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为什么战旗美如画》

binbin52 收藏 7 225
导读:[img]http://www.cctv.com/news/20071022/images/105524_1193040594086.jpg[/img] 重大演习,被称作“铁军”的部队神勇出击,装甲战车两栖作战,攻敌破阵,制胜奇兵。日常训练,“铁军”将士敢打敢拼,强中还有强中手,是什么让官兵们士气冲天?他们又靠什么铸就军人的本色? 2005年8月24日,在黄海海域数艘大型登陆舰刚刚停泊下来,一场猛烈的进攻即将发起。济南军区某轻型机械化步兵师数十辆水陆两用装甲步兵车即将从登陆舰内驶出,向两公里外的海岸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重大演习,被称作“铁军”的部队神勇出击,装甲战车两栖作战,攻敌破阵,制胜奇兵。日常训练,“铁军”将士敢打敢拼,强中还有强中手,是什么让官兵们士气冲天?他们又靠什么铸就军人的本色?

2005年8月24日,在黄海海域数艘大型登陆舰刚刚停泊下来,一场猛烈的进攻即将发起。济南军区某轻型机械化步兵师数十辆水陆两用装甲步兵车即将从登陆舰内驶出,向两公里外的海岸进发,实施登陆作战。而这时海面上风雨交加,浪高三米,接近了步战车涉水行进的极限。


黄成友 济南军区某红军师团长


有危险也得上,我们在训练中一般都是从严从高,要求部队这个装备和人员都发挥最大的极限。(1:002300)


几分钟后,随着一声号令官兵们驾驶战车冲入大海,尽管水陆两用装甲步兵车在波涛汹涌的海面上像一片片树叶漂浮不定,可大家沉着应对,丝毫没有胆怯。


四十分钟后,所有战车都成功登陆,向纵深地带发起攻击。


在接下来的强制隔离演练中,轻型机械化步兵师显示出更强的实力,伴随着排山倒海般的轰鸣声,数十辆装甲战车疾驰而出,多位攻击、分割围歼,不到一小时的激烈战斗,机械化步兵师快速建立陆上隔离区,截断了假设敌的退路,奠定了整个战局获胜的基础。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参加“和平使命—2005中俄联合军事演习”的济南军区某轻型机械化步兵师是一支浓缩了人民解放军军史的精锐部队。他的前身是1925年成立的由共产党人叶挺任团长的“叶挺独立团”,1926年,“叶挺独立团”在北伐中率先攻入武昌城,武汉人民以铁军盾牌相赠,从此这支部队被称作“铁军”,随后他们参加了两万五千里长征,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屡获战功。和平时期在重大军事演习,抢险救灾中,他们铸就了新时期的“铁军”威名。


“使命重于生命,打嬴高于一切”。“铁军”的军事训练一直都是扎扎实实,为了进一步提高官兵们的训练热情,部队还会经常组织不同规模的比武。


2007年6月的一天,“铁军”红九连接到命令,一周后他们将和另一支连队——八连进行比武。


上世纪八十年代,九连被中央军委授予“能攻善守英雄连”荣誉称号,在历次军事比武中,他们曾获得过四百多次第一名。而八连则是近年来“铁军”军事训练成绩最优秀的一个尖子连队,对于一周后的比武,两个连队硬碰硬,谁都不服气。


黄成友 济南军区某红军师团长


九连的特点就是训练比较过硬,在他们连队有一个口号,就是“只要第一,不要第二”。你把九连随便拉出一个兵,各个都是好样,各个都像小老虎一样。(1:000930)


张友书 济南军区某红军师团政委


八连和九连(比武)在历史上一直不相上下,但是九连的名气可能大一些。(1:004800)


九连和八连同属一个营,平时训练碰头的机会非常多,而这次上级点名让这两个连队比武,较上劲的官兵不仅把竞争渗透到了比武前的训练中,而且就连集合喊号也要比个高低。


现场:喊口号看谁的声音大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陈耀华 济南军区某红军师九连战士


基本上相互接触的场所,都有较劲,所以平时不比武也像比武,包括平时往那一坐,哪怕是组织的集合,一站队都是士气的比赛,两个连队在一起都是比赛。(2:005100)


由于师里并没有通知具体的比武科目,这几天,两个连队还是进行日常训练,但双方却都暗暗加大了训练强度。中午一点,烈日当头,九连就开始了步战车登车训练。


按训练要求,步战车登车上车九秒钟,下车七秒钟就为成绩合格,而九连官兵上车五秒,下车四秒就可以完成。在“铁军”流传这样一句话“合格不是标准、过硬才是合格”。


很快,八连的官兵也来到了训练场,他们干脆把步战车开了过来,两个兄弟连队肩并肩地练。


与其说这是在训练,不如说这就是一场比武。


现场:登车训练


登车训练的间隙,九连的几名战士自发搞起了攀登高墙的训练。


现场:登墙


现场:八连长:我们不用三个人,一个人就能上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个自告奋勇的战士叫刘俊辉,用他的话说“一见到九连浑身都是劲”。


刘俊辉 济南军区某红军师八连战士


刚才他们上了一次,我感觉动作不是很好,我只要一跟九连比,浑身都是劲,真是浑身都是劲。我来到连队已经十年,年年都是这样,天天都是这样,不能说见九连眼红吧,最起码一比武眼就红。(5:001300)


八连的主动挑战,让九连官兵也来了劲。


胡彦 济南军区某红军师九连战士


主动跟我们九连挑战,是不是有杀手锏,但是把心静下来,其实我们都在一块儿训练,都知道谁到底是什么水平,你过来还是要败下去的。(3:004300)


现场:八连战士跳了几次失败了


这座高墙高度大约是三米三,要想一个人跳上去非常困难。


为了分出胜负,双方商定各派五名战士,来个攀登高墙的比赛。


字幕:左侧为八连战士,右侧为九连战士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战友的助威声中,本来跳不上去的战士突然增添了力气,竟然一个个一跃而上。


字幕:第一组 第二组 第三组 第四组 第五组


五比四,九连获胜。


为了不影响连队的士气,八连长赵治国马上找出了一个理由。


现场:我们啦啦队人少,才三十几个,没那边喊得响。


赵治国 济南军区某红军师八连连长


可以说在比武场上有一种非常眼红的感觉,就是我打不败九连,那就不是八连我的一员,非得杀个高低。(4:004400)


在接下来的训练中,由于大家是在同一块场地,双方开始互相观察,有针对性地训练。


步战车的车门宽度只有一米四左右,在行进间上下车,具有相当的难度。


胡彦 济南军区某红军师九连战士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拿着枪猫着腰进去,如果你身体一直就撞上去了,(下车)单脚着地,不要双脚往下蹦,然后身体前倾,这个脚向前迈,不要跳下来的时候停留,它是下来继续向前跑,然后低头猫腰然后收枪这样一个要领。(4:001700)


虽然八连官兵的上下车动作已经练得十分过硬,但他们仍然不敢有丝毫的放松,因为他们的对手是九连。


机械化步兵人和武器装备的联系十分密切,乘车射击与地面射击有很大的不同,要想在车上打出优异的成绩,需要进行长期艰苦的训练。


胡彦 济南军区某红军师九连战士


乘车射击没有在地面上射击精度高,应该说这个准确率也在百分之八十以上。(4:002200)


中午的气温高达三十八度,而步战车里的温度则更高。


黄成友 济南军区某红军师团长


车体的温度、车内的温度那是非常高的,装甲车表面那个装甲,用手一摸就是烫手,外面的温度达到三十多度到四十度,车内温度达到五十度六十度。(1:004000)


优秀的军事素质是靠平时点滴积累中取得的,为了使部队能够适应各种复杂的作战条件,对高温的忍耐也成了“铁军”训练的一项重要内容,在一次军事演习中就曾发生过这样一件事。


陈耀华 济南军区某红军师九连战士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每天早上八点钟开始演练,一直到十二点多,所有的车窗门都要关闭,所有人都不能下车。(3:001031)


由于演习牵涉到多兵种配合,为了便于指挥和行动,任何人都不能随意走出步战车。


胡彦 济南军区某红军师九连战士


进去以后你不穿很干的迷彩服进去,出来绝对是湿透,像水里面捞出来一样,这个过程中虽然特别渴,但是所有战士都是尽量不喝水,因为喝水都要出来解手,要方便,但是又不允许出来。(3:005900)


一次训练结束后,在步战车里靠前位置担任指挥的陈耀华让大家下车休息,可后面却没有人应答。


陈耀华 济南军区某红军师九连战士


我赶紧把后门打开,全班就我一个人眼睛睁着,其他都快虚脱,我赶紧把车门打开,一手拉一个先把他们拉下来,浑身发青,嘴唇发紫,叫不醒没反应。(3:001200)


经过抢救,战士们都脱离危险,但“铁军”却从这件事中找出了训练中的不足,从此他们进一步强化了适应各种战场环境的训练方法。


这一天下起了大雨,对于“铁军”的官兵来说却是难得的练兵时机,九连和八连的官兵全副武装,在雨中进行五公里越野。


黄成友 济南军区某红军师团长


未来的战争中,它不是气候决定,不能气候好打,气候不好就不打,所以我们部队必须从难从严从实战出发,我们越是天气恶劣,越要坚持训练。(1:003000)


雨过天晴,训练场地积满了雨水,九连官兵又展开了低姿匍匐训练。


林小明 济南军区某红军师九连战士


越爬越有劲,感觉比平时都有劲。只有这样条件下,才能体现自己真正算是一个兵吧。(4:003200)


而这时八连官兵也不甘示弱,他们把队伍拉到了泥沼旁。即使是日常训练,他们也不甘心被比下去。


只要两个连队在一起,双方官兵的训练热情就格外高,他们再苦再累都不怕。


黄成友 济南军区某红军师团长


看到这样的战士,没有完成不了的任务,没有打不了胜仗,也是感到欣慰,部队只有这样的训练,以后才能够打赢各种战斗。(1:003447)


低姿匍匐训练结束,九连和八连都达到了预期的训练目的,其实这些战士很多都只有十八九岁,但他们并没有觉得苦。


战士:我就脖子干净,别碰我的脖子。


现场:夕阳回营


傍晚,八连和九连的官兵们又不约而同地来到了四百米障碍训练场,由于部队常年在野外进行实战化训练,这个科目八连和九连的官兵接触得并不多。


胡彦 济南军区某红军师九连战士


一个练自己的心理素质,再一个练你自己的协调性。(4:001000)


在高悬半空有一定倾斜角度的绳网上空翻,看起来有点像杂技表演,而练这个动作确实需要一定的胆量。


胡彦 济南军区某红军师九连战士


四五米高,往下看他肯定发软,手发软,抓不牢会出现这种情况。(4:001000)


经过一番较量,九连再次获胜。天渐渐黑了,看到九连在这个科目上又占有一定的优势,八连的官兵沉不住气了,他们决定在障碍训练场再多待一会儿。


以后的几天,训练更像是正式比武,两个连队都拼尽了全力

训练间隙,连队干部开始查看战士们的伤情。


这是爬轮胎时磕的,这是下高墙时抓绳子磨的,八连连长赵治国的手也碰破了,可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受的伤。


胡彦 济南军区某红军师九连战士


其实作为我们步兵来说,掉点皮,流点血这是非常非常正常的一件事,养得细皮嫩肉的,我感觉那不是我们步兵的状态,步兵就是黑瘦,这就是一个标志,衣服破。(4:002400)


林小明 济南军区某红军师九连战士


基本上一搞训练,这个伤没有好,过两三天那个伤又来了,所以没啥,反正当兵也就是这个感觉。(4:002810)


陈耀华 济南军区某红军师九连战士


军人两个字里面,内涵到底有多少东西,不去流几次血,或者不受几次伤确实感觉不到。(3:001927)


转眼一周的时间就过去了,九连和八连的真正比武就要开始了。


第一个比武科目是单兵综合演练,按规则两个连队各派出六名战士,每人五发子弹,他们要快速拆装九五自动步枪,通过二百米障碍,最后向一百米外的靶子射击,速度快并且射击精度高的一方获胜。


杨国旺 济南军区某红军师九连连长

它融战术和射击训练为一体的训练内容,我们平常训练过程中,比武过程中设置一些科目,都要求贴近实战化,增大难度,增加强度。(2:004700)


现场:战士过火障


尽管火障上的燃烧物不断掉落,可战士们仍然奋不顾身匍匐前进。


刘俊辉 济南军区某红军师八连战士


前面火刚好掉下,身上烫了三四个泡,但是不能停下来,烫死也不能停下。我们连长那句话,比赛场上你和九连就是抗衡,你就是头破了也要冲上去。(5:002000)


通过火障,战士们又快速奔跑了一百多米,在剧烈运动后,九连和八连的官兵却都打出了三十发子弹二十七环的好成绩,射击成绩不相上下,而八连凭借速度上的微弱优势取得了这个科目的第一。九连长杨国忠的表情有些复杂,可他很快镇定下来,鼓励大家在下面的科目中反败为胜。


当天夜里在步战车机关炮的射击比武中,九连获胜,两个连队战成了一比一平局。


第二天,九连和八连各派出五名战士进行四百米障碍接力赛,在这个科目上双方实力非常接近。


刘俊辉 济南军区某红军师八连战士


如果在比武当中,只是很小的失误他就能超过我们,他一个很小的失误我们能超过他们。(5:000800)


正因为这个科目的比武充满了悬念,每一名参赛的战士都产生了很大的心理压力。

九连第一个上场的战士林小明突然脚下一滑摔伤了膝盖,如果他这时退出,按规则八连就将获胜,比武场上官兵们的目光全集中在了林小明的身上。


忍着疼痛林小明坚持跑完全程,可这时九连已经落后八连几十米远了。


九连第二个出场的战士是陈耀华,他保持着四百米障碍一分二十八秒的全师纪录,按理说陈耀华在跨越四百米障碍的过程中完全有可能追上八连,可九连的官兵知道,就在比武前的训练中他的左腿受了伤。


陈耀华 济南军区某红军师九连战士


刚开始跑一百米的时候,确实有点疼,一拐弯过程中我连队几个兵,拿着锣鼓在旁边,班长加油,只要跑下来就行,当时他们说这话,有的障碍不知道怎么过的。(2:010000)


胡彦 济南军区某红军师九连战士


都是连队荣誉第一,什么东西都要靠后站,我们九连每名官兵身上都有这种思想。(3:004800)


尽管九连官兵拼命追赶,可最终还是八连获得了最后的胜利。这一次比武八连不畏强手,敢打敢拼的精神终于有了回报。而九连也以他们的执著和顽强得到了同样的喝彩。


这就是一些最基层的“铁军”官兵,从1925年“叶挺独立团”成立到今天的82年里,这支部队形成了铁的信念,铁的意志,铁的团结,铁的纪律,铁的作风。一茬茬“铁军”官兵继承和发扬优良革命传统,创造着一个个新的辉煌, 2006年,中央军委胡主席签署通令为该师记集体二等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