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86/


一九八七年国庆节,王小伟终于等到李秀梅到了部队要求和提倡的晚婚年龄、女兵满二十三岁才结婚的规定,但没有通知家乡的亲人和北京的哥哥,还是在岳父母和没有转业的战友们、及朋友们的祝福下欢笑着举行了婚礼,新郎新娘和战友们都默契地将第一杯酒洒在了地上,最后才一起开怀畅饮。第二天,夫妻俩利用结婚假和三年一次的探亲假赶往昆明,去拜见了陆叔叔和婶婶,祝老人身体健康、快乐幸福。然后登上列车回乡看望父母,与亲人们团聚,老头子看到穿军装的儿媳时,眼睛里涌出了泪花,妈妈搂抱着儿子和儿媳欢欣地笑着,哥哥一家更是欢喜得忙前忙后。十天后夫妻俩给北京的哥哥打电话,告知了结婚和即将去北京的事,当天就乘坐列车北上,到达北京走下列车时,看到哥哥牵着一名年轻漂亮的女警察欢笑着迎上来时,王小伟扑上去拉着哥哥和女孩子的手欢叫着:“大伟哥,嫂子,想死我啦。”然后紧紧地和哥哥拥抱。

李秀梅和女孩子也拥抱着开心地笑了。

王大伟兴奋地:“李燕,我弟弟好英俊、好可爱吧,比我强多了。你和弟妹都姓李,也是一家人,年龄也是一样,二十三岁。小伟,你嫂子漂亮吗?”

王大伟欢欣地:“漂亮、嫂子好漂亮,真美。哥,你坏儿,我和秀梅的事,第一次就在心里告诉你了,你和嫂子的事却不在心里告诉我,信中也不提,害得我还老着急。”

王大伟笑道:“我和李燕是同事,天天见面,今年谈恋爱时心里虽然激动,但心没‘嘭嘭’跳,你当然就听不到啦,这样不是更好,给你个惊喜。”

“哥,你是特意给我也找个姓李的嫂子吧,我们两兄弟,她们两姊妹,真是一家人了,以后就看她们俩谁先生下个大磊哦。”

“那我只能让你了,我想结婚可还没房子,领导说明年一定安排,到时我们去你们那旅行结婚。”

“行,一言为定。”

李秀梅拉着李燕的手笑道:“嫂子,大伟哥可是男人里头最帅气、最有感情、最讲义气的人,你真有福气。”

李燕羞笑道:“秀梅,小伟长得比他哥还强,这几个月来,大伟天天给我讲小伟的事,他们兄弟俩可真说得上是患难与共、生死相依,两人的身体里又都流着对方的血,这辈子已经无法分开了,我们两姊妹就好好地照顾他们吧。只是大伟说,他和小伟有心灵相通的事,我就不相信了,你相信吗?”

李秀梅摇摇头:“我光听他们俩说过,但没见到过,我是护士,根本不相信这种事。”

王大伟:“相信不相信,以后你们就知道了。小伟、秀梅,爸爸妈妈还在家等着呢,快走吧。”他和弟弟提着行李边走边快乐地交谈,两姊妹也幸福地说笑着跟随在后……

兄弟姊妹四人乘车回到门头沟山村里的家,爸爸妈妈和残疾的弟弟早就站在院门口等待,王小伟和秀梅欢叫着“爸爸、妈妈、弟弟”跑上去同三人拥抱,两位老人欢喜地应着,拉着秀梅进屋,残疾的弟弟也亲热地牵着小伟哥的手一拐一拐地进屋。王大伟和李燕笑着跟随着进屋,饺子已经包好,锅里的水已经翻滚,一家人开开心心地欢笑着忙碌起来……

王小伟夫妇在家里陪伴老人度过了两天快乐的时光,然后跟随哥哥和嫂子进城,分别住进了哥哥和嫂子的宿舍。哥哥的同事们早就听说过王小伟的故事,这下见到了真人,非让他表演飞刀杀敌的绝技,他接过两把匕首笑着来到大院里,大家赶紧在两棵树上画了两个小圆圈,他举起两把匕首就一齐投了出去,准确地插在了两个圆圈的中央,把大家惊得直吐舌头,过了一阵才知道鼓掌。李燕却拍着手跳了起来,欢叫道:“小伟,你真棒,真像你哥说的,智勇双全、双刀杀敌、真是大英雄。”然后拉着李秀梅的手开心地笑了起来。在接后的一个星期里,王大伟昔日的战友们利用晚上的时间赶来同兄弟俩相聚,大家都共同默契地总是将第一杯酒洒在地上,其后才边喝酒边述说和回忆过去的战争往事。短暂的相聚后,王小伟夫妇告别亲人,返回了云南。

一九八八年是王小伟最幸福和快活的一年,夫妻俩恩恩爱爱地渡过每一天,随着妻子的肚子一天天增大,他的笑容也就一天比一天甜蜜。十一月十日,李秀梅生下一子,王小伟笑得合不拢嘴,然后赶紧跑出医院到公用电话亭给父母报喜,然后再拨通北京哥哥办公室的电话,报告了好消息,兄弟俩欢笑着将大儿子取名为王大磊。但问起哥哥的婚事时,他无奈地说还没分到房子,看来还得等一年了。十二月,王大伟再次利用出差来昆明的机会,专程赶到县城看望弟弟一家,开心地抱着侄儿逗乐。

一九八九年,兄弟俩一年都没见面,每次在电话中弟弟都急得摧促快三十岁的哥哥快点结婚,哥哥终于在大磊满周岁的祝贺电话中告诉弟弟,明年元旦旅行结婚,将首先去湖南看望老头子后,再来云南与弟弟一家团聚,喜得王小伟兴奋地跳了起来。

一九九零年元月五日下午,王大伟夫妇来到了弟弟的家中,抱着大磊亲了过够,刚满一岁不久的小家伙却“咯咯”地笑着,两人就说大磊长大后也是个胆大包天的家伙。吃完晚饭,兄弟俩和姊妹俩开心地交谈,就在这时,楼下公用电话亭大嫂在喊叫:“李护士,你们医院来电话,让你赶紧去抢救病人。”

李秀梅忙在窗前应道:“知道了,谢谢!”

王小伟愣愣地:“秀梅,你今天不是请假休息吗?”

李秀梅把儿子交给丈夫说:“可能是急诊,人忙不过来,好好带着大磊,他饿了就喂点牛奶。哥,嫂子,对不起,我会早点回来陪你们的。”她换上军装匆匆跑出了门……

王大伟奇怪地:“小伟,你家怎么不装个电话?我每月给你打电话也只能打下面的公用电话,加上叫你的时间,要多浪费我几块钱。”

王小伟:“你不是也没装嘛,再说这两年才刚兴起装家庭电话,太贵,装不起。现在有了大磊,就更应该节省点了,这可是关系到子孙后代的大事。”

李燕笑道:“我们不同,单位才刚分了间十八平米的房子,等以后有了宽一点的房子再装电话。再说,我们办公室都有电话,大伟还配了BB机,有事一呼就行。”

王小伟:“过完年,我也去买个BB机,我家里和你们要有急事,也一呼就行。”

王大伟:“那也行,电话还是等几年便宜了才装吧。小伟,五年多了,你常回部队吗?”

王小伟摇摇头:“我没回去过,免得伤心,这几年退的退伍、转的转业,师长和团长都调走了,认识的人也没几个啦,他们进城来家里坐坐,或者清明节一起去烈士陵园扫扫墓,每年去的人也越来越少,陆叔叔和婶婶到是每年都去,但他们已经老了,我让他们别来了,我会替他们去悼念烈士们和一连长哥哥的。”他抹了一下眼里的泪珠。

“小伟,去年我也没来给烈士们扫墓,你不会怪我吧。”

“不会,谁都有工作,谁都要养家糊口,哪有时间年年往这里跑,很多战友都是几年来一次,只要大家还能记得这些身边倒下的烈士就足够了,等老啦,我们再去地下同他们见面吧。哥,这次来就多住几天,我们弟兄俩都成家立业了,今后能不能年年聚会谁也说不清。我已经有了大磊,你也得赶紧生个小磊,过几年就让他们兄弟俩来回跑吧,什么寒假、暑假,他们哥俩爱去哪就去哪。”

“小伟,我告诉你吧,你嫂子已经有两个月的身孕了,我们是去年九月扯的结婚证,本来说好国庆节结婚,可我临时有任务,只好推迟到今年元旦。小磊再过八个月就要出生了,你就等着当叔叔吧。”

“真的,嫂子,你可一定要生个小磊哦,千万别生个大乐,女孩子跟男孩子玩不到一块,我家大磊今后说不定还会住在你家,男孩子也方便一些。”

李燕笑地:“小伟,男孩女孩又不是我说了算,但不管怎样,你哥都说了,每年我们两家人都要聚会一次,去年没来,就是准备这次来在你这里多住几天,把去年的损失扑回来。前几天在湖南你家里时,你们一家对我们可真是太好了,我住在那都舍不得走了。”

王小伟:“那更好,替我这个儿子尽尽孝心,也让我心里舒服一点。”

王大伟:“听说你每月还给家里寄钱,老头子不让你寄,可你还是坚持寄。”

王小伟:“我知道他们不缺钱,但做儿子的也总得表表孝心吧。”

李燕:“你这个人真讲感情,能通过你哥认识你,我也感到欣慰。”

这时,小家伙哭了,王小伟赶紧把儿子交给李燕:“嫂子,你帮我抱着,我泡点牛奶。”他走进厨房忙碌起来……

王大伟夫妇就逗着小家伙玩,王小伟拿着奶瓶过来给儿子喂奶……

猛地,楼下传来大嫂的惊喊声:“小伟,你家秀梅被汽车撞了,正在她们医院抢救,让你快去。”

王小伟一惊,慌乱地:“嫂子,你帮我看着孩子。”他冲了出去,王大伟也立即冲了出去,兄弟俩冲下楼,拦下一辆三轮摩托出租车,叫喊道:“快,去城郊部队医院。”三轮摩托车一跑飞奔,来到医院大门前,只见交警正在围着一辆卡车进行测量,兄弟俩跳下来直奔手术室……

手术室外,几名护士在焦急地徘徊,见兄弟俩气呼呼跑来,赶忙迎上来说:“小伟,秀梅姐在医院门口被一辆卡车撞了,正在抢救,你别急,不会有事的。”

王小伟趴在手术室门缝上向里张望,但什么都看不见,流着泪急得直跳,喃喃地:“秀梅,秀梅,你要挺住,我离不开你,孩子更离不开你,你不会有事的,你不会有事的……”

王大伟赶紧搂抱着弟弟:“小伟,别急,秀梅不会有事的。”

手术室的门被推开,医生和护士们推着躺在推车上、头上缠满纱布的李秀梅出来,兄弟俩扑上去急呼:“秀梅,秀梅!”“弟妹,弟妹!”

医生悲伤地:“小伟,秀梅脑颅受伤,我们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这两天要是能醒来,就什么都好说,要是不能醒来,就很有可能成为植物人。”

王小伟惊恐地:“不、不、不,她会醒来的,她会醒来的,她爱我,我爱她,她不会扔下我和儿子的。秀梅,秀梅,秀梅。”他跟着妻子来到病房,紧紧地抓住她的手、哭着、呼唤着,医生和护士们难过过流下了泪水……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