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张声势的大西洋壁垒

博多.齐默尔曼于1920年从德国陆军退役,1939年被召回总参谋部任职。1940年到1942年任德军西线总司令的作战部部长,以后又在D集团军群任此职,直至德国投降。1944年晋升为中将。这是他的回忆文章中的一部分,全文太多,只摘抄这些了.^-^

为了掩盖德军西线防御的真正弱点,1942年期间,希特勒下令在沿海修筑工事,沿英吉利海峡修得最多.巨大的混凝土结构一个个建立了起来,但是,要在所有的地方都修起这种坚固的工事当然是不可能的,更不必说武装整个大西洋壁垒了.德国人于1942年11月才占领的法国地中海沿岸就没有任何工事.由于供应短缺,大西洋壁垒所需大部分武器,乃至地雷,甚至带刺的铁丝都是从法德边界上夕日的西壁运来得.

最高统帅部的方针是将一些疲惫不堪而且往往是伤亡惨重的师由东线调到西线进行休整,一佚这些师经过整编和补充装备后,便立即返回俄国。因此我们的战斗序列有相当的迷惑性,他常常给人以拥有许多师的假象,实际都是些空架子,而战斗部队仍被不断的抽走。俄国人的到来很能说明问题。

按照武装部队最高统帅部的命令,20个装备精良的营,连同重武器,一并由西线调往东线。作为补偿,答应给龙德施泰特调去60个所谓的东方志愿兵营,其中大多数人原来是俄国战俘,训练和装备都很差。用这样的部队来对付拥有雄厚的技术力量的敌人,究竟能有什么用处呢?有什么理由可以相信这些志愿兵会同他们的西方盟军打仗,哪怕是装装样子呢?真是荒诞无稽。

1943年春天,龙德施泰特企图将当时西线的实际情况向西特勒作一汇报,但徒然是浪费时间。接见在上萨尔斯堡进行,历时三个小时,其中两个小时是西特勒唱独角戏,谈论他对东线形势的看法,后一个小时喝茶,而喝茶期间是不许谈公事的。龙德施泰特坐立不安,他胸中的恼怒越来越强烈,这是不难想象的。他所能做的,不过是事后说几句挖苦最高统帅的话,并命令就西线沿海防御的整个情况写一份详细情况报告,上呈武装力量最高统帅部。

这一年内,英美空军对法国空袭的规模和破坏性均有所增加,这影响到德国的行政管理,工业和铁路建设,最后也影响到铁路本身。沿英吉利海峡修筑防御工事日益困难,管理混乱,糟糕透顶,更增加了这种困难。结果数千名修筑防御工事的建筑工事的建筑工人被调去修建秘密的V型飞弹发射场,但这事却瞒着龙德施泰特。当他发现这些建筑工人背着他被偷偷调走时,他愤怒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

同时,在1943年夏末,发出了一项重要命令,即第51号元首命令。这项命令宣布,西线战场将是决定性的防御地区,从此德国防御的重点将是英吉利海峡。为贯彻这一政策,新生产的重武器连同必要的弹药和补给品将主要调拨给龙德施泰特。西特勒对这项合理的战略指令并不感到满足,他又向西线总司令下达了一些作战指示。第51号元首命令规定,不能让敌人在沿海获得立足点,必须立即将他们赶到海里去。也就是说,无论如何必须守住海岸,不得后撤一步。

龙德施泰特用年初与西特勒谈话失败后下令起草的那份详细报告作为回答,报告于秋天送到了最高统帅部。它对最高统帅部所产生的影响犹如一枚炸弹爆炸。

报告写到:在西线,大多数德国士兵年纪太大,装有假肢的军官也不罕见。有一个营竟由患耳病的人组成。后来把患胃病,需要特殊饮食的人组成一个师--第70师(尽管许多士兵老是胃痛,该师后来在瓦尔切伦岛仍然打的十分勇猛)。至于军队的机动性,西线多数部队缺乏或根本没有机动性,因而在战术上这种部队的作用是十分有限的。重型武器,特别是坦克,严重短缺--由于东线一再告急,按第51号元首指令的规定获得增援的希望也成为泡影。除了几个理论上可看作是适合战斗的少数伞兵和装甲师外,情况是令人沮丧的。

不仅如此,西线没有任何战略后备部队,这种后备队应该在对方进攻一开始便能迅速而有效的主动的投入战斗。空军实力虚弱,不可能指望他来约束英美空军的活动。海军只有几艘摩托艇和两三个鱼雷快艇纵队,而潜艇则因英吉利海峡太浅而无法正常活动。

这个报告对西特勒产生了很大影响,他再次答应给我们派增援部队。但是,真正派来的援军数量很少,或者根本根本就没有派,这是由于东线一再发生危机,必须把他们调往那里。至于空军,西特勒答应一旦发生进攻,就立即把强大的轰炸机和战斗机群调往法国。就是西特勒自己也该明白,到那时侯调就为时太晚了。可能他自己也确实知道,也许这种命令只不过是他自欺欺人计量的又一例证。

1943年就这样在法国过去了,而在英吉利海峡彼岸,英美军队正集结力量准备进行一场无疑将决定战争胜负的大规模战斗,龙德施泰特估计这一仗将于来年春天爆发。西线总司令对于这场进攻的激烈程度和作为其后盾的巨大的先进技术水平是不存在任何幻想的。盟国军队在西西里岛和萨勒诺的登陆证明,面对敌人海军的炮火和空中优势,凯塞林部队的勇气和献身精神全都发挥不了作用了。我们完全可以预计,那次战斗与我们即将面临的战斗相比,简直是微不足道了。

1943年年底,西特勒派隆美尔视察从丹麦到西班牙边境的西线沿海防御情况。他没有带军队,只带了他那班十分精干的参谋人员。最高统帅部指望从隆美尔的创新精神,经验和可靠的技术知识中得到宝贵的帮助。此外,还希望他在西线的出现能成为有用的宣传武器。

我记得圣诞节前不久他在巴黎与龙德施泰特进行了第一次谈话。龙德施泰特扼要的介绍了当时的形势并谈了自己的疑虑,他谈到部队的素质很差,空军的实力虚弱的危险,海军舰只几乎完全没有,并且特别强调了我们防御系统中的主要缺陷是根本没有强大的中央后备军。最后他说:“在我看来,情况是很糟糕的。”

谈话结束后,两位陆军元帅共进午餐,有几个高级参谋军官在座,我是其中之一。我们想两个元帅中总有一位会带头说话,可是看来他们谁也无意这样做。两人显然都心事重重,他们在谈话之后,心情都极为沉重。这是一次奇怪而沉闷的午餐,每个在座得人都永远不会忘记。

这年冬天,最高统帅部决定让隆美尔参与西线指挥。西特勒最初想要隆美尔指挥一支庞大的机动部队,以便尽早反击并击败进攻之敌但是找不到合适的部队。于是,经龙德施泰特的同意,隆美尔受命指挥指挥部署在前沿的B集团军群,他指挥的部队包括驻守荷兰的几个师,沿英吉利海峡驻防的第15集团军以及驻扎在诺曼底和布列塔尼的第7集团军。在视察中隆美尔发现,只有英吉利海峡防区有一定的防守力量。现在他能够做的不仅仅是提提建议了,他全力以赴地展开了工作。

整个春天都用来大力加固防御工事。隆美尔搞了两项革新,修建了所谓隆美尔芦笋,即在原先认为适合滑翔机着陆的地区埋置木桩,沿海滩设置水下障碍物和布雷。对于这些热火朝天的备战活动,当然盟军通过空中侦察都了解的一清二楚,事实上,水下障碍迫使他们改变了计划,他们把涨潮时登陆改为退潮时登陆。我们希望这些备战活动会使敌人感到十分担心,从而推迟进攻,哪怕推迟几个月也好。现在隆美尔和龙德施泰特的目的就是赢得时间。为此,我们采取了一些迷惑敌人的行动。我们将一些参谋人员分散到法国各地,伪装成装甲师部和装甲军部,但是不能指望这些伪装的指挥部可以长久的迷惑敌人,因为在法国有许多法英特工人员,这个把戏不到一,两个月就失灵了。

然而,隆美尔的精力和干劲对部队有很大的激励作用。尽管他把军队搞的十分紧张,以至夏天便开始显出疲劳的迹象,但是,士气无疑是提高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建造大西洋防御墙的老德国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隆美尔(图中左边那位)和隆德施泰特负责它的防御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