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全世界都在罢工


【俄罗斯《晨报》11月27曰文章】题:社会主义正在消亡(作者安德烈·米洛夫佐罗夫)


声势浩大的罢工潮不仅席卷了西欧国家,而且还波及到美国、亚洲和俄罗斯,全世界都在罢工。今年11月份的事态表明,全民罢工已经不是马列主义形成时期的术语,而完全是当代的一种现象。


罢工者的要求大多是老生常谈:提高工资和改善工作环境。而政治口号现在已经不时兴了:站出来抗议的没有一个是反对经济体制或政治制度的。法国预算拨款部门人员反对减少福利的退休金改革。意大利罢工者要求提高待遇,降低从工资和退休金中扣除个人所得税,以及延长到期的劳动合同。德国铁路部门罢工的主要动机是实现同工同酬:该国机车司机的收入只相当于相邻国家同行的2/3。而在美军基地工作的日本人,则是要求保留政府为削减美国驻军带来的开支而打算取消的优惠政策。


其实在阶级斗争中,一切都是相对的:德国机车司机的月均收入为2000欧元,他们希望将工资涨到3000欧元。而阿联酋的外来侨民每月薪资还不足150美元。但促使他们反抗的却主要是恶劣的劳动环境:他们每天在50摄氏度的高温下工作10小时,在临时搭建的没有空调的简易木房里居住。


美国编剧要求制片方增加他们在影片销售中的提成。现在,他们从DVD发行中只获得3%的利润,从网络销售中则什么也得不到。据初步计算,2007年,美国和外国消费者仅购买DVD就用去164亿美元。


罢工作为理清劳资关系的一种手段,显然永远不会过时。阿联酋建筑工人、好莱坞编剧以及俄罗斯福特汽车厂员工,要求提高自己在利润馅饼中的份额,这完全可以理解。但为什么罢工传染病会在欧洲发达国家的预算拨款部门里蔓延呢?


现在,欧盟的经济模式正逐渐发生转变。上世纪下半叶,欧洲大陆的发达国家建立起高福利社会模式,已成为欧洲人引以为傲并极力捍卫的财富。然而近年来,正是这笔“财富”使欧洲不堪重负。


法国和德国已连续多年出现严重的财政赤字,这很大程度上都是“社会福利”的拖累所致。而大部分欧盟国家的入口正急剧老龄化,退休人员数量将很快超过劳动力数量。那时,谁来为他们的生活埋单?因此,现在就有必要重新修改退休金制度。前不久还反对华盛顿政策的柏林和巴黎,如今有意识地按照美国模式修改本国社会经济制度。这些国家正在取消或减少福利,压缩预算拨款部门的人员编制。这种模式在欧洲究竟能取得多大成效,还有待时间证明:但有一点是肯定的,改革派领导人还将不止一次地遭遇到劳动者的不满。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