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人网络史玉柱 不按常理出牌

不管史玉柱愿不愿意承认,他都是一个疯狂的人,他的疯狂造就了他的成功,也注定了人们对他极端的评价,喜欢他的人为他欢呼喝彩,奉他为偶像,不喜欢他的人看不惯他的张狂,对他颇多非议甚至是恶语相向。然而谁都不能否认的事实是,史玉柱是一个成功者,一个疯狂的成功者。

不按常理出牌

史玉柱疯狂地抽烟,在记者采访他的时候,他是烟不离手,一支接一支地抽,烟灰缸塞满烟蒂;史玉柱疯狂地喝酒,他的副手程晨,曾经的四个火枪手之一说,他曾疯狂地喝黄酒,之后疯狂地喝蓝带,现在是疯狂地喝葡萄酒;他疯狂地玩游戏,玩《传奇》时花5万元就为了买一把武器,自己做《征途》时,每天十几个小时泡在游戏里,连吃饭都顾不上,甚至于当四通董事长段永基让他去做体育锻炼的时候,他说他每天都骑马骑四个小时——在游戏里。

他还曾经疯狂到不带导游就去爬珠穆朗玛峰,结果因迷路而差点丧命,下山后认为自己捡了一条命;他小时候还曾按照书上“一硝二磺三木炭”的方法,自制炸药,引来“轰”的一声爆炸,从此得到“史大胆”的外号……

史玉柱的事业,一如他的个性一样疯狂。从汉卡,到脑白金,再到网络游戏,史玉柱对每一个产品都执著到近乎疯狂。做汉卡时,他赊账打广告,结果成功如一夜降临,三个月就给他带来了100万元的收入,他又将这100万全部拿去做广告,于是第二年的第一季度他就转了3000万,他也几乎触摸到了“中国的蓝色巨人”的梦想;做脑白金时,他不惜血本,每年投入几个亿做广告,所有电视台铺天盖地的都是脑白金广告,“今年过节不收礼,收礼只收脑白金”的广告语也一用就是10年;做网络游戏时,将营销团队铺遍全国,更要将营销队伍在三年内扩充至两万人,不做收费游戏,要做“永久免费”的游戏,还给玩家发“工资”、送“股票”、送5000元现金大奖;公司要上市,他选择条件最苛刻的纽交所,接受最严格的审核……

疯狂的举动带来的是疯狂的成功,巨人汉卡的成功让史玉柱成为上世纪90年代大学生留国创业的模范,并多次受到国家最高领导人的接见;脑白金则让他连续十年稳居保健品行业老大的位置,销售量更是比行业前五的另外4家企业的销售总量还多;网络游戏更缔造了史玉柱事业的又一高峰——《征途》成为全球第三款同时在线人数超过100万的网络游戏,巨人网络也一举成为中国第一家登陆纽交所的IT企业、在美国发行规模最大的中国民营企业、中国市值最大的网游企业。

不按常理是常理所然?

表面上看起来,史玉柱是越疯狂越成功。实际上,如果说他巨人汉卡时的疯狂还有几分年轻人赌性的话,那么脑白金和网络游戏时的疯狂,则是一种理性的疯狂,疯狂中透露着睿智,我们可以将这种疯狂理解成执著、专注。

脑白金对广告的疯狂,来自于史玉柱对保健品市场和消费者的深入了解。史玉柱了解保健品市场竞争虽然激烈,但是在农村这片最广阔的市场却几乎空白,因此他将脑白金的目标市场定位于农村和二三线城市。这块市场的消费者往往最容易受到广告的打动,庞大的广告量能让消费者即使身处最偏僻农村,也能看到并且记住脑白金。至于“今年过节不收礼,收礼只收脑白金”的广告语,是史玉柱亲自下到农村对300多个消费者进行访问后总结出来的,最准确地抓住了消费者的心理。

《征途》的疯狂,同样充满着理性的光芒。首先,《征途》选择免费模式,就是经过史玉柱的深思熟虑。他自己玩游戏的时候请代练、买帐号、买装备都是一掷千金,这也使他意识到第三方游戏工作室的收益甚至大于网游厂商的收入,与其让第三方发财,为何厂商不自己赚这笔钱?而且在他看来,网络游戏里百万富翁和穷学生的消费一样,不符合经济学原理。于是他想到了免费模式,“赚有钱的人”“养一百个人陪一个人玩”,自己在游戏里设计挂机代练、卖装备,不给游戏工作室赚钱的机会。

之后的发“工资”、送现金等措施,都是为了给游戏增加人气,为“养一百个人陪一个人玩”的宗旨服务。游戏越火爆,在线人数越多,有钱的玩家就越多,玩得也越爽,当然厂商的收入越高。

和脑白金一样,《征途》还是瞄准二三线城市和农村市场——市场潜力庞大,竞争对手力量薄弱。这块市场的玩家在哪玩游戏?网吧!于是史玉柱地面推广队伍在全国迅速铺开,用海报、贴画占领每一个网吧,同时定期在全国网吧举行包机活动,将网吧里的所有机器全部包下来只允许玩《征途》。由于竞争对手力量的薄弱,导致目标市场上可供玩家选择的游戏不多,而在网吧里随处可见《征途》的海报,和不花钱就能上网的包机活动,让众多玩家很容易就投入到《征途》的怀抱。

上市的疯狂,体现的是史玉柱对公司理性的定位。纽交所是世界上规模最大、历史最悠久的资本市场,而且其对上市公司的审核也是最严格的,据悉,每年在美国上市的数千家企业里面,只有三四成能够达到纽交所上市的标准。史玉柱没有选择融资额更大的香港和纳斯达克上市,是为了追求更高的声誉,以最严格的审核来规范企业未来的发展,这正是史玉柱所说的“做百年老店的战略”。

所以说,史玉柱虽然动作疯狂,但是他很理智,每一个疯狂的动作都有理性的思维支撑。

不按常理惹来非议

史玉柱做脑白金的时候,就只有脑白金,做《征途》的时候就只有《征途》。人在专注于要做好一件事的时候,往往表现出来的状态就是疯狂,史玉柱就是这样。

因为专注于要将事业做好,所以敢于打破行业规矩,别人做广告要赏心悦目,他做广告却只求将产品卖的更好;别人做收费游戏,他却做免费游戏;别的游戏让人玩的很累,他的游戏却又有代练又卖装备,让玩家升级、打装备一点不累;网游不成文的规矩是投入时间越多,玩得越厉害,《征途》却是只要肯花钱,就能玩的爽……

史玉柱说,“我将我的消费者的一点小事都当成很大事情来做。” 史玉柱专注于脑白金,要让他的每一个消费者都能看到脑白金的广告,要让他的消费者给父母送礼时第一时间就想到脑白金,所以他疯狂地打广告,不顾其他人的厌烦。他专注于《征途》的玩家,根据玩家的意见设计游戏,给玩家发“工资”、送现金……

这也就造成了一个有趣的现象,脑白金的消费者拼命的购买产品,非消费者却一个劲批评脑白金广告恶俗;《征途》的玩家越来越多,不玩《征途》的玩家意见却越来越大;竞争对手一边大骂史玉柱不守行规,却一边在暗地里拼命进行地推、大发“工资”。

史玉柱疯狂的个性,扬言“不做第一不精彩”,让人看不顺眼;他疯狂的成功,打破行业规则,得罪了竞争对手;他疯狂地专注于他的消费者,对于其他人群对他的评价则表现迟钝……

史玉柱的成功本来无可厚非,但是疯狂的个性给他带来了争议。没有了疯狂的个性,或许史玉柱不会遭人非议,但是他还能像今天这样成功吗?他的成功案例还能被MBA写进教材吗?

其实,不按常理可以理解为创新,一个没有创新的企业,一个没有创新的灵魂,一个没有创新的人,有竞争可言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