但是那个地方也没有信号,也联系不上。


一个小时以后,队员们的身影终于出现在了大家的视线里。


他们在狂风暴雨中行进了两个多小时,面对意外出现的恶劣气象,中泰联合训练队员凭借过硬的军事素质和勇敢顽强的作风终于在规定的九小时内完成了训练科目。但此时队员们的心情没有丝毫放松,第二天,7月29号将是联合训练的最后一天,他们将接受什么科目训练?又能否顺利通过,为“突击-2007”中泰陆军作战分队联合训练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