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9/

六月初四,天气已日渐炎热,在忠州牧使衙门里,龙天正端坐正堂,听取张小海和李忠贤关于战前准备工作的汇报,大体上都按照他的布署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总体的防卫框架已经架构完成,龙天对于一些细节问题进行了补充,正当战前会议接近尾声的时候,侦察班给他带来了两个消息,一喜一忧。

一班长赵子才这段时间一直盯着二十里外的倭军营地,据侦察报告,自六月初一倭军的后援到达之后,整个倭军大营正处于战前休整状态,为下一步的忠州之战进行着最后的战前准备,整个倭军大营里显得非常忙碌,据赵子才说这段时间倭军正全力打造攻城云梯,准备全力放手一搏。

就在龙天开会期间,龟木一郎已经指挥着两万七千大军拔营起寨,正浩浩荡荡地朝着忠州城方向开进,估计这一两天内将会有一场大规模的攻势。

而下放到一班当战士的钱江也紧随其后,只见他乐呵呵地跑进会场,对着龙天一个立正敬礼:“报告首长,援兵到了”。

龙天先是一喜,连忙问道:“来了多少人?”,这个时候援兵两个字对于龙天来说,无异于是雪中送炭。

“五百人”,钱江笑嬉嬉地回答道,边说边伸出了五个手指,在龙天的面前卖弄似的晃了晃。

龙天一听立即泄了气,又颓废地坐回了椅子上,五百援兵,对于眼前的忠州牧之战来说,无异于杯水车薪于事无补,为此龙天有一种被戏弄的感觉,如果换作别人,他早就开口问候别人的母亲了。

不过钱江却是欢天喜地,连眼睛都笑成了一丝缝,看着龙天这副失望的样子,钱江不由分说跑上前去,连拉带拖地将龙天“绑架”到了衙门口,然后右手一指北门方向,“首长,你听听就知道了,哈哈。。。。。。”,钱江高兴得就象个孩子捡到钱一样。

龙天屏起呼吸侧耳细听,北门方向果然传来了齐刷刷的脚步声,并伴随着阵阵激昂的战歌,这首战歌龙天耳熟能详,听着听着,龙天也忍不住引吭高歌起来:

“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保和平为祖国就是保家乡,中国好儿女齐心团结进,抗美援朝打败美帝野心狼。。。。。。”。

这是龙天唱的,不过从北门传来的战歌略微做了些改动,将“抗美援朝打败美帝野心狼”改成了“抗倭援朝打败倭奴野心狼”,一字之差可就相差了不止十万八千里了,而是穿越整个时空了。

“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保和平为祖国就是保家乡,中国好儿女齐心团结进,抗倭援朝打败倭奴野心狼。。。。。。”。

歌声越来越近,也越来越雄壮,豪迈激昂的战歌声声回荡在忠州城的每一个角落,五分钟后牧使衙门口的空地上开进了两列整齐的队伍,虽然他们也穿着朝军的制服,不过龙天从脚步声里就已经听出来是自己的部队------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而且老远就把当头的姜海给认了出来。

“立正,向右看齐,向前看,稍息”。

队伍集合完毕之后,姜海几步跑到了台阶下,对着龙天敬了一礼:“报告首长,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特勤一支队一大队奉命向首长报到,请指示,支队长姜海”。

看着眼前军容整齐士气高昂的武警战士,龙天心中的阴云顿然消散于九宵云外,此时他的心已经快飞上天了,不过对着自己的部下,他不好意思在大庭广众之下表现出来,在龙天看来,这哪里是一个大队啊,分明是“百万雄狮”嘛,有了这五百战斗力强悍的精兵强将,龙天对于接下来的忠州牧之战已经有了十足的信心和把握。

“妈的,你小子来得真是时候啊,快说说,你们是怎么来的?”,队伍解散后,龙天迫不及待地向姜海一探究竟。

姜海咧开了大嘴巴,憨厚地笑了笑,“首长,这都是政委安排的,你离开台湾这么长时间了,一直杳无音信,政委担心你们出了意外,所以派我带兵到朝鲜来接应你们,没想到还真赶巧了,还没进城就听说赶上大战了,嘿嘿,我老姜真是有福气的人啊”。

这俗话说“来得好不如来得巧”,姜海为自己的幸运而激动不已,其实不光是他,一大队的战士们个个都是求战心切,听说有大战要打,战士们摩拳擦掌有些急不可耐了。

一番久别重逢的感慨之后,姜海才把此行的原委向龙天作了汇报,按照龙天的朝鲜之行计划,本来他们应该在五月初就应该启程返回台湾了,可是由于倭军的推进速度太快,提前抢占了群山湾,截断了龙天一行的归途,而后龙天又做出了参战的决定,这样一来他们的归程就更是杳杳无期了。

马雯婷在台湾望眼欲穿,不过她也隐隐感觉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再加上朝倭之战已经传得沸沸扬扬,马雯婷估计以龙天的个性,他一定不会袖手旁观的,所以她非常担心龙天的安全,仔细考虑之后,便临时决定由姜海亲自带队前往朝鲜接应龙天一行,并且给了姜海的加强大队一批新装备,集结完毕后择日启程,由海警支队派出“郑和号”等五艘战船护送他们的朝鲜之行。

当接应船队行至黄海海域时,他们遇上了倭国战船的阻拦,不过由于他们悬挂的是明朝的龙旗,再加上说的都是汉语,倭国战船倒也不敢为难他们,只是远远地尾随他们而行,以监视他们的行程,海警支队长丁念祖巧妙地将船队驶进了中国海域,然后趁倭寇疏忽的时候,船队突然折向东面,朝着朝鲜的仁川前进,丁念祖秘密地将船队停泊在了仁川外围的月尾岛,然后用小船将人员和物资送上海滩,集结完毕之后,部队朝着东面三十公里外的汉城进发。

“妈的,原来是这样啊,我还真以为你们是越过鸭绿江到达朝鲜的呢”,龙天听完姜海的汇报之后,也替他们捏了一把汗,如果倭寇真的在海上动手,恐怕姜海一行人也到不了朝鲜了,明朝的龙旗的确帮了他们的大忙,一想起祖国,龙天顿时变得心潮澎湃。

姜海还是傻笑不止,不过对于此次朝鲜之行,他也是心有余悸,“嘿嘿,真要走陆路的话那得猴年马月才能到啊,首长一定是从这首歌里想到的吧,这歌是临行前政委教我们的,真不错,我非常喜欢”,姜海说完又情不自禁地用他的破锣嗓子哼了起来,听得龙天肚子里有些翻江倒海了。

姜海一行人登陆之后,立即派出了联络小组,由女兵排的鲜族战士金哲美带路,提前赶到了汉城,听说他们是从台湾来的,国王李芳远亲自接见了姜海等人,并介绍了龙天扬威朝倭战场的英雄事迹,听得姜海心潮澎湃,在匆匆换上了朝鲜军装之后,一行五百人又马不停蹄地赶到了忠州牧,给了龙天一个天大的惊喜。

“姜海,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丁念祖一定也上岸了,而且他现在肯定去了乌岭关,对吧?你说老实话,是不是这样的?”,龙天非常了解自己的部下,刚刚在姜海的队伍当中,他没有看到鲜族女兵金哲美的身影,再想想那个平时爱耍小聪明的丁念祖,他立即想到了这个问题。

龙天话音刚落,姜海的眼睛立即瞪得跟铜铃一般,眨巴了几下之后,姜海朝着龙天伸出了大拇指,然后神秘一笑点了点头,“妈的,这个老丁,我早就说了,这种小聪明最好别在首长面前卖弄,怎么样?露馅了吧?嘿嘿,不过首长,你也别责怪他,听说有仗打,他比我还心急,只不过听说你在忠州牧,而在乌岭关就留下了王小柱的警卫连,他担心会出意外,所以就带了一个海警陆战中队的战士赶去支援王小柱去了”。

姜海的话印证了龙天的判断,不过他真的不会怪丁念祖,反而对他赞赏有加,能想到去乌岭关,这说明这个丁念祖对于战场形势还是很有判断力的,王小柱毕竟还太年青,让他担负起守关重任也是出于无奈,现在有了足智多谋的丁念祖,以及他的一个陆战中队协助镇守,龙天可以放心大胆地在忠州牧全力一搏,想到这里,龙天竟然开始有些期待这场恶战了。

马雯婷为了姜海此次朝鲜接应之行,确实费了很大工夫,在部队的装备上也下了大本钱,这一个大队的序列里有一个装备了AK47的“机枪中队”,一百名中队战士携带了五万发步枪子弹,其余的四个中队都装备了最新定型的唧筒式马枪,此外马雯婷还给了姜海一百支54式手枪,子弹一万发,除此之外,每名战士还携带了八枚手榴弹,沉甸甸的弹药负荷差点没把这些可爱的战士们给压趴下,幸好到了朝鲜之后他们得到了十几辆马车,否则的话真让战士们带着这么多的弹药跑步前进,恐怕到了忠州也得休整好几天才能投入战斗。

“嘿嘿,知我者,马雯婷也”,龙天已经对马雯婷佩服得五体投地了,能这么了解龙天的人,除了另一个世界的小薇之外,就非马雯婷莫属了,此刻的龙天一直在想,如果马雯婷就站在自己的面前,他会怎么表示呢?

“哦,对了首长,政委临行前让我交给你一封信,你看看”,听见龙天提起马雯婷,姜海猛一拍脑袋,差点忘记马雯婷交办的事了,他连忙从随身的布袋里很小心地捧出了一封信,双手递到了龙天面前。

龙天拿着这封厚厚的书信,迟迟不愿意拆开,只是不停地在掂量着手中的份量,心里一直在默默地猜测着信里的内容,思索片刻之后他吩咐姜海下去休息,自己则独自一个人躲进了后院的卧室里,整个下午他都把自己关在屋内,细细地品味着信里的每一句话,揣摩着马雯婷在写信时的心情,显得有些如痴有醉,如若不是全顺姬来敲门通知他吃晚饭了,估计他还会继续看一晚上,等全顺姬进门之后才发现,她的首长眼圈有些发红,问其缘由,答曰:“灰尘入眼”。

万事万物总有机缘巧合,此时此刻在城外三公里处的倭军大营内,倭军主帅龟木一郎也是独自一个人呆在中军营帐内,他跪坐在上首,目光显得非常呆滞,双眼直勾勾地盯在桌案上,案台上也放着一封书信,书信上还压着一把长长的倭刀。

这封书信是幕府将军足利义持的亲笔信,信中对于龟木一郎在忠州牧屡战屡败极为不满,措词非常严厉,足利义持在信中给了龟木一郎七天的限期,七天内必须攻克忠州牧,兵发汉城,否则切腹以谢天皇。

“唉。。。。。。”,营帐中传出了龟木一郎的哀叹声,这长长的叹息声中带着一股浓浓的凄凉,也带着一股深深的无奈。

和忠州城内的龙天一样,龟木一郎也把自己整整关了一个下午,不过与龙天不同的是,他是自己主动走出营帐的,出了营帐之后,他很快就离开了大营,独自一人默默地登上了无名山顶,抬眼遥望着忠州城模糊的影子,龟木一郎的目光慢慢地从迷离变得冷酷,眼中凶光四射,忽然间,他拔出了腰间的倭刀,双手持刀,朝着忠州城的方向做了个劈砍的动作。

“杀。。。。。。”,山顶上响起了龟木一郎声嘶力竭的怒吼。

“传令下去,明天全军休整一天,后天一早开始攻城”,面对帐下众将,龟木一郎在做了周密的安排和布署之后,把攻城时间定在了六月初六的早晨。

与此同时,在忠州牧使衙门里,赵子才把倭军大营里的变化再一次汇报给了龙天,今晚的会议有所不同,正堂上人才济济,班长都轮不到坐的,只有排长以上的干部才有椅子安排,除了武警部队之外,朝军的各营统领也在李忠贤的带领下列席了会议,只不过他们充其量也只能从旁协助,打打下手而已,六百武警战士虽然人数少,但他们才是忠州保卫战的绝对主力。

正堂上悬挂着一幅布制的忠州城防地图,上面密密麻麻地标注出了防卫阵地和火力点,龙天手持一根小木棒,不停地在地图上指指画画,将各中队甚至是班、排的任务都布置了下去,朝军虽然人多势众,但是他们并没有单独的任务,整个忠州牧的九千朝军被打乱了建制,分别安插到武警部队的序列中。

“李兄,城内的百姓应该疏散得差不多了吧?”,龙天安排完了各部的任务之后,把头转到了朝军一边。

李忠贤今晚注定将睡不好觉,因为龙天非常肯定倭军在一两天内将发动大规模的进攻,为此他真的非常担心,“这个,这个,应该都走了,没事,一会儿我再派人去巡查一下”,李忠贤的话显得有些底气不足。

“好的,现在大家应该都明白了各自的任务,明天大家尽快熟悉自己的战斗岗位,我们要与倭寇来个了断,彻底斩断他们的魔爪,弟兄们都不用担心,这一战我们赢定了,至于这个计划的名字嘛,嗯。。。。。。”,龙天布置完了两方的任务之后,又不失时机地做了一番煸情的演讲,不过到了最后给行动命名的时候,他开始犯难了。

忽然间龙天的脑中闪现了一个人影,一个虽然出身卑微但却有着崇高民族气节的婢女,一个誓死也不愿当亡国奴的烈女,于是“野蛮计划”脱口而出,此名一出,顿时赢得了一片满堂彩,在将士们的眼里看来,这个“野蛮”是针对倭寇而言的,对于侵略者就该“野蛮”到底,消灭干净。

“钱江,你笑什么?”,在龙天说出了野蛮计划这四个字的时候,全场都在喝彩,只有站在立柱边旁听的前侦察中队长钱江捂着嘴巴在偷偷地笑,姜海见状一拍桌子发了大火。

钱江从进入武警部队开始,就一直是姜海的部下,对于顶头上司的怒斥钱江可不能不在意,“报告支队长,我是想到可以大开杀戒而高兴,报告完毕”,钱江对着姜海一个立正敬礼。

“妈的,你小子”,钱江也是姜海的爱将,这次来到朝鲜听说他被龙天一撸到底,姜海也感到难以理解,不过龙天似乎并不想和他解释什么,而钱江也整天都是乐呵呵的,心里一点儿委屈也没有,对龙天依然崇拜有加,他俩的古怪举止把姜海都给弄糊涂了。

钱江真的很聪明,龙天一说“野蛮计划”,他立即就联想到了野蛮女友全顺姬,所以忍不住偷偷地笑了起来,整个大堂之上只有钱江一个人听明白了这个名字的真正含义,龙天伸手指了指钱江,自己也禁不住笑了起来,两人一个在上面坐着,一个在下边站着,就象打哑谜一样,把在场的所有人都给弄糊涂了。

“好了,没什么问题的话都早点休息吧,很快就会有一场恶战,大家都给我拿出平时训练的真功夫来,让我们好好地给这帮强盗长点记性,不战则已,战则要让它们胆寒三十年”,龙天捏紧了拳头面露凶光,恶狠狠地说道。