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誓 第一章 法国岁月 5-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02/


5-2

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陈启南并没有过多的惊讶,很显然对这个结果有充足的心理准备。“意料之中的事情,如果袁世凯他不登基就奇怪了。孙先生有什么举动?”“在孙先生的领导和策动下,云南在去年十二月二十五日起义,组成护国军,元旦和袁世凯登基的同一天,护国军在昆明誓师讨袁。”叶清在说完后将杯子里的咖啡一饮而尽。“菊花有什么指示没有?”陈启南稍微的抿了一口。“菊花发来的消息是,让我们要尽全力以任何可能的方式来支援孙先生。”叶清的口气非常的坚定。“任何方式?”“是。任何方式。”

皇帝这个词汇在陈剑启的脑海里已经淡漠了,他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这个词语了,甚至都已经快要忘记了,不过袁世凯登基的消息犹如晴天霹雳。因为故乡又要生活在痛苦中,什么时候才能够逃离这个痛苦?谁才能解救祖国上千万的黎民?

“我明白了。你要在这里待几天?”“我不待了,现在就走,如果耽误了那边的事情就不好办了。”“好,我送送你。”陈启南从兜里掏出了十个法郎放在了桌子上,和叶清走出了咖啡馆。

陈剑启看父亲和那个蓝衫男子走了以后,才拉着莎莉亚走出了咖啡馆,那个和父亲在一起的男人到底是谁?怎么声音听着那么耳熟呢?种种的疑问全都聚集在了陈剑启的脑海里。

巴黎守备司令部,一个紧张的军事会议正在召开,鲁布斯坐在右侧座位的最后一个,台上的司令正在讲述着巴黎周边的军事态势。

“我军已经逐步向凡尔登地区靠拢,以阻击德国人继续的进攻。德国人现在也已经向凡尔登东部集结,可以看得出来,德国人也将视线放到了凡尔登地区。双方这次一共集结了近百万人,可以看的出来这一地区位置的重要性。总司令部命令我们要抽调一支部队参加到这个行动当中,经过守备司令部的决议,鲁布斯的守备三营将作为侧翼部队支援正面战场的阻击。”鲁布斯听到喊到自己的名字后马上站了起来。“鲁布斯,明天下午五时,率领你的守备三营到达凡尔登五号地区,是否明白?”司令看着鲁布斯问。“明白!”鲁布斯站得笔直大声的回答。司令点点头,继续说:“其他的各支部队要做好战前动员,准备随时投入战场!听清楚了吗?”与会的所有指挥官都站了起来大声的喊:“听清楚了!”鲁布斯在接受了任务后,就去军营集合部队了。

陈启南在埃菲尔铁塔和叶清分手,往红园走的路上就在想着,该用什么方式去支援孙先生呢?首先想到的是钱。可以发动在巴黎的所有华人为军队捐钱,在面对着袁世凯这样倒行逆施的行为,已经习惯了民主共和制度的华人们肯定会强烈的支持孙先生。然后就是购买武器,将武器弹药捐给革命的部队,彻底打倒袁世凯。想着想着,陈启南走到了餐厅门口,也许他们会给出好的建议呢!

“鲁布斯呢?还有那两个孩子呢?”陈启南走进餐厅只看到陈悦还有瑶青。陈悦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柜台上倒了一杯茶水放到了陈启南的面前:“鲁布斯有个军事会议去参加了,那两个孩子啊!不知道去哪里玩了。”

陈启南端起茶杯,看了看外面的天空,似乎有些阴,将茶杯又放了下来。想了想,却还是说了出来:“刚才我回来的时候路过守备司令部,看到它门前有很多军人在忙碌,似乎还有许多高级将领,好像又要打仗了。”陈启南就知道说出来不好,因为陈悦的脸色突然变得不是很好了,当知道了恐怕又要打仗了的时候,而自己又有亲人在部队里面当兵,谁的心情都是不好受的。陈启南思虑过后,还是补了一句:“悦妹,也许鲁布斯不会去参战,毕竟他刚回来。”可谁知这一说,陈悦的眼圈更红了,瑶青瞪了陈启南一眼,赶紧过去安慰陈悦了。

陈剑启和莎莉亚结伴从外面回来了,陈剑启看了一眼父亲,并没有表露什么,只是径直的走到柜台前,要了一杯红茶。而是莎莉亚在大声的说着刚才的见闻,陈剑启一听不对,想要阻止却已经来不及了。只听莎莉亚连珠炮似的说:“Uncle,刚才我们看见你了!看见你和一个穿蓝衣服的男的在咖啡馆里坐在一起呢!我们就坐在你们旁边那个包间,没看见我们吧!Uncle,我们厉害吧!NO,NO,我的brother Chen厉害吧!”在她说完以后,只见陈剑启将刚喝的那口红茶全都喷了出来。

陈启南放下已经挪到嘴边的杯子,就那么盯着陈剑启。还好陈剑启很快就反应了过来,说:“只是碰巧而已,没什么,别听莎莉亚瞎说。”“我们的儿子可以做间谍了嘛!”陈启南笑着对瑶青说。陈剑启摸了一下后背,已经有些潮湿了。

晚上,在家中,陈剑启躺在自己的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屋门传来了阵阵的敲击声。他从床上爬了起来去开门,门外站着的是他的父亲还有母亲,一看是他们,陈剑启钻回了被窝,用被子蒙上了脑袋。陈启南和瑶青都走了进来,坐到了床边。瑶青想去掀开剑启的被子,却被陈启南拦住了。陈启南说:“爹和娘不应该瞒着你,但是那个时候你还小,你还不懂,现在你长大了。难道你不想听我们给你讲吗?”蒙住脑袋的被子稍微动了一下。

“好。那你就蒙着吧!我说你听着。爹和娘,都是老同盟会员,后来孙先生建立国民党,我们并没有继续参加,而是辞退了国民党员的职务。但是我们并没有忘记当初入盟的誓言‘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创立民国,平均地权’,这句话不管到什么时候,我们都不会忘。为什么没有告诉你,因为父母都在北京,那里关系错综复杂,一个不慎就会招来家破人亡。你不会怪爹娘吧!”

看陈剑启还是没有什么反应,陈启南继续说:“今天和爹见面的那个人,其实你也见过,他就是在马赛港我们遇到的那个小旅店的老板。爹这个没有必要瞒你。我知道你刚才什么都听见了,这些我都不瞒你,你想问什么就问什么吧。”

“我想知道菊花代表着什么?”陈剑启自己掀开了蒙在头上的被子问。

“你特别想知道这个吗?”“是。”“那好,爹就告诉你菊花代表着什么。”于是,陈启南向陈剑启开始了讲述。

“菊花,它代表着一个秘密组织,这个秘密组织的基干是由老同盟会员组成,另外还有其他的一些人。这个组织有一个宗旨就是不隶属于任何一个党派,不为哪个人或者哪个团体服务,而是为了整个民族和国家。这个组织中的老同盟会员们,他们从没有在同盟会的档案中备过案,但这又不能说他们不是老同盟会员。或者说,这个菊花代表着一个人,大家都知道这个秘密组织的创建者的代号就叫做菊花,而见过菊花真面目的人一个都没有。爹和娘都是菊花的一员,当然这是为了工作的需要。知道菊花这个组织的存在只有组织成员知道,非组织成员是不可能知道的。今天为什么要告诉你,因为你一生下来就是菊花组织的成员。要怎么做,我想你是知道的。”陈剑启点点头。

“菊花曾经说过这个组织是会解散的,解散的那天就是新中国成立的时候。记住,组织解散的那天就是新中国成立的时候。”

“但是现在要先做好我们的事情,菊花要我们不管以任何方式都要帮助孙先生。刚才我和你娘已经说过了,现在想听听你的意见。”

“Dad,您和Mom都说什么了?”

“无非是捐钱还有捐武器。你觉得还有什么吗?”

“Dad,其实我们还有别的办法啊!姑姑认识很多报社的人,可以在报社上写文章,利用报纸向袁世凯施压,我想袁世凯肯定会顾及列强的感受的,说不定会很快下诏退位的。”中国人自己的事情要靠外国人去解决,不知道在说的时候陈剑启的心里是什么样的感受。“恩。这倒是个不错的方法,不过你觉得让外国人去做,不觉得这对于我们中国人是一个耻辱吗!那样我们更会在这个世界上抬不起头来,所以我们要用自己的力量。我已经决定了,在巴黎的整个华人界举行一次大的募捐活动,支援孙先生的护国运动。”

“儿子,父亲将瞒你的事情都告诉你了,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吗?”陈剑启看看父亲还有母亲摇摇头。“那好,我和你母亲已经商量好了,在这场战争结束后,就把你送到巴耶中学去读书。”“为什么?在这里读书不好吗?”陈剑启疑惑的问。“在这里读书很好,这里有很好的环境,还有很好的老师。但是你要知道,在这里你接触到的有中国人吗?没有。而在巴耶中学有很多的中国人在留学,你要知道,你的根在中国,我们迟早是要回去的。在那里你会了解到很多的东西,你会认识很多和你一样的人,也许你们会志同道合为中国的复兴而努力。儿子,看到现在的中国难道你没有什么感触吗?”

“有。”陈剑启也坐在了床边,靠在了瑶青的肩上说:“听父亲说了很多,也看到了很多,中国人被人欺负,不仅有地主,军阀还有很多外国人。很多中国人在国外不像我们这样,他们经常被人欺负,直不起腰来。”“你看到这些难道不想做些什么吗?”陈启南在一步步的引导着陈剑启。他不再靠着瑶青的肩,坐直了身子:“我想做,我要帮助我的同胞。”“你想怎么做呢?”“我要……”

“你看现在孙先生在做什么?”“他在护国。”陈剑启不假思索的说。“对,但是他以前在做什么?他在革命!”“父亲是说让我学好知识,和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追随孙先生一起革命吗?”“不是,菊花曾经说:‘孙先生是资产阶级,他进行的革命是资产阶级革命,从一开始就具有软弱性,所以最后导致了胜利果实被袁世凯篡夺了。’菊花断言孙先生的护国运动会失败。”“父亲,那我应该怎么做?”

“联合有志之士,再次进行革命。菊花说过:‘在不远的未来会有一个伟大的思想来指引我们的前进。’你要慢慢的去领会,去把握。希望你未来在巴耶中学的日子里,能够找到那种思想。和那些有着同样的志向的人们一起再次拿起枪去革命。”

陈剑启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陈启南很欣慰的摸了摸他的头,和瑶青站了起来拉开了房门。陈剑启突然在后边说:“父亲,这些话真的是菊花说的吗?”陈启南转过头说:“是,这是他曾经给我们讲课的时候说的。”

思考着菊花的话语,陈剑启躺在了床上。自己的未来该如何去走?但是这场战争将在什么时候结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