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23/


叶天涯点了点头,他知道韩老是要和他说关于影子的事。于是和韩老进了他的房间。


韩老进入之后,开门见山的道:“我来这里只有一件事情,,你看看这个”说着韩老递过一个绿色的本子,叶天涯接过看时,是一张聘书,是要聘自己为国务院安全顾问的,还盖了国务院的章。


“这是经过我们几个老头子商量过的,鉴于你上次的功劳,我们决定聘请你为国务院安全顾问,你考虑一下”


叶天涯想也没想就将聘书还给了韩老道:“韩老,,谢谢你们的好意了,只是我放荡不羁习惯了,不想挂什么职务,也不想受到什么约束,所以,这个顾问我还是不要当了,到于国家在需要的时候,我决不袖手旁观就是了”


韩老听了一愣,不解道:“你不想挂职,为什么要参加集训?参加集训的人必须为国效力,这是归定,要不然我们也不会让你们去性命相搏啊”


这回叶天涯却愣了,想想也想得通,如果不为国效力,可能国家也不会让你真枪实弹地和军人对战,还拿几个军人的生命来上战场,这明显说不过去。韩老看到叶天涯愣住了后,心中一喜,趁机道:“这个顾问也不一定要你像别的人一样天天上班,接受什么任务,只要在关键的时候能及时找到你,平时你做什么也不受这个约束,你算起来也是个自由人,如果你不接受这个聘书,可能总参部会在你毕业之后给你安排别的工作,那时候只怕你还得不到自由。”


叶天涯想了想,现在如果不接受这个顾问的虚职,那四年毕业以后,自己是非得要进入上面的部门的,想想已经有几十个军人被自己五人拿来练枪了,虽然说起来,他们中有五个也只是一时的贪念,相通过飞龙战队来作成功的踏脚石。而另外的三十五个则是完全是为了讨好自己的上司,想着以四十对五绝对不会输才进丛林去送了命,虽然是贪念害人,但不管怎么说,自己确实是结束了他们的生命。只怕自己不干也说不过去。


叶天涯不解地问道:“这么说,这个顾问也只是个虚职,为什么韩老一定得让我接受呢?”


韩老脸上微微一变,叹了口气道:“不瞒你说,十多年前,也有一个电脑天才,当然,他可能没法和你比,但在那个时候,他真是天才,他和你一样,关键时刻力挽狂澜,救了国家一次,由于消息泄露,加上我们没有保护得好,他被外国特工给暗杀了,所以挂这个职,也是想我们能名正言顺的在非常时期对你和你身边的人进行保护,不然我们派出大批人力去保护一个普通人,只怕说不过去,是不是?”


叶天涯听了心里一寒,想起J国人的卑鄙,如果知道上次是自己将他的国家捣得乱七八糟,只怕真的会派出大量的特工来对他下手吧。


“好吧!”叶天涯又再一次接过聘书,叹了口气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然后递给了韩老。


韩老在心里暗自高兴,可是叶天涯的一句话让他心里一颤:“韩老,有句话我不知道说了你会不会生气,但我还是要说,那就是如果有人泄露了这个秘密,让J国人威胁到我和我身边人的安全,我不管泄密的是什么人,我都要他死无葬身之地,”


韩老被叶天涯冰冷的话气冻得愣了愣,心中都有些发冷,他不明白面前这个小小少年居然让他这个久经考验的人都发颤的原因是什么。但他还是保证道:“放心,我们会将保密工作做到最好。”


叶天涯不置可否,韩老又道:“为了安全起见,另外也为了能在关键的时候尽快找到你,我打算派个人在你身边,就当是你的助理,有些你不方便出面的事,他可能也能帮上你的忙,这个你有没有意见?”


叶天涯道:“非要不可?”


“是的,为了你的安全,就像这次你参加集训,如果不是后来要找你,只怕我们都不知道,要是在你集训的时候又有人入侵,我们还真找不到你。不过你放心,他不会干涩你的任何事情。”韩老说道。


“就是刚才外面那个青年吗?”叶天涯又道。


韩老笑道:“是的,他是老龙的得意门生,安全厅里无人能出其右,出了名的神枪手。”


叶天涯无奈,韩老的意思是一定得给他安排这么一个人的,只好点头。韩老高兴地收起聘书笑道:“明天在你的结业典礼结束时,证件就可能下来了,没其它的事,我们先走了。”


叶天涯站了起来,和韩老一起去,外面的四女都奇怪地看向叶天涯和韩老,韩老向四人安慰勉励了几句,就和龙老离开,那个徐克铭也跟着走出去。并没有留下。


叶天涯等三人都走后,才看向还一脸委屈的南宫倩儿,轻声道:“倩儿,怪我吗?”


南宫倩儿嘟着嘴不理叶天涯,将脸侧到一边。叶天涯走过去坐在她旁边道:“不是我不想给韩老说,只是说了又怎么样,让韩老为了你与方家闹翻吗?那对韩老在高层的地位权利可能都有影响,你想看到韩老在上面多一个敌人吗?就算韩老知道了,最多也不是让方军委好好管教他的孙子,难不成方军委会让韩老杀了他孙子吗?那不痛不痒的惩罚不是我们想看到的,再说了,我们自己的事,自己处理吧。飞龙战队的人,不是靠关系的人”


叶天涯的话让南宫倩儿终于回过了头来,幽幽地看着叶天涯道:“可,,,可你刚才那么凶”


叶天涯歉意地道:“对不起………”


“我………你刚才吓着人家了,我要你赔给我……赔给我…………”南宫倩儿眼睛一红扑到叶天涯怀里来抡起粉拳边哭边打,叶天涯忙轻轻地将她扶住任由她发泄,旁边的三个女孩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都看向南宫倩儿,眼神怪怪的,又看向叶天涯。最后又都低下头不发一言。


南宫倩儿发泄了一阵,伏在叶天涯怀里细细地抽泣道:“你保证,以后都不准凶我”


南宫倩儿的清纯总是让叶天涯错觉地感沉她像星夜,四女中,对南宫倩儿叶天涯有莫名其妙的感觉,他自己都分不清是因为以前在网上无话不谈还是因为她的气质有些像星夜。


“好,我保证,以后都不凶你,行了吧,快坐好,将军可能要回来了。”叶天涯轻柔地说道。


“这可是你说的,如烟,飘雪,还有馨儿,你们帮我做证”南宫倩儿抬起头来梨花带水地说道。看向三女。三女脸上都很不自然,被南宫倩儿这么一叫,慕容飘雪最先开口道:“也不准吼我们,队长,你不要偏心”


叶天涯心中大汗,这是什么理由,他还从来没吼过其它三人呢。不过叶天涯这时候也只好点头。司马如烟才开口道:“你自己说过的哦,我们四个彼此作证”


叶天涯今天真是感到倒霉到家了,先是韩老来逼他一下,接着又是四女给他下了个紧箍咒,不过叶天涯还是捞了一点小利息,道:“但你们也得给我保证,我会那么一点点武功的事,你们也不能对外人说”


欧阳馨儿道:“什么人才算外人,我们是外人还是内………人”欧阳馨儿说出内人两个字的时候,才想起那个词不该说出来,脸上不由大羞,其它三女也大羞,嗔怪地叫道:“馨儿————”


叶天涯也有些脸上挂不住地火烫,怎么回答呢,如果不是因为他们在丛林里发生那事,叶天涯大可什么也不管,可偏偏叶天涯又和四女都发生过关系,这内人一词,还真是可说是也可说不是。


正不知道怎么说时,钟祥进来给他解了围。


“总参谋部通知下来了,明天早上九点在一号大会议室里举行结业典礼,今天晚上的时间大家可以自由安排,不过,你们身上的武器得留下,现在你们还没的持枪证。也不是正规军人,所以,得先交出来。”钟祥一句话就收起了五人心爱的伙伴。五人都有些不愿意,钟祥笑道:“放心,你们这些东西我已经向上面早请了,我给你们保管着,以后有任务的时候,我会给你们拿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