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最牛"钉子户:闹市街头钉三年本身也是进步

很多人都还记得这张在互联网上流传一时的照片,在某直辖市林立的高楼下,一栋小破楼孤零零矗立在一个土堆上,住在这里的吴萍一家,因为不满开发商开出的拆迁条件,在这栋二层楼里坚持了两年多时间,被人们称为最牛的钉子户。


湖南长沙也有几个这样的钉子户,不过他们扎根的地方不在工地,而在长沙最繁华的商业街边上,3栋破旧的房子,与靓丽的商厦近在咫尺,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


记者来到长沙市最热闹的南门口,一眼就看到了新开业的新大陆银座前面的这个旧房子,它孤零零的矗立在广场上,显得格外醒目,他们依然在有条不紊的营业着。


南门口自古以来就是长沙市的商业中心,长沙人把这里称作黄金码头,每天这里来来往往的客流川流不息,这里与长沙市最热闹的黄兴南路步行商业街仅仅隔了一条马路,记者了解到,早在2004年8月份,这里就作为长沙市天心区的棚改项目,开始进行商业开发,如今三年多过去了,新大陆银座已经开张营业,但是却留下了这三栋孤零零的房子,曾经连接它们的其他房子都已经拆掉了,变成了广场和商厦的一部分,而它们却依然矗立在繁华的商业大厦面前。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三栋旧房子既不是文物古迹,也不是名人故居,但是自从去年周边的房子拆掉之后,它们就一直这么扎眼地戳在闹市街头,如果从2004年算起的话,这些钉子户已经在这里挺立了3年,比前面提到那个最牛的钉子户时间还长,在传统观念里,钉子户的名声并不好听,可这三栋旧楼的主人为什么宁可坚守3年,也不搬走?


据记者了解,这三栋楼的住户都是靠这小楼的租金维持生活,一间8平方米的门面房,一个月就可以租到1万元,难怪他们不愿意拆掉这么能挣钱的房子,可是,当初与他们比邻而居的房子也同样都是寸土寸金,为什么别人都搬走了,单单就留下了这3家?


新大陆公司的董事长助理罗仿初告诉记者,新大陆银座项目是长沙市天心区老城改造的一部分,也是未来南门口商业中心的一部分,所以早在2004年8月25日,长沙市城市房屋拆迁管理办公室就给他们下发了拆迁许可证,当时需要拆迁的房子一共是112户,拆迁面积6400多平方米。


按照罗仿初的说法,其他人都是高高兴兴的走了,应该是对拆迁的补偿比较满意,那么剩下的三户为什么就是不拆迁呢?


原来,住户和开发商之间,在拆迁补偿标准上难以达成一致,采访中,记者也对周边商铺进行了调查,在黄兴南路步行街每平方米商铺的月租金在800元左右,也就是说一间20多平方米的门面房,月租金大概在2万元左右,而如果购买的话,一般都要200多万元,而开放商却只拿出30多万来,那开发商的评估价格又是如何算出来的?


周国立告诉记者,当时拆迁的时候,他们一家曾经和开发商协商过一次拆迁补偿的问题,但是并没有达成一致,过了一个多月,开发商就给他们送来了自己房屋的评估报告,在这份评估报告中,李玉珍老人的门面房,每平方米的评估单价是12525元,12.83平米的房子,评估总价是160696元。


记者调查到,开发商否认评估机构是他们请的,但是记者在两份评估报告上看到,委托方都是湖南新大陆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今年8月9日,凭着这两份评估报告,长沙市拆迁办给住户下发了拆迁裁决书。


住户认为,开发商提出的拆迁补偿无法接受,开发商却认为,住户提出的条件太高,其实,钉子户和开发商之间的矛盾,核心就在于城市改造中的利益如何重新分配,过去三年多的时间里,双方为了这个问题一直在沟通协商,而相关政府部门在其中,也付出了很多努力。


按照长沙市天心区的规划,南门口一带的棚户区都要进行拆迁改造,这些低矮简陋的棚户区都将会被现代化的步行街和商厦、公寓所替代。


为了使项目顺利推进,天心区政府的各级部门都曾经多次邀请双方,坐在一起协商,同时他们也要求开发商依法拆迁、文明拆迁。记者了解到,为了和拆迁户达成协议,拆迁许可证也是一再延期,从2004年8月25日开始拆迁,他们已经8次申请延长拆迁期限。


天心区人大副主任拆迁指挥部总指挥曾昭希告诉记者,如果说按照过去就把它强拆了,但是现在绝对没有,现在就是反复的做工作。


曾昭希的说法,记者在长沙市城市房屋拆迁管理办公室也得到了印证,原来一直负责拆迁工作的杜主任表达了同样的观点。


杜主任:“这一块的拆迁应该是依法依规进行的,也是本着人性化的拆迁操作的,市政拆到今天既没有断水的行为,也没有断电的行为,都是通过充分的协商,遵循国家的法律程序做的。”


就在记者采访结束的时候,长沙市拆迁办正在研究新的解决方案,而新大陆公司也准备同三户房主再次协商,争取尽早达成拆迁协议。


半小时观察:拆迁也要讲文明


我们在节目中看到,与以往发生的野蛮拆迁不同,这起湖南长沙的拆迁纠纷并没有激烈的冲突,虽然事件双方有矛盾和分歧,但对这件事似乎都很心平气和,而政府也在不厌其烦地扮演着居中调和的角色。


钉子户能够钉上三年,一方面因为房主与开发商之间一直谈不拢,但另一方面也在于政府部门依法行政,没有拧着大锤来敲钉子。尽管破旧的小楼和刚开张的商厦在视觉上落差巨大,可允许这样的对立矗立在闹市街头,这本身就是一种进步。从这点上来说,城市开发建设正在走出一种困境,当开发商获得收益的同时,被拆迁户也能够有权力要求更合理的补偿。


当然,无论从哪一方面来说,我们还是希望这种“最牛钉子户”越少越好。要知道每一个“最牛钉子户”背后,当事者都要耗费相当多的精力和时间。在倡导建立和谐社会的今天,拆迁也要讲文明。



本文内容于 2007-11-30 21:01:08 被山坡的记忆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