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02/



民国二十九年一月二十三日一点三十五分 山西省 系舟山区 溥仪临时住所


溥仪的到来对于武太行和新编第七十八军来说完全是一个意外,因此武太行根本就没有做好迎接这样一位“大人物”的准备,最初甚至连给溥仪驻的房子都没有着落,好在江海涛机灵,一下子就想起了抗大系舟山区分校新装修好还没来得及使用的办公大楼,于是刘雨田便命令工人连夜将这栋六层的花岗岩构筑的办公大楼改做新编第七十八军的军部招待所,门口的牌子也换了,你还别说看上去还蛮有意思的!


诸到这栋临时改建的“行宫”中我们的末代皇帝似乎没有什么不适应的,在他看来在这深山之中有这样一栋崭新的欧式建筑已经是不可思议的了,既然有的住还在乎什么其他的,于是溥仪和随行的亲属还有一同反正的伪满洲国的官员们各自分配了住处后就开始抓紧时间休息,在刚刚结束的战斗中他们虽然没有亲身上阵但是他们的疲倦似乎比我们的战士还要厉害,没有多久刚刚还乱哄哄的大楼已经是一片死寂,站在走廊中此刻只能听到偶尔传来的鼾声。


虽说是已经摆脱了日本人的控制来到了自己的土地上可是溥仪却不同于其他的人,躺在宽大的水床(武太行在太原的时候从梅津美治郎的卧室中拖出来的)上无论如何也是无法入睡的,在刚刚过去的二十四个小时里他实在是受到了太大的冲击了,被日本人玩弄于鼓掌之间已经近十年的他至今还无法相信自己已经回到了中国人自己的土地上,回忆起倒在自己脚下的那些日本人一向羸弱的他却没有丝毫的惧怕,想着想着居然忍不住的笑了出来。


溥仪失声的笑惊醒了睡在身旁的琬蓉,琬蓉睁开迷离的双眼道,“皇上,笑什么呢?”说罢用一双滑腻的手臂揽在了溥仪的肩上,一对娇乳在他的胸前起伏,已经好久没有心思去想女人的他忽然感到自己的下体有了阵阵燥热的感觉。


看着眼前这位跟着自己颠沛流离已经十几年的皇后溥仪的心中赶到了阵阵的亲切,再用眼角的余光看了看睡在自己另一边的谭玉玲溥仪越发的感觉自己对不住眼前的皇后了,“皇后啊,朕没想什么,朕只是没有想到有一天会没有日本人在看着朕休息。”


“皇上,这下不就好了吗?没有日本人也没有郑(孝胥)大人,您终于可以做一回自己了!”虽然眼前的这个人曾经深深的伤害了自己可是他毕竟是自己二十余年的丈夫,自己是了解他的,眼前这看似高贵无比的男人恰恰是活得最苦的男人,他没有自己的生活,在家族的压迫下他不得不过早的承担起那缥缈的梦想并为之奋斗,因此他不能有一天去真正为自己为家人活着,甚至有时还不得不经受常人所无法想象的压力与迫害,有时琬蓉甚至觉得世界上最苦的并不是那些每日在战争的漩涡中挣扎的老百姓而是自己的丈夫。


“蓉儿,你恨朕吗?”看着妻子眼角的鱼尾纹溥仪的心中不免涌出阵阵的怜惜,想想自己曾经对这个女人做过的事情,再想想昨夜这个女人与自己一同走过困境的场景溥仪的心中五味夹杂。


听了溥仪的话琬蓉的脸上不由得一滞,多年前的一幕幕不禁浮现在她的眼前,泪水刷的就淌了下来,“皇上,是想我说真话吗?”


“说吧,我不怪你,咱们能够成为夫妻也是几世修来的缘分,只是我这个人福薄,消受不起罢了。”溥仪再了解自己不过了,自己的身体确实有些太羸弱了,加上这些年日本医生的悉心“呵护”,自己的健康是一天不如一天了,虽然有过几位妻子可是一直就没有留下子嗣的原因就在于此,每每想到这些溥仪就心如刀绞,作为爱新觉罗家族的掌门人难道自己真的会成为人们口中的“末代皇帝”吗?


“皇上,说实话,我不恨你,是我自己做得太过分了,作为一个女人既然选择了嫁入皇家我就应该面对现实,作为爱新觉罗家的媳妇我应该永远把你放在第一位,可是我没有,可是你还是没有放弃我,我知足了!”琬蓉知道自己的男人是非常的看重自己的面子的,自己丢光了他的面子而他还对自己保持着一份深厚的感情是她说什么都感动非常的。


“蓉儿,我一直想知道一件事情,你爱他吗?”溥仪口中的“他”指得是当年与琬蓉私通的祁继忠,对于这男人溥仪本来想放他一条生路的,可是皇家的尊严和爱新觉罗家族的荣誉让他不得不下令处死祁继忠,有时候深夜无眠的溥仪甚至想如果当年自己让祁继忠带着自己的蓉儿远走高飞的话蓉儿是不是会幸福一些。


“皇上,你知道吗,当年我对你说的话大多数都是在骗你的,你也知道日本人一直就害怕咱们会在他们的眼皮底下搞动作,因为你没有子嗣他们就希望让一个有日本血统的满洲皇族来继承你的位置,万一日本人得逞了的话你我势必只有死路一条,为了你,也是为了爱新觉罗家族的命运我必须怀孕!”琬蓉不同于她的丈夫,她的性格中不知道为什么多了她丈夫所缺少的刚毅与果断,就如昨天晚上一样在许多事情面前琬蓉常常会表现出她这种才能。(这是历史事实,大家可以看一下爱新觉罗 溥杰先生夫人的一本书——《流浪王妃》相信大家会明白的。注:这本书不是禁书,但是由于年代较久大家可以试着找找。)


“蓉儿,朕知道你是在为朕着想,可是朕不能默认你的这种行为,不是因为朕恨你,而是因为朕的头上不光有大清国皇帝的光环还有日本人和爱新觉罗家族压着,朕有时真的觉得好无奈!”说着溥仪便将琬蓉紧紧的抱在自己的怀里,本能的开始在她滑腻的身上抚摸。


“皇上,说心里话,蓉儿真的以为我们要给日本人做一辈子的傀儡了,万万没有想到咱们还有机会逃出来!皇上,以后你还会对蓉儿好吗?”


“蓉儿,你是朕的皇后,朕不对你好朕对谁好,不管朕的身边有多少的女人你都是朕心目中最重要的那个!”


“皇上,咱们,咱们是不是可以好好的休息一下?”冰雪聪明的琬蓉当然不是单纯的希望溥仪好好的休息一下,她只是想知道自己的丈夫是不是还要将自己的生命耗费在他那个虚无飘渺的梦想中。


“蓉儿,朕知道你的意思,朕和你的年纪都不小了,还有什么事情想不开呢?咱们的力量实在是不足以撼动这个国家的体制,再者说现在强敌当前我又怎么能助纣为虐帮着日本人毁灭自己的国家,自己的民族呢?我决定了咱们不再去理会什么光复大清的事业了,就你、我还有玲儿,我们三个人找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去度过我们的余生怎么样?”说这些的时候溥仪的眼睛中放出了一种期待已久的光芒,作为一个被别人安排了一辈子的人他实在是太向往这样的生活了。


“皇上,这么说你就不管国内的这些事情了?”琬蓉做梦都想不到自己这个看起来已经被皇帝梦冲昏了头脑的丈夫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忍不住在自己丈夫的胸前轻轻的啃了一下。


“国内,是啊,国内现在正在打仗,国外似乎很快就会有一场大战,此刻就算是你我想做一点什么恐怕有会很艰难的,看来咱们只能等待这场战争结束了!”作为一个胸怀天下的人溥仪当然不会对于国家的苦难无动于衷的。


“皇上,你说咱们能打赢眼下的这场战争吗?”琬蓉将自己的身子又向溥仪靠了靠,将头埋在溥仪的怀中喃喃的道。


“蓉儿,说实话,如果在几天前你问我这个问题的话我会干脆的告诉你只要没有重大的国际变动我们是无法战胜日本的,可是现在我的想法改变了,我觉得只要我们的军队可以保持现在的战斗力我们就将是永远不可战胜的!”说这些话的时候溥仪的声音与神情前所未有的自信。


“皇上是因为武太行将军和他的新编第七十八军的出现才会有这样的想法吧?皇上不觉得这样快的下结论早了一些吗?”


“蓉儿,我觉得不早了,你我现在的处境我觉得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这个世界上如果说有一个人的胆子可以和太祖爷相提并论的话他就一定是武太行,我现在真的十分的好奇这个武太行究竟是怎样创造了这一切的奇迹的呢?这个小伙子你也是见过的,你从他的身上看得出一丝一毫的不同吗?”


“皇上,说实话蓉儿也对这个小伙子十分的好奇,蓉儿也想知道他是怎样在一年的时间里创造了如此众多的奇迹的呢?太不可思议了,实在是想不到凭借一个人的能力可以做成这么多的事情!”


“蓉儿,朕倒是看到了一些东西。”


“皇上究竟看到了些什么可以告诉臣妾吗?”


“希望!”溥仪坚定的道。


“希望?”


“对!就是希望,你知道吗蓉儿,朕可以看出这个小伙子的身上洋溢着一种特殊的东西,那就是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的希望,这些东西你从他的身上看不到,但是你可以从他的那些部下身上看到,无论是战士还是军官他们都深深的崇拜着他们的这位军长,在他们的眼中他们的军长就是神,是胜利之神也是希望之神,在他的部下眼中只要是有他的存在他们就不会失败!”


“皇上,你真的觉得他会成功吗?”


“蓉儿国家已经到了这样的处境了我还有什么话好说的,这就象是在赌桌上和你的对手在赌命,只要是又一丝胜利的希望我就要押注!”


“皇上是想将自己的宝押在武太行身上而不是重庆的那位身上?皇上,你要知道他现在可只是一个小小的军长啊!”虽然对于投靠哪一派还没有确定的目标可是琬蓉却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丈夫会选择将自己和爱新觉罗家族的命运绑在武太行这辆并不大的战车上。


“怎么,我的蓉儿不看好这个武太行?”


“没有,臣妾只是有些担心——”


“蓉儿,没有什么好担心的,咱们又不是要倒向他武太行个人,我的意思是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咱们是不是可以考虑倒向延安方面,我很看好共产党!”


“共产党?皇上信得过这些人吗?听说那边的人对于不同政见者也是十分的排斥的,再说他们的实力也不行啊!”


“实力?蓉儿,你要知道,实力不是用眼睛看得出来的!国民党看起来是十分的强大,但是他们致命的缺点是就是品留太复杂了,在国难当头的时候都能出汪先生这样的任务何况是将来胜利了,我看国民党现在还好说,将来胜利以后最多坚持个四五年就是极限了!”


“皇上,重庆的那位蒋先生难道就看不出自己现在的处境吗?”


“他?他的机会早在一九三六年就已经失去了,现在中国的未来已经不在他的手中了!”


“这么说看战胜里以后还是要有一场血战了?”


“蓉儿,我看十有八九,只要蒋某人不放弃政权这场战争就是不可避免的!”


“皇上,你以前怎么就没有现在这么大的本事?”


“这都是让日本人逼出来的,如果不是他们总想着要算计咱们让我不得不时时刻刻的提防的话我哪里会真正成熟起来!”


“皇上,共产党会容得下你这位前朝的逊帝吗?他们的苏俄朋友可是把自己的皇帝一家斩草除根了,您就不怕咋俺们也——”琬容没敢继续往下说,她的脑海中再次浮现出当年沙皇一家被杀后清廷密探带回来的那些恐怖的照片来了。(根据当年李鸿章与沙俄签订的《中俄密约》的规定双方的情报机构是互相帮助的,于是在十月革命胜利后少数的沙俄情报人员就倒向了已经不再当权的前清皇室。


“会的,延安的那位先生的雄才伟略绝对不是克里姆林宫的历任主人比得了的,他怎么会容不下我这样的无权无势的人呢?放心吧,只要咱们自己规规矩矩的我保证没有人愿意算计咱们,再说了实在不行了咱们还可以出国不是,你以前不就常说你想到国外游历吗?今后我就带着你们周游世界,对了!还有小顺子,这小子没有亲人咱们就是他的亲人,我一定让他跟着我享几天清福!”溥仪一边在脑海中规划着自己将来的生活一边用手在自己的妻子挺拔的双乳上抚摸,要知道他已经好久没有感受到自己妻子的体温了。


“皇上,皇上,不、不要——臣妾受不了了!”溥仪的爱抚让琬容感到十分的难受,她虽然不是一个需求十分旺盛的女人可是她毕竟是一个正常的女人,加上这么多年没有人“照顾”她,冷不丁的被溥仪这么一弄不由得心急难耐。


“蓉儿,想要吗?”在自己妻子那张通红的笑脸上亲了一口后溥仪十分温柔得道。


“皇上,你,你行吗?别,别伤了龙体!”听了自己丈夫的话琬容的心里是又喜又悲。喜的是自己的丈夫对自己的感情历经多年仍旧没有多少衰减,悲的是作为多年的夫妻琬容十分清楚自己丈夫的“实力”。


“怎么?信不过朕,来,蓉儿,把手给朕!”溥仪轻轻地将琬容的玉手放到了自己的私处。


“怎么会这样?皇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琬容不敢相信自己的手是真的摸到了自己的丈夫的小弟弟,于是不顾两人都还光着就掀开了身上的蚕丝大被,于是琬容又开始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因为自己的丈夫的小弟弟正雄赳赳气昂昂的对着自己呢。


溥仪没有惊讶于自己妻子的表现,说实话就连他自己开始的时候也不敢相信这种变化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怎么,皇后不想和朕一起?”


“不!不!皇上,臣妾只是好奇皇上的身子为什么在这几年会有这么大的变化呢?”琬容娇羞的问道。


“皇后,还记得咱们离开皇宫前的那个晚上有一个太医来找过朕吗?”


“皇上说的是喜来乐喜郎中?”琬容的脑海中浮现出当年那个萎缩的小老头。


“当年他给了朕一张方子,说是当年咸丰爷和老佛爷用过的方子,开始的时候朕也没有在意,自从你被朕关进冷宫后朕就开始让小顺子秘密的给朕进药,于是不知不觉的朕就成了现在的样子了。”溥仪说着自己也忍不住的看了看自己的小弟弟。


“皇上,真是天佑大清,天佑爱新觉罗啊!”


“不知皇後还有什么疑问——”还没有等溥仪把最后的一个“吗?”字说出来琬容已经用自己的樱唇堵住了溥仪的嘴——


(少儿不宜,以上省略一万字!)


——


谢谢您对于《脊梁》一如既往地支持,欲知后事如何,且听太子下回给你继续分解!


第一百一十一节 “东陵大盗”的下场(3) 正在写作,一定准时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