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奋斗史 八.横行铁军. 231.缺少高潮的乱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763.html

这几天数次吃请,两次醉酒,耽搁更新,请原谅!!!!!!

------------------------------------------------------------

一直试图克扣中华帝国条件的M国坚持了十二年,打了第三场内战,与两次南北战争相对,史称东西部战争,结果却是两任总统因此被赶下台,新继任的总统发表了一次白人泪下,其他种族扬眉吐气的演讲后,接受了中华帝国决不改变的三步条件,走上了建设绝对中立国之路.可以说是绕了个大圈子回到原处.后世的M国白人史家说:最令M国后悔的就是那十二年.虽然其中有阴谋成份,却不该将中华帝国的条件完全当成阴谋……

中华帝国向远方的将士下着指令,M国人则在联系D国,以保证D国的北美利益不受损为代价,希望D国能支持M国收复南方国土.德萨克斯的D国势力及时将此情况通报了国内,俾斯麦因此考虑了很久后指示驻北美军队:M国有转移国内矛盾的意图,但更可能是中华帝国再次插手M国事务.对此,我们还无法探名其最深层打算,但能使YF分心总是好事……既然M国愿保证我国的利益,D军以不插手为宜……

于是,得到最高指示的驻美洲D军用委婉的一句话回应了北方政府:德意志帝国体谅M国人民获取国家统一的渴望……

北方政府当然能理解其中未尽余意,由一次M国内战进入了倒计时阶段.1878年六月十七号,北军高呼着某种革命味道的”统一国家,再向辉煌”的口号出动,向俄侅俄河挺进,标志着第二次南北战争爆发.有意思的是,做为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组成部分,第二次南北战争竟是第一个高潮部分.

不管是责任,或者说与虚荣还是真正的荣誉相关,M国北方政府对统一的渴望要比D国重新瓜分世界的雄心来的更急切.而南方政府做为一个事实上的分裂势力,对北方的防备不可谓不尽心.同时,南北两方虽在经济上损兵折将,但在科技上都不是省油灯,之间的战争必然能跟上时代潮流,所以,战争一开始就十分激烈,北军得势却难得分.从这一点可以看出北军缺乏优秀将领的缺点.华夏先人用[绝响]二字形容天才的消逝,中华帝国的杀手却使格兰特将军根本没有扬名立万的机会.

与华德之间的关系一样,D国必需先打出个大有希望的态势出来才能指望中华帝国帮着搭把手儿,,虽然D国不是不知道中华帝国的积极战略就是打败YF,可它害怕中华帝国可能中联合YF打自己的消极战略.与此相仿,M国北方政府也要表现给西部自治区军队:跟咱合作,好处就在眼前……

不同之处在于D国做为挑起者,其本身对战争都没有充分准备,确切想法不过开始于华E战争爆发,所以,几个强国间的战争爆发了五个月,却一直没有经典战役出现.而M国南北方却一直准备着打仗,率先产生高潮倒不足为奇.

可是,需要说明的是,北方白人心里虚幻的渴望是西部自治区从政治上主动伸出橄榄枝,其实并不愿意西部自治军出兵攻打南方,因为北方不但觉得取胜不在话下,还知道与西部无法同心同德,所以,就从没要求与西部自卫军联合作战.也可以说,北方政府看出自治军有借机扩大势力范围的可能.那是,想不到此点干脆解散更好.

北方政府的理想是为了国家统一,那叫伟大,西部自治军却是见机行事,可以叫奸诈.国与国之间,即便有所谓善良,也是在某一方没那牛B或不敢牛B的情况下,合该着强势一方摆摆高姿态.而M国可不是那种没有牛B的三流国家,中华帝国怎可能跟它玩儿什么善良,所支持的西部自治区自然要见酒下菜.这么说吧,北方强就痛打南方落水狗,这是最正常的情况.南方主动进攻或者暂占优势,说明南军不是个软柿子,那就看看行情再说.如果南北双方上来就打个势均力敌,说明南军准备较充分,但西部自治区的支持目标在可以改变的情况下还是以北方为准,因为综合实力摆在那里.

西部自治区就是有这样优厚的自由选择权,北方政府的如意算盘注定无法打响.虽说谁都知道西部自治区纯粹是中华帝国暂时性的海外领土,这种选择权听着有些牵强,偏偏却没有谁打的起官司告的起状.因为,中华帝国一开始就承认西部自治区是M国领土,如此一来,不管西部自治区有怎样的政治倾向,都算是M国一个割据势力.自卫军与另两方任何一方为敌,从法理上来说都是M国内战.

内在只能是腹诽,外现只能是叹息,毛病不可能没有,但在大的方向上,不管是敌是友,都在感叹中华帝国总是立于不败之地.就如YF两国,因为防备着中华帝国的大小举动,获取这些情报的劲头比赌中华帝国一定是朋友的D国尽心很多,M国人还没去找D国人,YF就知道第二次南北战争要爆发了.两国思前想后,不甘心的决定,只要北方军队不去威胁加拿大自治领,YF可以坐视不理M国内战.

YF的不甘心在于不愿看到M国在中华帝国主导下改变成另一副模样.但是,就算能抽调兵力帮助南军作战,首先没有战胜北方的把握,而不能取胜就难维持原状.再就是不想冒和中华帝国翻脸的危险.

不过,YF却将M国二次内战的结果想到了,否则两国哪里可能任由中华帝国为所欲为.中华前贤说的好,”世上没有遮天树,只有一物降一物”.那YF肯定不愿M国统一后再强大起来.但能成为一流强国,除了偶尔犯傻,又有哪个不精明似鬼?打死YF也不相信中华帝国那么容易让M国大一统,一样不相信中华帝国敢于将美洲白人杀个精光后建个华人国家.YF并不需要跟着别人后面做反应,就敢不管M国怎么内战.而事实就是M国二次内战只是结束了三方割据,进入了东西部对立时代.

这话就谈早了,现在说的是1878年……乱,怎一个乱字了得.在欧洲陆地上,开了战却没有做好大战准备的四强国更多的是对峙,F军已多次不该那样骄傲的宣称顶住了敌军进攻,虽说F军的确没有被逼退多少.

海战中,YF海军占据着较大优势,但D国海军却以单舰或小舰队跳出了Y国海军的围堵进入大西洋,学习早期的中华海军,一边与强大的Y国海军捉迷藏,一边袭击YF商船,其威慑力一样令YF海军头痛不堪.唯一可惜的是,D国没有多少殖民地,无法像YF舰艇那样拥有众多补给点,战斗持续力是D国海军最大的缺憾.不过话说回来,正是因此才发动战争.如果有Y国一样多的殖民地,D国就是守擂者了.

地中海上,比D国更有传统性的意大利不听盟友的规劝,和YF联合舰队[当然不会傻到进行希望渺茫的主力舰队决战]硬拼了几次,损失倒也谈不上多么惨重,但吃的亏不小.说起来意大利就是想掂量一下对手实力若何,打过几仗后是不服气也得服气,YF海军确实对得起世界第一第二的排名.于是,接受了盟友的忠告,与对手比起了舰队机动性.与大西洋上坚持的D国海军不同,地中海的德意联合舰队不愁给养,YF舰队再牛也不可能完全封锁意大利沿海地带.可YF舰队一定要主导地中海,因为地中海航线是非洲到欧洲的最佳航线.战争也要计算成本,绕道大西洋,时间金钱消耗是YF决不愿承受的.

非洲,战场从西非扩展到了北非.其实,两个强国集团间的战斗只是不冷不热.还是战争的爆发过于急促.算是半个地头蛇的YF一方兵力占上风,相对而言却比不上战争发起者准备更充分.双方暂时性优势抵消,都禁不起大的消耗.不过,欧洲人乐于制造民族矛盾,此恶习本是Y国人天下无双,但这次的Y国人还不错,正在制造的民族矛盾也要赶紧调解,因为轮到D国人发挥此恶习了.或利诱或逼迫或颠覆,对非洲的丰富资源垂涎已久的D国当然需要自己的利益代言人,偏偏非洲有着无数的民族矛盾可挑拨,所谓一个巴掌拍不响,欧洲人的恶习终究需要可供实施的土壤.这……只能说是非洲人民的悲哀.

但令人不可思异的是,多年后以东方哲学思想为主的世界并没有对D国在一战中的非洲行为有过多指责,更多是说YF”搬石头砸自己脚”.因为,YF在非洲的恶行太多了,D国发挥出了欧洲人恶习,却并没费多大力气,除了得罪本就是敌人的YF之外,甚至于很少招来怨恨就找到了自己的非洲代理人.

YF颇有些欲哭无泪之感.他们为了控制非洲殖民地,利用非洲国家大多由部落组成的特点,四处挑起民族矛盾,将殖民地或拆散或重组,体验了多年上帝般的美妙感觉.可是,这种感觉只能在没有对手的情况下才能长久体验.原因是那么的简单,你在别人家里制造出矛盾,肯定要支持一方打压另一方.做为最强者,YF几乎可以为所欲为.有反抗者?镇压就是了,俺们什么时候在乎过杀人?正好杀只鸡给猴子看看.

可是,当另一个强大集团到来是一个什么情况呢?

如果YF真是非洲的上帝,那么德意联军自然是能与上帝抗衡的撒旦.欧洲人是否弄反了上帝与撒旦的位置此处不做计较,事实上的德意联军决不是和平使者.但YF即便费尽心机也不一定能赶走德意两国是肯定的.既然非洲出现了两个敌对势力,经常被YF殖民主义者用杀鸡手段恐吓打压的猴子们会倒向谁?

所以说,连俾斯麦那么聪明的人都没想到,D国那么快找到非洲代理人,而且不是一个两个,还不需要使用多少阴谋诡计,更不需要使用多么血腥的手段.如果仅仅是寻找利益代言人,此前的一切计划都显多余.当然,对YF的支持者就是另一回事了.

这……这简直就是YF间接奉送的超级大礼包啊!当时的俾斯麦脑海里竟闪现出一句东方格言:多行不义必自毙……虽然D国也……

而在M国,南军统帅李将军有绝对的资格比被D军压的不敢出头的F军骄傲一千倍.虽然是分裂政府的将军,但早期M国第一名将的荣誉非他莫属.要知道,1878年的南方与北方的人口对比相对于第一次南北战争差距更大,一比三都不止.可南军在指挥艺术卓越的李将军统率下,就能够顶住对倍的敌军,而北军却没有格兰特.转移内部矛盾也好,实现国家统一也好,现实不像理想那样美好.

不过,李将军很清楚,南方终究没有长期对抗北方的底蕴.第一次南北战争中,准备充分的南军还有主动进攻的实力.到第二次南北战争,南军也许有着更佳的兵员素质,却无论如何支持不起进攻战略了.所以,南方政府在未显败像之前就早早寻求帮助了.可是,YF已明确表示,在此与德意联盟对抗的同时,绝对无力插手M国内战.但是,YF接着暗示南方政府:能帮你们的只有中华帝国……

试探,绝对是试探.YF就是要试探中华帝国的态度,如果中华帝国愿帮南军,说明与YF的敌友关系还有选择余地.

那么,中华帝国会不会帮助南军呢?

帮,为什么不帮?既然北方政府玩儿着自己的一套,那就别怪中华帝国敲点儿小闷棍.当然,不可能直接出兵,中华帝国还想左右逢源多些时侯,既不让YF的一点点希望破灭,也不让D国怀恨在心,有点受愚弄的感觉就没办法了.

八月上旬,南方特使秘密抵达旧金山,南方政府很自觉的没把西部自治区当外人,出使理由是”征询西部自治区对此次内战的看法”.

接待特使先生的是老熟人管风平.管局长肯定是没有任何建设性看法的,既然南方的问题那么模糊,他除了”战争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手段”搭上正题以外,其它说辞甚至是在胡说八道.就如”我们相信南北两方可以心平气和的座下来谈”,”西部自治区是热爱和平的,不愿意看到M国再次陷入战火之中”之类.如果不是事关自身,特使肯定要笑出声来.这十几年来,上点规模的战争,就没一次看不到中华帝国的身影.

可听这些废话不是个事儿啊!

其实,这完全是因南方政府和中华帝国之间的政治交流少而自找麻烦,只要直接说出来意,中华代表一向最干脆不过了.可是,谁要想跟中华帝国绕圈子,这世界上大慨也难找出比中华人更云山雾罩的了.

很难相信M国人脸皮儿薄,也许,是想体验体验东方文化?

这位特使跟不急不忙的管风平浪费了两天时间才绕不下去了,终究还是拿出了西方人的直接:”管先生,看来我是没法使您说出一句有份量的话了.那么,我只好直接请问了,西部自治区决定好了帮哪一方吗?”

“特使先生希望我们帮谁?”

“管先生,很抱谦,我必需指责您问了不该问的话.”

“对不起,习惯成自然……特使先生,这么说吧,我们的自卫军不会出兵帮你们……”

“您是说……”

“除此之外都好商量.”

“比如……”

“武器弹药,其它战略物资,我们并不想任其积压着.当然,不能白送.”

“哦,天哪,这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我们是急贵方之所及,绝对诚心诚意,不会胡乱许诺.M国是世界上商业化最突出的国家,什么都是明码标价说出来.恭为M国目前的一方势力,我们对此深有了解……信誉,屹立之本吗!”

多么冠冕堂皇又是多么实在的话!!!!

南方特使高兴极了,他怎么也没想到直说直说后换来了如此痛快的答复.事实上,南方政府就没妄想自卫军能出兵帮已方.有矛盾的三方势力,历来是两弱抵抗一强,否则最后将是一强独大.可M国这三方势力是两强一弱,对此也有个历来习惯,那就是两强先灭一弱,然后再两强争霸.南方政府打听到北方和中华帝国似有勾结的消息,要不是接受了YF的暗示,不会主动秘访西部自治区.虽然出使来了就是为着得到战略物资,其实也是为YF当探路石,得不到在意料之中,得到了是意外之喜.真没想到,自治区不但愿意提供战略物资,而且听管风平的口气还是不限定数量.

特使还有一个问题:”管先生,请相信我们的支付能力,我们可以先付款后提货.只是这订购与提货方式……”

“贵方可以向我们的工厂矿山下订单,供货方式吗……贵方可以派人提货,也可以由我方送货上门,后者在价格上肯定高一些……”

“那当然,如果是您所说价格[高一些]的话,我可以毫不迟疑的选择后一种方式,我方政府决不会说我越权.”

“特使先生,有一点要求至关重要,不是害不怕有人知道我们之间的交易,但交易应该以私人名义进行,您能理解吗?”

“我很明白这个道理,您放心,我们很容易就可找到这样的私人……”

“那就祝我们合作愉快咯!”

“是的,合作愉快!”

开怀大笑中会谈结束.南方特使笑的是不辱使命,收获比想象中大得多.管风平笑的是:小范围的发发战争财,不错不错!!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