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法律是道德的条文化,道德是法律的内涵。


柏拉图:

我的朋友呀,不是仅仅“可能”如此,是“完全必定”如此:一个人天性爱什么,他就会珍惜一切与之相近的东西。


中国莲:


一个人的天性,就是其人的先天内在内因素质。开发出整个国家大多数以致所有的公民的天性的最大理性潜力,只能在以理智理性以理服人为主治国的国家才能实现。如果一个国家的最高统治层以感情感性以“力”服人为主治理国家,那么,这个国家的几乎所有的人都必然受到感情感性以“力”服人的主导,从而“无法”相信能够有理智理性以理服人的实质存在。


各自为政,感性专营,不择手段,多党派产生并互相为了感情感性以“力”服人为主而恶性竞争;这样,感性的拜金主义就必然大肆蔓延,道德败坏的言行,逐渐被人们无奈地接受。出现这种国家社会的最终结果,并不是相应国家的最高统治层权贵们知道有更好的治国安民之道,而是相应国家的最高统治层权贵们无一例外都是智慧思维层次较平庸的一类人,无论其人的学历有多高及资历有多深。当今世界这种感性治国最典型的国家,就是美国一类国家。


道德与法律,是相辅相成的。从一个国家的宪法等法律中就可以看出这个国家人民整体的道德水准有多高,这不是能由国家与国家间的领导人等做到一起互相吹捧而决定道德水准有多高的,那种自吹自擂自己国家的人民整体的道德水准有多高的,更不可能因为其自吹自擂其国家人民整体的道德水准就是高的。道德体现的是遵守大道大自然规律正义之品德,体现的是趋近于充分的理智理性以理服人,从而每个人都以各自的智慧思维层次找到最适合自己的人尽其才的专业位置。


法律是道德的条文化,道德是法律的内涵。任何国家的法律,实质都并不是可以任意解释的,实质都应该有一个理智理性以理服人的最高原则,这种原则就是大道大自然规律之正义,这种正义体现在人类社会含有最高深智慧的经典中。虽然当今以美国为代表的世界各国大多数民众,都习惯由其国权贵直接或间接感性解释其国的宪法等法律,并且习惯称这就是“终极的解释”,这就是政治强权下的感性怪胎。


一个国家人民整体的道德水准层次越高,那么其国的宪法等法律的维护公平正义的程度就越好;反之同理,一个国家的宪法等法律的维护公平正义的程度越好,那么其国人民整体的道德水准层次就越高。


无论是普通公民生活中的小事还是大事中的道德,主要看着公民与公民间出现矛盾后的以理智理性以理服人解决问题的程度如何;并不是,看哪个国家的公民是否随地吐痰,无论是在旷野、街道、厕所、马圈及特定不许吐痰的公共场所;并不是,看哪个国家的公民是否有某些并未确定最佳标准的工作生活习惯,如什么打手机接电话的声音大小问题(实际上应以众人的理性承受能力为限),如上电梯是靠左还是靠右的问题(而实际上站在中间是一种最佳的保持电梯本身平衡承重的做法),等等,这当然也可说成是入乡随俗的问题。


一个国家在决定重大问题时,如选拔国家领导人等问题,从中体现的理智理性以理服人的程度如何,就必然标志着其国的宪法等法律体现的理智理性以理服人的程度如何,如美国选拔其国的总统就是由其国的皇族式私有制权贵(如财阀等)先感性制定游戏规则,然后以感情感性以“力”服人的数量多最终取胜的投票去选所谓的“总统”等,其中的理智理性以理服人的程度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世界各国又如何,聪明的您自会判断。


★★★2007-11-30 21:39 《正义与民主》系列第516章★★★

—— 徐联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