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23/


“小夜————”叶天涯痛呼一声扑了过去,不知道为什么,蓝洋竟然主动地让开了让叶天涯扑到星夜的旁边。抓住星夜的手。按那个医生的话,星夜已经是没救的了,叶天涯在握住星夜的手时,感觉到她的手上还有些许温度,只是已经开始从指尖开始向上慢慢变僵。


“不……,小夜你不能死,你还欠我一个解释,你说过要亲口向我解释的,你不能死,”叶天涯紧紧地握住星夜的手,另一只手轻轻地抚着星夜苍白的脸。


叶天涯突然站了起来,脸上一下子变得出奇的平静


“如烟,将所有人赶出去,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不准进来,否刚格杀勿论。”叶天涯的语气又恢复到了在集训时的样子。司马如烟不自觉地铿锵地道:“是,队长!”


朝另外的三女使了个眼色,也不由蓝氏夫妇答不答应,上去两人一个,架着就拖了出去,


“放开我,放开我,我要看看我女儿”


蓝洋倒没有太多的表示,可蓝母却在被拖出去的时候大喊大叫。可还是被四女给拖了出去。尹超本来还想留下,叶天涯冷冷地看了他地眼,不得不也跟着退了出去。叶天涯将门从里面锁上,然后在房间里下了个结界。才走到病床边上。星夜的嘴唇已经开始变紫,叶天涯知道时间不多了,再不拼的话就来不及了。


“小夜,哥哥为你拼了,你一定要配合我,你一定要醒来给我亲口解释,知道吗?”叶天涯将星夜扶起来将他盘腿坐在床上,然后自己也坐了上去,一手抵在星夜小腹上,另一手则抚在星夜眉心处。紧接着,叶天涯身上淡淡地发出了一层七彩光,然后七彩光越来越浓,渐渐将他和星夜两人都全部笼罩在里面,如果有人这时候看到,非被吓出心脏病来不可。


门外,蓝母还在咆哮,向病房门口冲去,可好里一字排开四个女孩,每次扑上去的时候都被她们给拦了回来。蓝洋不得不拉住他的女人,可女人却没有停手的意思,怒道:“你们凭什么,星夜是我女儿,你们凭什么不让我进去看她,我要告你们,我要告你,叶天涯,我一定要告你坐牢,………”


可里面的叶天涯一声也听不到,结界挡住了外面的一切声音。他正用精神力探进星夜的体内,找出症结所在,才发现星夜体内的问题是后脑向下的中枢神经被一块因从楼上跳下时的重撞而产生的血块给压住,这还不致于让星夜就停止新陈代谢,最多不是导致星夜失去知觉成为植物人,最主要的是心血管接进心房口处被一小块血块堵住,这是导致星夜这么被医生下死亡判定的原因。那里根本就无法用手术的方法将血块祛除。


叶天涯一面将混沌真气输入星夜体内,试着将血块磨碎,同时,将魔法力提至极限,从周围能抽取生命力的植物身上抽取生命力注入星夜体内护住她已经即将枯竭的心脉。恢复她的生机,这一招是曾经法兰特用来救叶天涯的,只是叶天涯清楚自己的功力远远不够,好在星夜现在身体上的生机比他当初被雷豹捂咽气的他要好,叶天涯也是抱着拼命的想法,一定要把星夜救醒来。


门外,蓝母被蓝洋拖住,叫得累了也安静下来,蓝家的保镖们想动手却被蓝洋拦住。双方就那样对峙着,徐克铭匆匆赶来,他刚才是去机场取他们的那辆商务别克去了,当他看到四女严肃地守在门口,不解地问道:“这是怎么了?”


司马如烟回头看了一眼紧闭的门,苦笑道:“队长在里面,下令任何人没有他的允许不得进去,否刚格杀勿论”


徐克铭听了心中一震,忍不住看了看对面的蓝氏一家,突然想到了什么,向拦住了旁边经过的一个护士,问清了院长办公室后,就匆匆离开。


一个晚上,尹超在门口站了一个晚上,可房间里还是没有丝毫动静,而站在门口的四个女孩依然一丝不苟地守着,这让已经撑不住了的尹超感到惊讶不已,而蓝家的人却在走廊上的椅子上坐着东倒本歪地睡着去。


一个护士像见了鬼一样的跑进来,冲进护士值班室叫道:“不好了,花园里的那些花草树木全都一夜之间枯萎了,昨天我下班的时候都还好好的,现在全都死了,树皮都干了,,太可怕了,”


“什么,全死了?快,我们看看去,这是怎么回事?”


花园里的所有树木一夜之间枯萎的事在医院给传开,不少人都跑到花园去看,人们发现花园里的急救室旁边的那间特护病房为中心,向四周扩散,所有的树木都干枯掉,几棵大树都只剩下光秃秃的树枝。


院方立刻封锁了花园,不再让病人进入,然后向林业部门救助,而这一切的始作蛹者,叶天涯此时正在紧要关头,只差最后的一小点就将星夜心口的那块死血,但叶天涯体内真气和魔法力都已经枯竭,却不能就这么放手,如果现在停手,血块势必被冲进心脏内部去,那时候就更加麻烦了,很可能星夜的那个心脏永远都不能再跳动了。


“拼了——”叶天涯心一横,决定就算拼命,也要救活星夜。他决定冒最后的危险,将自己体内保住自己生命的生命力和散落在体内经脉中的真气作最后的拼搏。


最后的一搏后,叶天涯只感到眼前一黑,就失去了知觉,不过在晕去之前,叶天涯知道星夜的心脏已经可能正常跳动了,虽然很微弱但他还是察觉得到。


叶天涯并不知道,他放手的那一搏,将他体内的魔法力和真气都提超过了极限,然而提高总是要在超越极限的情况下才能得到的,叶天涯这一次,还真是算置之死地而后生了。真气和魔法力都得到了进一层的提高。


等了近一天一夜,门外的所有人都有些急了,尹超都饿得行去吃了两餐了,蓝家的人也去吃饭回来,徐克铭也已经回来,等在门口,只有四女依旧死守着门口,司马如烟忍不住向里面喊道:“队长,你还好吗?”


门开了,门口出现的人却让外面的所有人都愣住了,叶天涯怀里横抱着星夜走出病房,而众人惊讶的不是这个,而是叶天涯,一夜之间,他的头发全变成了银白色,没有一丝黑色。连眉毛都全白了。


“队长——”四个女孩捂住嘴惊讶地看向叶天涯的头发,眼泪在眼中打转,心痛地看着叶天涯那银白色的头发。惊讶的不光是四女,就是蓝洋夫妇也都张大了嘴,一夜之间,白了少年头。是什么样的痛苦才能让一个少年一夜之间所有头发都全白了呢?蓝洋身为星夜的亲生父亲,他都没办法理解叶天涯心中的伤痛有多深。


叶天涯凄然地向四女还有星夜笑了笑,最后看向了徐克铭,平静地道:“徐大哥,麻烦你……帮我查清楚星夜是为什么会跳楼的,不管是什么人害的她,挖地三尺也要给我将他找出来,不然………我将血洗S市。”


如果星夜真的像杜晴那样为了虚荣而背叛他,他不会冲动到杀人,但偏偏他以前的冲动误会了星夜,让他受更多的苦,如果星夜死了,可能他真的会控制不住发疯。如果星夜死了,他就算血洗了整个S市可能也不会平息他的怒气。如果不是星夜已经恢复了心跳,可能他已经用生命点起了禁忌魔法“毁灭”了。伤害星夜的人,注定了要比死还难过。


叶天涯的话气很平静,但却冷得让所有人打颤,就连徐克铭都好像被冻僵了一样愣在当场,叶天涯的语气让所有人都没有怀疑,等他们回过神来的时候,却发现抱着星夜的叶天涯已经消失在走廊的最尽头。徐克铭等人就那么一愣神的功夫,追出去就再没找到叶天涯,叶天涯就那么消失无踪了。


“找到了没有?”


“还没有,方圆几条街都找过了,就是没找到一个抱着尸体的叶天涯。”


“继续找,一定得找到他,”


“是!”徐克铭派人连续找了两天了,却还是没有叶天涯的踪影,他急得团团转,上面交给他的任务他却在接手后的第二天就失误。想起叶天涯交待过的要查清星夜是为什么遇害,想起他那句冰冷的“血洗S市”时,徐克铭不由感到心中有些害怕。他不明白,叶天涯的能力和本事根本就不能血洗S市,可是为什么自己偏偏就害怕呢。


“不管了,反正查清楚了也好,也免得叶天涯做出什么事来,我查出来了你总要来找我。”徐克铭心里想到。掏出电话拔了个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