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德国“右转”与日本“左转”看中国崛起

最近在中国外交上碰上了难得一见的奇观:德国默克尔政府上任伊始就将外交路线急转向“右”,情绪化地推出了与上届政府“近乎”相反的外交路线。而作为中国的邻国日本却因为首相的更换使两国越走越近。这种现象相信关心国际关系的人都看到了,这里就不多说了。我们要探究出现这种奇观的原因以及应对的思路。

立论语境:以中国为重心。立论原理:经济决定论。立论背景:一个大国的崛起必然伴随大国间的格局调整,历史的事实是:这种调整通过和平的方式达到成功是不多的。

观点一、地缘、历史以及文化原因造成日本首先拿中国崛起发难。

日本和中国的关系在最近几十年不能说不好,最好的时候可以说比科尔、施罗德时期的中德关系好多了。只是随着中国的崛起,特别是日本陷入10多年的危机后,日本政府终于坐不住了。于是日本成为第一个向中国说“不”的大国。原因不就是地缘、历史以及文化的纠葛甚至是相通吗?细说就没有必要了,大家都明白其中的理。

观点二、德国情绪化发难绝对不会是大国中的最后一个。

这次德国以默克尔为代表对中国提出过急的发难,只能说让中国人不好忍受,也就是过火了些。其实不就是德国要改变顺应中国发展的政策罢了,不要搞得太邪乎,太不着边际,有些离谱。但中国人要有准备,德国绝对不是最后一个!

我们应该看到,在中国现有的经济贸易国中,特别是贸易大国中,贸易顺差大多在快速增长,而且,中国对外贸易的实力已经从矿物、衣服、扣子跃进到无所不包的高端产品,如果在5—10年内实现大飞机、大装备等高技术出口优势,实现真正的“通吃”,那么,不要说德国,地球人都吃不消呀!最近有一个新的消息,俄罗斯也被中国“顺差”了!而且接下来想不顺差都难!天哪!

而且,依照各种国际组织预测,从现有的中国发展轨迹中,看不出中国作为全球发动机有减速的可能。一个小村庄为全球人生产的扣子每年人均5个,每年推向市场的电脑不计其数,宽带线缆绕地球几十圈,而且价格一定全球最低。你说他们的政府能不急?

观点三、中国已经成为全球实力大国,统筹平衡全球关系应该成为中国的外交核心工作之一。

近年来,美洲、欧洲不少国家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特别是对中国商品时有极端行为出现,从民间到政府都有。最近快速演进的金融战——汇率之争,更显示出基于中国发展所引起的纷争。这种情况中国人一般会认定为歧视或不公平的态度使然。其实,目前更多国家的人们表现出的是对趋势的恐惧,因为现实的影响才开始。

但中国现在必须考虑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以中国人口总量和个体聪明勤劳,以现代化的生产手段,生产能力早已经不是问题,随便在路边上一个项目都可以达到全球生产能力数一的工厂。以中国的融资能力,只要愿意,随随便便就可以引进或者融资千亿元。谁都知道,全球商品(和服务)总需求量在一个特定的时期是一个定数。所以,中国人必须尽快超越简单经济总量的意识,从全球经济平衡的角度来规划、引导产业发展和优化。当然,许多人会说中国人或中国商品有竞争力,只要放手竞争我们都能赢。这可能吗?现实是不可能的!必然导致冲突。

在中国人的主流文化里,从来就没有提倡懒惰的,但到欧洲一看,那就是一个“懒人”的天下——一个福利的、休闲、讲究摆谱的社会。下班之后坚决没人干活,星期天公路上没有一辆公务车。这个可以从法国最新上台的总统萨科齐力推的政策“豁免对超时工作的征税”(意思是鼓励加班)可见一斑。你想想,以这样一些人的状态,他们能生产出有竞争力的同样产品(服务)吗?他们对竞争的未来能不恐惧吗?当然,已发达国家与后发展国家的竞争,主要并不是在一个简单的人力或技术水平上的竞争,他们现在的享受型社会模式本身并不是什么罪恶。

为此,中国必须从内外两个方面统筹平衡好全球关系:

A、中国的人均GDP高水平不可能主要依赖全球市场消费来达到,必须在完成工业化、信息化的同时完成城市化,通过城市化推动社会发展、消费升级。现在中国已经成为一个依赖国际市场来发展的国家,目前还可以以开垦“处女地” 继续维持,但必须看到没有可持续性。

B、在尽快完成主体产业现代化改造过程中,必须提高劳动力成本在产品(服务)中的比重,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打造富足的社会基础,进而加快服务产业的快速发展。虽然现在西欧人们的劳动观念不值得推崇,但是,那种社会状态还是令人向往的。

C、要密切关注世界主要大国的平衡诉求,特别是美国、俄罗斯、欧盟、日本等经济体的呼声,主动做好平衡协调,防止出现政府层面的偏激、对抗行为。鉴于对主要国家的贸易顺差现状,必须尽快遏制住继续增长的势头,防止对抗扩大影响大局。

以我为主,不怕别人左转或右转,大国关系系于利益,平衡即是和谐,平衡世界就是和谐世界!

----转自新浪

作者 以核制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